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一则
初一 日记 817字 166人浏览 两日生辉

心情日记一则

最近心情有些郁闷。下班以后,上网少了兴致,看书字呈乱码。只得叼一根烟,在阳台上发起呆来。

看对面二楼出租房的阳台上,盆栽一植株。似藤,却不知是不是藤;像树,又不知是不是树。说它似藤,其干却略粗于荆条,可不蟠附他物凌空生长;说它像树,却又牵枝引蔓,或呈环绕状,或呈探索状,伸展无定向。以前看它,似青烟缭绕,飘飘荡荡,越巷上楼。值此入冬季节,枝尖、丫间生发火红细小的花叶状物。似花似乎不见花蕊,似叶又呈新蕾初绽状。那火红的片片儿,形状似花瓣。然瓣儿上露点尖,又象枝上的绿叶染色缩放。点点细细的火红,与枝上葱葱绿叶相衬,颇有几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诗韵。

我在阳台上探手出去,差不多可以够着它的一个枝尖了。拿个衣架什么的,或者就可以将它牵扯过来看个究竟,是花是叶当可分明。俄尔,又见一个秀发披肩的女孩推门出来,穿着白底红花的睡衣睡裤,在植株旁刷牙洗脸。我也几乎脱口而出,想问问她这植株的名字。但结果是,我两样都没有做。

我在想,知道了它是花,我还是会弄不清楚它为什么没有花蕊;知道了它是叶,我也还是会弄不清楚同一植株,为什么老叶是绿的,而新叶却火一般红。问女孩,女孩或者知道植株的名字,但花为什么没有花蕊,或同一植株为什么会有新老叶子的红绿差别,估计她也是无法向我解释得清楚的。若在平时,我会为了一个问题的解决哪怕是踏出一小步而努力。但在此时此刻,我却为了一个可能一时找不到答案的问题而不肯踏出一小步。为什么呢?我这样问自己,是担心问题的无法解决,徒增了此时此刻心情的郁闷么?

我还是呆呆地望着植株出神。任由那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诗意,浸润我心。

恍惚间,女孩似乎是洗漱已毕,微蹙了双眉瞥我一眼,入房去了。入房时带门的力道,显然不够她刚出房时轻柔。“咣当”一声,把我从沉思中惊醒。

对了。我刚才应该问问,女孩为什么会在这不早不晚四五点钟的时候洗漱呢?是刚起床,还是准备睡觉了?我也应该赞一赞,她的披肩秀发真好看!

唉哟!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