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那种叛逆叫青春
初三 散文 953字 136人浏览 万传柳

时光已经很老了,在岁月的侵蚀下慢慢生锈,又在记忆的深洞里慢慢结茧。于是我也慢慢忘了,我是不是曾经遇见过一个摆渡的老人,他对我说,我把这湍急的河水取名叫成长,我把那辽阔的对岸取名叫幸福。

我只记得,在我的记忆深处,始终有一个风车在动,它不怎么华美,却雕刻了我童年里所有的梦境。我一直以为,有风,它就会一直啊,出我最绚烂的年华。现在突然想起,它早已被我遗弃在了某个角落,连同那些纯真,那些幻想,那些无虑,都丢了,我想,是再也回不来。

于是我也便不再苛求些什么,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些东西是该忘了,有些东西也早该忘了,伤痕慢慢淡化,我也学着不那么害怕。不害怕初三的种种压力,不害怕梦想照不进现实,也不害怕2012年12月21日的那个晚上。说忘,多简单……

记忆,本来就是最不可靠的。

就像我早已忘了的声母韵母,我早已忘了我曾经的痛哭,我早已忘了我走过了多少个街头,我早已忘了我被阳光撕裂的痛。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可我就是不能忘了,那个上幼儿园时的我。如今,我很努力的想去数那时我到底得了多少个零蛋 ,却一直数不清,我只知道,就算我考得再怎么烂,只要听话,就有小红花。用一个被用烂的词,还真是今非昔比。现在的我很难想象再去考一个零分会怎样,只是我以前一直不知道,分数原来那么重要,甚至可以主宰一个人那么久的心情,而如今,中考这张大网真真切切地向我扑来时,我才知道,分数,有时还真能主宰一个人的命运。

可我偏偏就不相信命运

。任凭命运给我画了一个圈,它对我说,你就只能呆在这,别去想要看怎样的风景,过怎样的桥,哼什么样的调子,写什么风格的文字。可我还是幻想着旅行,生在了南方,歌不成调子,爱上了文字。我想,这是青春赋予我的这种叛逆的血液。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尽管我知道,生在了中国,就得接受这种教育制度,就得去学好外语,就得去拼命学习考上好大学,就得去努力挣钱工作,就得去适应这种快生活。

但我的潜意识里,还是不这样认为。我不可否认,文凭很重要,但我也不认为,高考真的就是唯一的出路,特别是在还没实现教育公平的今天。

我一直在想,多年后,自己再来看这些稚嫩的文字,该是怎样的心情。是为当初的想法感到可笑呢?还是为早已没了反抗的精神,甚至没了敢说真话的勇气而感到可悲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无从回答。

我只知道,当初,我一定遇见过一个摆渡的老人,他对我说,我把这最好的学校取名叫社会,我把那曾经叛逆取名叫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