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罗马的路只有一条
初三 散文 1265字 301人浏览 7966wangyong

去罗马的路只有一条

56.1.8 冯渝倩

或许是寒冷的缘故,这几天心里颇为宁静,就像是被冻住的冰固定了住的鱼只剩下一颗会跳动的心脏了。思想被冻住了,行动固然也被冻住了,呵,这貌似又成为了我为自己的懒惰找到的看似合理的理由。

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人在慵懒至极不知该干什么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东西来唤醒思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上帝的魔力。一开始拿到这个题目条件反射想到就是我该怎样去写才能将这篇文章写得出彩,怎样将华丽的辞藻插入文章的一词一句,后来觉得越写越死板,再回头顾望主题,宁静的心终于按捺不住了。这应该算是现代人的通病了,总是竭尽全力地想去表现什么,然而不说在这途中总是迷路,最重要的是到最后做了什么,经历了什么,什么也不知道。归根结底这不就是心里没有方向,通俗一点也就是没有志向。

志向这个东西,说来也奇怪,它应该算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又都没有的东西。没有的人总喜欢把它挂在嘴边,真真正正有的人应该算是少数了,往往他们也会去坚持去实践,可在面对他人的质疑时,这少部分人的力量往往又开始被削弱。事实上这绝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问题,因为这样的事情几乎在每个人的身上都发生过。

对于我,也喜欢展望一下不久的将来,那时已是世界闻名设计师的我,瞻望着世界各地拔地而起的地标建筑,众多出于我的设计,心中不觉再次暗喜。可面对渐渐垒高的疑难习题,无从下手,当真正向

目标前行时,愈来愈近的距离,让志向显得不再伟大,只有凹凸不平的道路等着我去闯荡。不止一次的对自己产生怀疑,真想放弃。抬头顾望,大风挟卷着树叶,随着簌簌的响声,传来一声轻轻的——勿忘初心。是啊,怎能忘却。于是继续坚持。

可是当很多人都告诉我说:那只是你的志向,可看看现实并不是这样的。这样在别人口中或许只是随口一说的一句话,对我的打击必然是无可言说的。别人说的是正确的么,我不清楚,就像我不清楚刚刚解冻的鱼该向哪里前进一样。

一绺阳光钻过树叶的罅隙,与这寒冬很是不符,这光又很不老实,一丝打在扉页间,还有透过玻璃杯的棱角攒集出的一缕,刺向双眼,顿时眼前一黯,又有了点豁然开朗的感觉,照那些人的说法:志向和现实好像在河的两岸似的,但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河水涨一点、河岸就退一点。河岸长了树,河水就会被期望要更清澈,所以你心里有什么自然就会看见什么。就是这样明明是可以连在一起的事,就是会有人要把它们说成是永不交会的两界。或许憧憬的事情现在离我还很远,但我也坚信,只要坚持前进,努力前进,总有一天蓦然回首时,拔地而起的宏伟建筑在七色光的映照下向我招手。

其实蔡康永说的是对的:“常常听到的话,并不代表就值得相信,有可能只是一些懒惰的人随口说说罢了。”现在社会谗言甚多,唯一能够相信且坚持的不是自己志向又能是什么呢?

话说回来,真正志向远大的人是不会因被谗言所干扰而走错路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只有一条路,那便是坚持志向了。所以以我之见并

不是条条大路都通罗马,只要志向明确,去罗马的路便只有一条了。 与席慕蓉一样我也喜欢这样的,有方向的,将暮未暮的人生。 在这时候/所有的故事都已成型/而结局尚未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