遥望童年
初一 散文 843字 124人浏览 宋玉成

记得冰心老人说过一句话:“童年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时光如梭,正如小品《不差钱》中说的以一样:“这人呐,眼一闭一睁,这一天就过去了,眼睛再一闭不睁,这一辈子就过去了。”而我的童年正像小品中演的一样,一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时光荏苒,童年已经离我们远去,现在我们只能拾起一点点回忆的碎片,缝缝补补,组成梦境中朦胧的童年。

记得我小时候很调皮,虽然是个女生,但跟个男生一样,整天闲不下来,那时我有很多的朋友,我们经常一在起玩,其中男生占大多数,女生很少,就三四个,所以我们女生经常玩男生玩的游戏,因为当时是在农村,高大的树木和石头很多,我们便把石头当做界限,躲在石头的两边扔石子,开谁仍的远,有时,会爬树的人爬到树上去,把一些路人当做敌人,再派下一个人来往上运石子(俗称运子弹),等那人来时往下扔石子,吓唬吓唬他,当时感觉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虽然我爬不上树,只是在树下捡石子,但也捡的不亦乐乎。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这些朋友当中,我是年龄和辈分最小的一个,在男生中最小的我叫他哥哥,女生中最小的我叫她小姑,当时,我们女生也有在一起玩的时候,当时玩的最多的就是“过家家”了,而我不会弄生么东西,就算弄也都是笨手笨脚的,总是弄不好,所以,她们就让我去拔草,有时候也会没有我的活干,我就在旁边看着,当然我不想这样,所以我就在旁边使坏,不是把东西掀了,就是往土里倒上许多水,不能再弄了,这是,我叫她小姑的那个就站起来说我,我就跟她对抗,但每次她都斗不过我,就会说:“我是你小姑!你就应该听我的!”我听了自然而然的很不高兴,便回家问个清楚,她到底是不是我的小姑,当得到的消息她真的是我的小姑,便给妈妈说:“我要改辈分,我要当小姑的小姑!”妈妈也答应了,直到现在她还是我的小姑,我也没有变成她的小姑。

童年的回忆,如诗如画;

童年的回忆,晶莹剔透,洁白无瑕。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那令我们向往的童年啊!记忆中的田埂、小溪、游鱼都到哪里去了?那些自制的玩具,单纯的游戏又到哪里去了?不知道呀,是谁将它们从我们身边带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