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爱与恨
初二 散文 794字 25人浏览 liaoocean

我为什么要写博客呢?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对于博客,我向例心存戒备。一来呢,我担心自己费灯熬油而写出来的东西变成他人的东西。基于这个原因,我的新作品是不会贴在这里的;二来呢,我看过几个人的所谓的博客,从语言到立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戏剧形式:秦腔。秦腔是我所喜欢的,有老戏,也有新戏。而新戏与老戏实在是云泥之别。看老戏,一字一句,锤炼得让人叹服,让人想起“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名言。而新戏呢,从道白到唱腔,全然都是大白话了。在新戏里,我认为只有九部戏写得好:八部样板戏和《于无声处》。而博客就有点新戏的味道了。无病呻吟者有之,装腔作势者有之,人云亦云者有之,老瓶装新醋者有之,就是不见自己:不见自己的观点,不见自己的风格。这是我所不愿意的,——我认为这是对读者不负责任的行为。读者信任你,花了时间去看你写的东西,你就应当对得起人家的时间,否则,不是谋财害命是什么?

有一天夜里,我接到了侄子的电话。侄子是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没有念下多少书,在西安学了几年理发,后来去上海闯了,一去便是三年,干的还是理发这一行。这个夜晚,他对我说,大伯,我在网上看了你的资料。登时,我握着话筒的手沁出了碎汗。我知道,我在网上的资料少得可怜,只有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简介,还有数篇小文章。暗想,我和某人,虽不能说著作等身,却也每年都要写几十万字的作品,关心我的人却看不到我的信息,这实在于我不公。于是,我想起了博客。

还有一回,在陕北,我去采访。主人公握着我的手说,久闻大名,如雷贯耳。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也故作深沉地端“名人”的架子。可是,他随后又补充说,我在报纸上看过你写的好多诗歌。显然,这一句是假话。我面烧如炭,恨不得找个地缝扎进去,仓皇又狼狈地收起了“名人”的架子。于是,我想起了博客。

再说了,于作家而言,读者就是上帝。在上帝面前何苦小里小气呢?于是,我又想起了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