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诗人刘长卿作文
初二 记叙文 2149字 213人浏览 宜昌天天

车轮在飞转,奔向落日的山后,汽车的呼吸有些粗喘„„

我的眼睛仔细地盯住车窗外的景色,暮霭沉沉地在河谷的村村寨寨的罅隙里萦绕,岚、风、云彩悄悄地浸润在冬日的林地,宛如国画大师笔下的一付图画,墨与手中的劲力一样运用得恰如其分。忽倏,大脑的边缘硬生生地挤进一句话:“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的诗句。是啊,诗意的边缘丝丝瑟缩着人的情韵,这意境的目光上掷满一地的苦涩和沧桑,这情与爱的琴键上散落着贫乏的精神生活的菜茎,幽幽地泛起一丝或明或暗的绿色,划穿眼眸的深处,氤氲起淡淡的菜根的滋味。它就这样不经意地盘踞在我的心底,久久不肯消散„„ 苍远辽阔的诗意就在车轮急促滚动的声响里,随耳膜的起伏飘摇,我不禁想起关于诗人的些许史书里的记载——

“刘长卿(709-780)字文房。开元中进士。历任监察御史。终随州刺史。据《全唐诗话》载:长卿以诗驰声上元、宝应间。刘长卿性格傲岸梗直,所以常被诬谤,屡遭贬谪,身世坎坷。以五言著称,有《刘随州集》。„„. ”

不知不觉中车子驶进了县城。

正是云际的那一抹腮红,点燃起城市的灯红酒绿的升平,正是思绪里的那一抹“惊飞汀鸟”的思忖和思忖边缘的回味,使我想起诗人在日暮时分掷落的那句咸淡皆宜的话语。我深切地体味到诗人一生起伏不定的人生经历,给他的是一笔不可或缺的财富,同样留给我们的久久氤氲在心地里的一株株油绿的庄稼。他在对精神世界里的犀利洞察、和对人生别样的体味散漫而亲切地在天与地的画卷中展现,展现一个大我。他无论是在任职期间,还是在贬谪泛舟于江湖的舟楫的木柄上,都是那么风采奕奕,形声兼备地给我们凸现出伟大的人格魅力,叫人不由自主地升腾起钦佩和敬仰。

才子的性格,往往是美好而脆弱,温柔而易伤。虽然他的诗中常出现平和辽远、淡泊宁静的意境,但其背后掩藏着的其实仍是内心的失落与彷徨。对事业、理想、社会的失望反而使他贴近了自然,对山水景物有了更细致的观察与体验,对表现这些内容的语言技巧有了更准确与成熟的理解,所以他的笔下有不少很有艺术魅力的诗篇。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逢雪宿芙蓉山主人》)文字干净优美而意境幽远,然而弥漫着一层难以言说的冷漠寂寥的情思,透露出浓重的衰飒索寞之气。

徒步走在县城狭窄而有略显得有些凌乱的街道上,风一阵地紧,俄而有急急地从身旁掠过„.. 诗人的那些寂寥和冷漠的心绪感染着我,推搡挪移里,我也是或急或慢地穿行在霓虹灯的罅隙里,指头间的烟卷吞吐捉或明或暗的光泽。我始终觉得是诗人笔下的那悠远而清寂的情思缠绕着我、撩拨着我,使得我有些意乱情迷。究竟是诗人的话语里藏匿的什么蛊惑着我、吸引着我?大抵就是那辽远的意境、大起大落的生活经历填充着我业已空白的心境的缘故吧。

诗人敏感而脆弱的精神打动着我,使我无暇顾及自己回家的路径。

夕阳在最后的余热散尽之后,悄然地退居在山色空蒙的身后,我和着汽车的低声嚣响在苦苦地思索或近或远的故事。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根丝线把我和故事拴锁在一起。我想靠近他的灵魂深处,仔细的聆听他的呢喃,可是穿越时空的声音却是那么虚弱;我想找到他在艺术和生活的殿堂里或者成功,或者失败的影踪,可是他高大的背影遮住了我问讯的视线。我无法触及自己的灵魂一般,根本找不到这把打开他心扉的钥匙。我只有在他的作品里徜徉,期望会有比较实际的、出乎意料的发现。

“秋草独寻人去后,寒林空见日斜时。”(《长沙过贾谊宅》)多么相识的感觉啊,你的踪迹总是这样漂浮不定,如同你羁旅的生活路径。直到在扬州的凤凰岛上见到纪念你的一座“长卿亭”时,心里略略塌实了些许,至少你逗留的足迹曾经沾染过脚下的这片泥土,至少你的躯壳和灵魂最后都一股脑地藏在了这里。

你魂牵梦绕的地方,终于可以接受你这个外乡人,并在这里留给你一块安息、歇脚的土地。虽然你是留在了这山明水秀的扬州,可是你的灵魂的触角穿越历史的长河,不经意地和每一位阅读字里行间寻找你的人悄然地相互交流起来。攀谈之际,你的音容笑貌不经意地跃然纸上;你的笔触、你的处世哲学之精髓诱惑着他们的性灵。我并不抱憾你的贬谪的原委。其实,自古以来的历史就是这样惊人的相同。只是,世界和你不相适宜,所以改变的不是你自己的哲学思想,而是人们阅读你的意识和思维的路径。

所以,独自在街衢的灯火里思忖你的故事,尤其是你的诗歌,使我明白了你熠熠生辉的人格魅力和精神品格。使得我更加坚信自己的阅读,我没有理由停下阅读的脚步。这里蕴藏的不仅仅是你思索的轨迹,而且粘满你对生活的洞察的羽枝,使你如鲲鹏般翱翔在文明传承的缺口处。正如你是,你必须是盛唐转而步入衰败的阳台上站着的、里程碑式的人物。故而,你就是悲情的扶手,你的命运已经不可逆转地推向了历史的前台„„

而你并没有一次次地遭受打击而放任自流。于是,你就在文学的河床里辛勤地耕耘,你就在游历里看穿时代的苍茫,你在佛学理念里找寻自己的寄托。“有道则见,无道则隐”,故此,你和诸多隐者一起构成了中国历史上别样的清冷面孔。

你的名字和你所存留下的诗歌,千百年来被人们所吟咏。你的伟岸而骄傲的风骨,就一样地被镌刻在凤凰岛上;你如同黑暗中闪烁的光芒,将我暗淡的人生照亮。虽然你挑战的肩膀被挤出权力相倾的无边宦海,被贬谪到荒野之地,可是你铁血的人格精神品格愈加显现得丰满而圆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