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与自救
初一 散文 1562字 294人浏览 sukai2088

自由与自救——读《自由在高处》有感

我们有太多的自由,可以不去上课而不自知,可以不按时工作而不自责,行人的" 中国式" 过马路,可以在公共场所喷云吐雾,城市内各式违章建筑、" 豆腐渣" 工程也常见于报端,变通、" 潜规则" 成了当前中国社会的流行词汇。

同时,我们也在太多的不自由,学习的不自由,小学生放弃了快乐的童年,被一个个补习课外班压得呼吸不得,就业来自由,采访不自由,言论不自由,住房不自由,看病不自由,好象就是受了委屈也不自由,还要开胸验肺„„

《自由在高处》从个体角度探讨了身处转型期的人们如何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生存,积极生活。帕德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而熊培云则说:“不自由,仍可活。”你我都在自由与不自由中挣扎,怀揣着对自由的无限渴望在不自由中自救,如何尽可能自由地自救,是熊培云先生在这本书里真正要告诉我们的东西。

在表达其志向时,熊培云先生说:“其文字秀美者众,难得的是见识;见识明辨者众,难得的是态度;态度端厚者众,难得的是心地;心地温暖,更需要脚踏实地身体力行,方是做学问、求真理、提问解惑、治世济人的书生”。这是怎样的志向与情怀?

在论述社会发展时,他说:“当我检视人类历史的进阶,由低级向高级之演进,是' 两点之间,曲线最短‘我中学的一位老师说过’河流弯曲是为了哺育更多的生灵‘想来社会改造也是如此吧。是的,它发展得十分缓慢,简直让人无以忍受,可是这种表面上的弯曲何尝不是为了照顾更多人的而利益呢?暴力革命如瀑布气势磅礴,从天而降,飞流直下三千尺,但它不为任何人停留,只有噪声而无营养”。

渐进式的改良,虽然缓慢且漫长,但是在社会整体的改良过程中间,的确照顾了更多人的利益。暴力革命则不然,撇开暴力革命对于社会生产力的巨大破坏不谈,但就暴力革命的形式和其自身的发展而言,对于社会,其实并无益处。君不见,被称之为”无产阶级革命第一次伟大尝试的’巴黎公社‘“,不过就是流氓无产者们假借革命之名行龌龊之实;君不见,罗伯斯庇尔领导的雅各宾派,借革命之名,行恐怖统治之实;君不见,十月革命,在它所谓伟大意义的背后,却

把苏联民众带向了黑暗和专 制的深渊。尽管苏联的领导人们把苏联建设成为了当时世界上唯一能与美国相抗衡的超级大国,但是普罗大众的生活呢?

革命不是救世主,而改良,也不能只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扔而不去深究其路线与方式。现在的中国,需要一场真正的思想启蒙和现代意义上的文艺复兴。国家机器的教育,若不能担此大任,我们也就只能如胡适先生所言:自救吧!

熊培云说:在推动社会进步的过程中,每个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这种无力感也是无比真实的。但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无力感”,才更需要执着。许多人,之所以平静而坚定,活得从容,就是因为他们看到,上世纪做不完的事情,可以这个世纪来做,那些天做不完的事情,可以一生来做。 其实,有的事情一生也做不完。但没有关系,这一代做不完的事,下一代可以接着做。只要对自由的追求一息尚存,只要对光明的向往希望不灭,一代一代改变下去,总有无限接近的可能。

相对于帕德里克的豪言壮语,熊培云的文字显然更加温和更加平易近人。我们生活在一个将“自由”写成“目曲”,将“民主”写作“氏王”的国度,熊培云先生的文字让我们的失望不至于变得绝望,让我们体会到生活的必要,让我们看到时代的进步,让我们看到自由就在高处等着我们摘取。他的乐观并非盲目,而是在他理性分析之下看到的积极与乐观。他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宽容之精神、乐观之态度、人文之关怀,正是这个热言时代稀缺的,也是我们所需要汲取的时代养分和生活营养。我们也应该学着熊培云的姿态,一起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的思想的中国和世界。正如熊培云在序言中说的那样:“那代人没做完的事,由你现在来做,既是机缘,也是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