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级 散文 3203字 2504人浏览 无名shh

刚刚送走了凉爽的秋天,冬天好像迫不及待地迈着匆匆的脚步降临了。冬天尤其喜欢捉弄人,总是悄悄的来到你身边,让你在不知不觉中感受到了冬的气息……

冬是美丽的。纷纷扬扬的大雪,宛如仙女散花般飘落,一朵朵,一片片洁白透亮,薄如轻纱。她用自己柔弱的身躯覆盖了粉妆玉砌的世界,万里江山的洁白无瑕。

杉树也开始落叶了,落得异常艳丽,满地的鲜红眩得我热泪盈眶。这才发觉,空气真的寂静了下来,看不到苍鹭的身影,也少见喜鹊的欢跃。世界好空旷,空旷的一无所有,却什么也容纳不下。天不再高而青蓝,只是沉沉地、暗暗地压着我的世界。

春天固然绚丽,夏天着实热情,秋季的确丰满,大多数人都想像他们一样,清纯、阳光、稳重。可我却喜欢冬天,不是我假装另类,不是故作个性,我真的爱冬天的那份冷静、那份无私、那份宽容。由我的性格取向,我以后很可能作一位幕后人,默默奉献的那种职业,我喜欢它,就像我喜欢冬天一样。我会尽心尽力,虽然我不风光;我会踏实肯干,虽然我不耀眼。因为我认为:“冬天”,更有魅力。总让人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期待,想起“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幽谧,想起无数个美丽的传说。蒙胧着,缥缈着,却又如此沁入心魂的动人。这时,望一望远山的轮廓吧,它以冬特有的静谧,蒸腾着宣告着它的博大与厚重。世界也在这一刻沉静,沉进亘古的安宁。

冬,你以长者的姿态,昭示着人们:一切的生机都孕育在枯涩中,一切的希望都蕴藏在喧嚣外。

2 冬天

掀开窗帘,一缕斜阳映照在电脑屏幕上,昨夜可能是太辛苦忙于写作,居然感觉不出窗外的美丽。只要在北方,只要你喜欢冬天,只要你生长在本溪这片土地上,就会发现故乡的冬天是那么迷人。

有人说南方很美,那里富饶而且常年与阳光打交道,那里的花是很美,但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柔弱,一阵狂风过后,他的生命将会黯然枯萎。空气时而湿润,又时而干燥给人的感觉是那么反复无情。我连忙穿好衣服准备到外面去欣赏那有雪的美丽景,奶奶在我耳边唠叨说这么冷的天出去干什么?在家呆着多好。我随便说了个想出去买东西的理由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呵!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院子里的那棵桃树上盖满了雪儿们编织的柔柔的棉被,一些枯瘦无力的枝条的腰都快被雪被压断了。往日的小草不知道去哪了,大概是他们惧怕冬天躲起来了。天空上的雪下的不大了,只是零零散散三五成群的落在我的帽子上,捧了一把雪放在手心上,感觉凉凉的,忽然一种奇怪的想法驱使我将一点点雪含在嘴里,我想知道雪是什么味道的。好冷!和水一个味道,跟一毛钱一根的白糖冰棍差不了多少。走出了小院到了马路周围,发现不少行人把自己武装成了“熊猫”、“企鹅”,我可不想像他们一样,我把帽子摘了下来,放在上衣

的口袋里。一阵冷风吹来,冻得我浑身发抖,我说算了,为了看雪景吃点苦又算得了什么了?

我继续走着,行人们也在走着,路边不知道是哪位淘气的小孩堆成的雪人在向我们招手示意,冬天是我们的地盘,请饶行。我走到近前,用手使劲的敲打着雪人的脑袋责备他的不是,看到他我却笑了。那鼻子是用半个带尖的胡萝卜做成的,那眼睛是造他的主人用玻璃球镶嵌的。我想他的主人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吧!我静静的等了一会儿,一个胖乎乎的小女孩拿着个朔料的红色小桶迈着小步向雪人这边走来。看上去大约五、六岁的样子,我想过去打声招呼,可是她又不理睬我。 那么再见了,告别了他们,继续向城边的废墟走去,那里的人很少,多数是与这个城市不十分和谐的靠破烂为生的人们。我很关注他们,悄悄的把口袋里的本子拿了出来记下了那些在雪中忙于生计的人们。忽然耳边传来“汪汪”的犬吠声,一只可爱的金狐狸狗爬到垃圾堆上,跟在它身后的是个带狗皮帽子的驼背的老人,他的肩膀上挂着一个黑糊糊的编织袋,看样子今天他老人家收获了不少东西。他赶走了狗,把那双枯树一样的手在垃圾堆里翻来翻去,找出来几个酒瓶子哼着小曲就装在了编织袋里。然后他拿着自己的战利品消失在雪形成的迷雾中。穿过了一条又一条铺满雪地毯的街道上,脚上软绵绵的,心里感觉十分舒坦,忽然想起在家中等我回家的奶奶,她说她冬天最爱吃的就是糖葫芦,摸了摸口袋里也有个块八毛的,于是加快了脚步向有商贩的地方走去。

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往日的市场里人声鼎沸,买菜回家做饭的人排成长龙,而今天可能是天冷,或者他们怕雪了,都躲在家里享受温暖的快乐。这里空荡荡的,正当我失望的往回走的时候,一声“卖糖葫芦”把我叫了回去。顺着叫卖声走去,一个推着糖葫芦车的男人在雪中拼命的挣扎着,拿出一枚硬币放了他的面前,那人动作很麻利地抽出两串糖葫芦给我,然后继续推着车走了。

雪越下越大,视线里到处都是鹅毛大小的雪花,风也越刮越大,天空里的一丝暖意被风雪包围着,房梁上,电线杆上,还有车灯上留下雪儿们轻快的舞蹈,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我恋恋不舍的告别这美丽的让人难忘的故乡的冬天,步子越来越快,仿佛我成了公路上的车,在风雪中急驰无误,直到目的地。

又回到了院子里,雪越来越厚了,没过了脚面,在一阵惊喜中,我遇见了下班回家的父亲,父亲的斑白的头发声了落满了雪,他跟我说今天雪好大,农民的庄稼喝得饱饱的,来年春天将会是个大丰收,回家后,将这份冬天的祝福写在了网上,我再次感叹,如果我是这冬天的一部分那该有多好,无私的给人们带来希望的风景。

广州,这是我最熟悉的一个城市。我从小在这儿长大,学习;对于广州的一年四季,我并不陌生。但是在一年四季中,我对广州的冬天更是情有独钟。

听地理老师说,广州地处南方,靠近赤道,几乎是长夏无冬。在广州,你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冬天已经来临了。

广州的冬天是特别有个性的,起码在我经历的十二个冬天里,是连小雪也不下的,所以我至今也没见过大雪覆盖下的广州。当北风带着冬之王的马车驶来广州时,万物好像串通了似的。小草兄弟满怀斗志地打算抵抗北风的冲击,但北风一过,

小草军队溃不成军,个个都黄了脸。北风打着胜鼓,继续冲向前方,前方的树木经过秋天的洗礼后,只剩下稀疏的树叶,已无力抵御猛虎般的北风了。北风乘虚而入,占领了广州,接着温度便降了下来,但冬之王对广州是十分仁慈的,气温保持在0度以上。幸亏广州有这样的冬天,要是像哈尔滨那样,那我们可就过得没那么舒服了。

街上,人们的衣物增多了。风衣啦,毛衣啦等各种各样的衣物,都裹在身上,显得有些雍肿。但跟北方的城市比起来,这还是小巫见大巫呢!

说来说去,广州的冬天还算是温暖的。它没有严寒,没有冰,没有雪,但广州的冬天是有着自己的特点的,所以我爱广州的冬天。

南方的冬天,总是来得那么不知不觉。照着那中午温暖的阳光,人们会想,应该还是晚秋吧。

清早时候,太阳也因为季节的关系迟迟不肯露脸,好像是大冷天带给人的睡意传到了它那里。于是我们就能看见一弯边缘透出点暗色的月牙高挂天空。阳光的强度不能掩饰它的美丽,而它那淡如水的光也没有阳光普照的效果。街道黑沉沉的,马路上和汽车开着灯,天空由下而上先是一抹抹深浅不一的红光,然后再到一片澄清的蓝。那些并没被光触及的白云便飘浮在这片蓝里。

边有一些挂着绿叶的树。纷纷黄叶早已在夏冬承接的季节中被秋风无情地扫过了。孤零零的枝头,只有那么少得可怜的几片叶,一两朵花。从两旁伸出的小枝显出叶在上面停留过的痕迹。这些树给人一些光秃秃的感觉。望去,树干上等高的白连成一片,让人觉得整齐。视线的尽头一大片被褐枝顶着的绿,乍一看觉得长得挺茂盛,只是颜色多了几分冬的冷冷清清、单调和孤寂的感觉。

这寒冷的风并没能阻止人们的正常学习和工作。大家依然如以前井然有序地生活着。风吹不散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即使手冻得几乎失去了知觉,人们想,中午,会有温暖的日光吧。是啊,能在寒冷的冬风中想着温暖的阳光,这是南方冬天给我们的恩赐吧。躲在寒冷的室内,还不如走出门,同花木鸟兽一起感受穿透冷空气的一道道金黄!

冬,在这个季节中,世界万物都因为这现时的寒冷和即将到来的光明和温暖,努力地准备着,前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