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高考语文省质检优秀作文
初一 记叙文 8318字 188人浏览 珏菡

08年高考语文省质检优秀作文

(说明:以下为考场作文,错误在所难免)

古城的微笑

踏进丽江古城,心就化成了融融的春水,肆意地席卷了整个灵魂。整个人愣住,百感交集,仿佛它与我早已相识千年,而我,就是那只找到了前生的蝴蝶。古城在向我微笑。它微笑着看着我因激动而泛红的双颊,它微笑着看着我热泪横流。

看看天色,夕阳被薄云扯成了金缕,留恋地注视这座城,不忍离去。屋檐上的青瓦缝隙,承载不住那多情的余辉,满满地、静静地溢出,摔碎在青石板路上,化作一地的金光。暖色的古城在微笑。如一位冬日里晒着阳光的老者,尽情地吐纳日月精华,平静地看着脚下人来人往,春去春回。

华灯初上,迷离的彩灯衬着苍蓝的夜色,无酒人自醉。随意挑选一家餐馆,坐在河边,把玩空气中润湿温暖的水气,抚摸那首《月光下的风尾竹》永恒的旋律。不久,佳肴满桌。骨细肉美的溪鱼,酸酸的宽粉条,纳西人家自酿的清酒,清新可人的荞麦饼„„古城在微笑,一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的微笑,一种气定神闲、悠然自得的微笑。它笑着请我喝下手边酒,也喝下了满溢的幸福。 酒足饭饱,信步游走在四方街上,也不怕迷路。只要有水声,水流就是我的向导。街道两旁,比肩接踵的都是卖着特色民俗饰物的小店。轻巧的银链,鲜艳欲滴的扎染围裙,细腻真挚的画饰图案,映着店家纯朴热情的笑脸,带走了身上的疲倦,留下了满心的兴奋。抬眼望去,不禁被纳西的象形文字所吸引。“富”是一口小小的锅,里面有几粒精致的米,代表食物充足,家庭富裕。“遐”是一个小小的脑袋,头顶有几缕烟,代表浮想联翩。“爱”是一个类似于眼睛的图案,是用眼睛在看世界,用心灵的窗户在爱世界„„我不禁流连,在这质朴的文字里,在这潺潺的水声中,在这迷离曼妙的月色下,我理解了古城微笑的含义。像是一种远古时期挟风而来的轻轻吟唱,一股天上传来如温润美玉般的美好祝愿。 古城的微笑,是包容的。它包容地看着叽叽喳喳的人群涌入城内,被古朴的、民族的景致感动得无法自持;它包容地看着人们因一堆琐事俗务离开,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名利的追逐里;它包容地看着倍受伤害的心灵无助地投入它的怀抱,又包容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可供休憩疗伤的福地。我们注定要离开它。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可它始终在这里,微笑地迎接我们的回归,用微笑涤净我们的内心,让我们对它的爱与它对我们的爱交织在一起,在微笑中融化。

于是,我们向这样的微笑朝圣,朝圣我们心中的桃源。

那蝶、那茶、那人的微笑

吹落了思乡的尘,却吹不落已皱的纹;

走遍了天下的路,才踏上归家的途;

追上漂泊的人,却追不上漂泊的魂。

流尽了人间的泪,才想起那质朴的笑。

透过清明时节那纷纷的泪雨,我分明又看到了那蝶、那茶、那人的微笑,那微笑不停浮现在脑海,教会了我如何笑对人生。

外公的老屋是厚重的唇,温情地吻着屋内每一个勤劳的人。门前是一片茂盛的竹林,林中有那勤劳的蝶。

儿时的我就在这老屋中长大,带着蝴蝶飞翔的梦。

某日,路遇一蛹,怕蝶儿无法挣脱蛹的束缚,便帮她剪开了厚厚的茧。然而,蝶儿却成了不会飞翔的蛾,我哭了。

外公说,振翅是蝴蝶快乐的微笑,微笑是蝶儿生命的舞动。只有努力挣开蛹,把体液压入翅膀,她才能微笑地飞舞。

看着外公慈祥的微笑,我似懂非懂地点头。

有些事,我们年轻的时候不懂,而当我们懂的时候已不再年轻。当我不断努力,破涕为笑的某一刻,我才恍然明白蝶儿微笑的真谛。

外公喜爱品茶。清晨刚睡醒,便要沏上一壶茶。紧皱着眉头的茶叶见了热水便如同鱼儿回到水中般,快活地舒展起全身的筋骨,在滚烫的热水中沉了又浮,浮了又沉,没有了局。

茶香弥漫。有时我会轻轻呷上一口,品味苦涩后的甘甜。清淡的茶香沁人心脾,使人神清气爽。

外公微笑地看着我的品茶样,说:“茶叶的舒展其实就是茶叶的微笑。有时人生就像这茶,在沸水浴中露出真实而又质朴的微笑,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微笑地把清香留在了人间。”

外公的一生就如同这茶一般,恬淡而又自然。

文革后的外公当了村干部,每天每夜我都伴着他的算盘声入眠。外婆说,那是外公在统计账目。

外公终于病倒了,得的是中风,因为太过于劳累。站在床边,妈妈哭得像个泪人儿。外公却握着我们的手微笑。那会儿他不能讲话,我却从那微笑中似乎看到了什么,那是一种对生命无悔的笑。

高三后,我再难到外公家,也渐渐忘却了那踉跄的背影和质朴的微笑,那教会了我如何笑对挫折笑对人生的笑。

清明,我不想在失去亲人的时候才后悔,我想再见见外公的微笑。我拨通了家里电话:“妈,考完试我们去外公家吧!”母亲笑了。

我知道,那蝶、那茶、那人的微笑将伴我一生。

秋天的微笑

假如,我能建出天国,我一定要以秋天为蓝图,这里不仅有适度的温凉,而且有哲学式的深邃。这里褪去了春红夏绿的烦躁,红树飒飒,清风朗朗间,是秋天的微笑。

——题记

记忆中的秋天,总是在家乡。小小的南方山城,很少能够看到落叶,那疲倦翩飞的蝴蝶。然而,我心里是有的,踩在上面,有细微清脆的破裂声,一瓣一瓣的,都是乡愁。

在梦里,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前面是落叶纷飞,回过头,母亲仍站在原地,眼眸里都是暖人的微笑。仿佛一切又回到那一年,父亲的病和母亲坚忍的微笑。

也是秋天,长年的失眠折损了父亲的脑神经。送到医院的时候,强制地注射了抑制神经兴奋的药,父亲仿佛在那一瞬间就老了,记忆减退,动作迟缓。

母亲日日陪在父亲身边,我去医院看望他,父亲露出难得的笑容。那时候的父亲胡子没有修剪,一双手冰得让我心凉。我没有说话,给父亲递上饭盒。他艰难地用筷子去夹,手一抖一抖,都是被拉长的慢动作。似乎想说些什么,然而绞尽脑汁仍然停在“那个„„那个„„”上。

我几乎要拿不稳饭盒了,悄悄地背过身去,那是我曾经骄傲挺拔的父亲啊。但我的母亲是微笑着的,她轻轻握住父亲的手,父亲似乎也很用力地握住她。我坚忍聪慧的母亲,在家里最艰难的那个秋天,握住父亲的手。我的心就一直一直地停留在母亲温暖的笑容里,相信一切都会过去。

现在,离开家乡在外读书,这个常绿优美的城市,在秋天也有丝丝的凉意。不是说“愁”是“离人心上秋”吗?不是说“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吗?不是说“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吗?

长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愁绪、思念都属于秋天,又不仅仅属于秋天。这是个睿智的季节,在明净爽朗中还有暖人的微笑,它告诉我,生命中所有的困难都是上帝对我们的爱,所有的苦难我们都要学着去承担,一切都会过去。

佛家拈花微笑,我相信这一定是发生在秋天的故事。于是,微笑有了无语的禅宗,有了温暖坚忍的智慧。

心的微笑

倘若我微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三毛

我想,拥有一颗对生命热忱的心灵,定是能够真心微笑的。心灵的微笑最难能可贵,亦最真实,最美好。

生活是一匹三色堇,能够用心去体会,便能发自内心地喜爱它。

我羡慕简媜这个女子,她对于自然,对于生活,总有时时处处的体会,山的仁厚,水的智慧,在她笔下如此美幻神趣。我仿佛听得见她内心的微笑,那是对生命的敬仰与渴望。

告别草长莺飞的童年生活,良莠不辨的幼稚轻狂,我也感受到了如何用心微笑。

街边老农箩筐里的雏菊,用绵质细线轻轻捆扎,我会驻足凝视它,花萼翘立,令人欣喜愉悦,我亦怀着喜爱之情对它微笑。

然而,或许我这样的微笑,与他相比,便又无可奈何了罢。

川端康成,他对生命的微笑,是我所钦佩折服的。“凌晨四点半,凝视海棠花,她盛开,美极了,带着忧伤的美。”

该是怎样一种淡定宁静的心,才能够与未眠的海棠有如此深刻的互动。川端康成对生命的企望,全部寄托于他的文字当中。正是生活的逆境,锻造了他对生命慈悲的心境罢。

我恍若听见他的微笑,优雅真切,与生活私语,对自然微笑。

我喜在三月春暖花开的日子,踏上芬芳清新的广阔山坡,感受天地的气息。彼时,便是我的心灵在和世界絮语;彼时,也正是我的心扉在对自然微笑。

总是不能想得明白,为何三毛要将自己交给一双单薄的丝袜,如此轻易。 “因为大自然不变的大爱,我就能爱这世上的一草一木一沙。”

这样柔情细腻的女子,该是日日与自然微笑的吧。我感受得到她的温暖拂面而来,也能听得见她的笑声如银玲般撒了一地。循声望去,是她笑靥如花的面容,踏着马儿,渐行渐远„„

普天众生,都有自己对世界微笑的方式。莫奈的睡莲;凡高的水生鸢尾;帕格尼尼的《无穷动》;清少纳言的《枕草子》„„

不论是谁,以什么样的方式传递,最真切馨香的微笑,是心的微笑。

他们兀自微笑

“于浩歌狂热之际中寒,于一切眼中看出无所有,于天上看见深渊,于无所希望中得救。”《墓碣文》中掘出的一条幽僻的荆棘路,无人问津,他们则行之!当众生的脸庞在未知之前化为影子般没有表情的面孔,他们,兀自微笑。

兀自,当“德不孤,必有邻”许诺下没有同行只有隔代的朋友;微笑,当他们的心灵不诉求于最后的栖息地,毅然走向辟开时代的路。

当混沌与污浊爬满了这个世界,麻木和佯狂充斥在沉重的空气中。他们兀自的微笑,他们的不朽的人生态度,为我们打开窗子,挣脱“狭的笼”。

这微笑有一丝轻蔑,正如加缪在西西弗斯身上所看到的。手中的巨石再次从山巅滚落,西西弗斯义无返顾折身返回的那一瞬间,脸上分明写着一丝对天神表示轻蔑的微笑。笑对神权,蔑视权威,他兀自。

这微笑有一丝任性。芦雪庵白雪红梅,脂粉香姪割腥啖膻。史湘云笑答黛玉的嘲讽,“是真名士自风流”!她固执笃定地大口啖肉,说好等会儿会“锦心秀口”。潇湘妃子也不及她的执着豪爽,不过她们仍深入奇境。凹晶馆的一联“寒潭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渗入了任性的、深夜的微笑,时代在石头上刻下了两位不朽女性的倩影。她们,兀自。

这微笑有智慧的宽广。曾点问曰:“夫子何哂由也?”他所面对的孔子,心怀治国理想,却徒兴浮海居夷之叹。但他仍然微笑。此起长沮、桀溺之辈躲避社会来,勇于承担改变国家命运重责的人是真君子。他是颜渊心中“如有所立卓尔”的高山,却温良恭俭,想用仁博得共鸣,以礼赢得天下。然而,当颜回死后,他的微笑,也只是兀自。

在沉默、喑哑的年代,他们兀自微笑。笑看风云,胸中有反叛和变革的丘壑。他们不断质疑,不断割舍,不断前行。他们的笑,乃是后世的至宝,是我们精神的灯。

当诸葛孔明在东吴群儒的群攻下仍从容微笑揶揄陆绩;当宴之敖者拎着眉间尺的头阴笑饿狼磷火似的目光;当莱蒙托夫笔绘扬帆在风暴中才有安详。

他们的微笑,突兀,但却是新时代前行的动力。他们明白路之于人无从规避也不愿规避的命运,所以勇于承担,兀自微笑!

听听那微笑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古来万事东流水,笑看倩影旦夕间。眼波间辗转流年,任凭愁上心头,泪过嘴角。女人在历史的长河中是一枚棋子,摆布于男人的政治之中,以求一席之地。她们的笑,能让人撕心裂肺。

女人的微笑,有时很淡然,有时却震人心魄。如范蠡在苎萝溪边走,遇到了粉黛不施却美艳到逼人的夷光。

遥记得大漠中那个女子,由宫女成了公主,一夜间全变了。在“孤烟直”“落日圆”的大漠中穿行,卸下了那汉人的容颜,去接受风沙的侵蚀。这样一个女子,在初见单于前,定已在心中与皇帝会心一笑,然而那是苦笑,黯然的笑在心底挣扎与嘶喊。微笑背后是服下毒药呕哑之声,谁也听不到。

开放的盛唐,有女子低吟“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斟一旧醅,一饮而尽,鱼幼薇在为人作诗的过程中却没想过自己的命运。当她的好徒儿绿翘叠声轻唤鱼幼薇的男人时,女人的妒火迅速点燃,一口气了结了他们的性命。这女人轻轻地“哼”了一声,嘴角掠过微笑。这微笑,凶残,冷酷,自私。只有那两具死尸听得那份微笑,听得“难得有情郎”的嘲讽。

最难忘却的是年幼的媚娘,在失宠后的不经世事,让人难以想象她后来会成为盛世的女皇帝。徐才人的话,让她明白“以色事君者短,以才事君者久”的真理。在她谢过徐才人的提点时的微笑中,无数的希望纷至沓来,你听,像无数的花苞绽开,“嗞嗞”地迸发出生命的光彩。

微笑,是女子情不外泄、才不外露的表象。其实,她们可以望穿秋水,看透生死。透过张爱玲斜仰四十五度仰看的微笑,我们可以读到女人从心底睥睨着人世间浑浊俗物的清高。

女子,是历史车轮辗过的泥土,是男人手心中翻覆的一颗珠子。但她们无数的“宜室宜家”的微笑背后,是男人无法触及的领地,是一种独立于生命个体的或欢喜,或悲伤,或哀愁的诗歌。男人们则如好事之徒,“家家争唱流水词”,可“纳兰心事几人知”,历史上女子的微笑,有几个人能真正读得懂?

历史啊,请你公平地看待女子的微笑,看穿她们的心底,听听她们浅浅的哀伤。不是每一女子都应该“宜室宜家”,她们心底同样可以有一颗叛逆、炽热的心等待历史去聆听与赞礼。

对着生活微笑

海德格尔说:“人应当诗意地栖居。”

国文大师季羡林说:“人生似一首诗,微笑着对它,拾取点点诗情片片诗意。” 是啊!对着生活微笑是一种处世的艺术。如王维栖居辋川,抚篁竹之浪漫;如东坡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之潇洒;如阮籍孤鸿号野外,翔鸟鸣北林之放达。

对着生活微笑是要有怎样的心胸啊!罗曼•罗兰笔下的音乐战士约翰••克利斯朵夫,其生活之路曲折坎坷,却从未放弃梦想,他嫉恶如仇,自强不息;相反,《呼啸山庄》中的希斯克利夫内心阴晦,如魔鬼般生活,对一切仇视的人予以疯狂的报复,最终落得孤独死去的下场。

对着生活微笑,须有一种恬淡的心境,诗化的心态。张孝祥笑对秋光:“满载一船秋色,平铺十里湖光,波神留我看斜阳,激起粼粼细浪。”毫无悲凄伤感,一任放达。我仿佛听见那欢快的击楫声,他微笑着,一篙独去。相比之下,今人的行为令人心寒,一遇挫折便沽酒买醉,沉醉网际,甚或上吊跳楼,伤害他人。

对着生活微笑让我们有一种化解悲伤的力量,以迎接生命的曙光。林则徐被贬伊犁,没有自暴自弃,没有一蹶不振。他高喊“苟利天下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兴修水利,整顿农事,写下不朽的功绩。那因佛骨事件而被贬潮州的韩愈,没有因横山的冰雪而却步,没有因南方的瘴气而退缩,为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他兴文教,劝生产,使得那一片山水尽姓了韩。

微笑吧!生活并不总是阴霾,只要你用心寻找,定会有意外的精彩。微笑吧!平和的心境面对人生,你将有承受苦难的力量,再轻轻揩去悲伤,迎来人生的艳阳天,赢得精彩的人生。

看陶潜躬耕于南山,悠然浅笑恬淡悠游;看施特劳斯静驻多瑙河旁,陶醉于粼粼的波光,细浪奏出的音韵;看大师沈从文栖于沧桑古老的凤凰古城,吸历史之深刻古朴的神韵,让清新淡雅的文字从笔尖流出„„

对着生活微笑,不应该有陆游“梦断香消四十年,一泫然”的悲凄,不应该有纳兰性德“萧萧几叶风兼雨”的无奈。学习刘禹锡吧,虽居陋室,却觉“何陋之有”;沉舟侧畔却能看到千帆过,病树前头却能看到万木春。

微笑吧!看生活在招手。

花的微笑

没有一朵花的容颜能长过季节的轮回,而花却未曾离开过。旋开旋落旋成空,落花已成冢,依然有暗香浮动在黄昏的夜。她们唱着:“我的花我自己开,以我自己的姿态„„”

“记得那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风在林梢鸟在叫,后来不知怎么睡着了,梦里花落知多少。“落花时梦碎了多少可有人知道?当年信誓旦旦地说:“若得阿娇作妇,当筑金屋藏之”的人是谁?千金买得相如赋,此情脉脉无人可诉。青涩的微笑化成毒,毒杀了自己幻化为花。鲜红的彼岸花,有着决绝的微笑,我在长门宫微笑地等你来,而此地已是你的彼岸,令你望而生畏的彼岸。生命的花只开了一次,我只剩下凋零的微笑。花期过了,太匆匆。

轻风摇,细雨飘,风雨招摇几人逍遥。嗅青梅,惊鸥鹭,学诗漫有惊人句。曾以为泛舟吟诗逍遥一生,恍然间明白,自己原是最瘦的黄花。瘦瘦的,小小的,一下眉头便上心头。有什么花能经得起一次次逃亡和搬迁,能经受雁阵飞过心中的寒,能承受梧桐雨的轻击。是那朵瘦小的黄花,执着地唱着自己的歌。纵使舟已载不动愁,愁已浓过于酒,不会忘,曾经的微笑。已开在心间,与你共享的微笑。

有一朵花开得特别,那是水仙。如同患了洁癖,容不得一丝污浊。他跳进了水里,清澄的江水里,他希望满院芬芳,木兰、芷,一切香草满地。梦里他曾微笑过,看见花草的美,闻见美人的香。醒来只有紧皱的双眉聚成了峰。我想要微笑,可满心的悲离牵制了我僵硬的嘴角。于是纵身遇水成仙,与清风明月合奏起《水仙操》。

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太老,谁也没见到那个最美丽的微笑。然而我们依旧执着地追求,在心中描绘他们的模样。那些花儿在我们的生命中静静地开着。他们经历风雨凄凄却依然微笑,为了给孤单的人一个拥抱,给寂寞的人一种心情的依靠。

一日一夜三十须臾。人生如电如露,如梦幻泡影。既然生命的花只能开一次,我宁愿慢慢地开,微笑地开,我不愿做如米小的苔花学那牡丹开。不用开得艳丽,无须盛开,如瘦小黄花,淡雅水仙,暗香白梅,就已足够。听清风中传来的歌,和着“我的花我自己开,以我自己的姿态,微笑地开着„„”

易逝的花朵因此凝聚成永恒的微笑,花的容颜竟长过了岁月变迁。

诗意的微笑

曾想作一位四处游荡的诗人,与你走过那千山万水;穿越那落叶纷飞,看遍那悠然古道。蓦然回道,只望见你那诗意的微笑„„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我看到了,那来自多雨江南的微笑。看到了,那羞红的双腮,灵动的双眼。在那柔美的西湖之畔,在那朦胧的雨雾之中,那位宛约的江南少女,为我递来一把藏青的纸伞,露出唯美的微笑。那微笑,映射着江南的清澈,透明,带着江南人似水的柔情与矜持,渗透了江南深厚的文化韵味,留住了过客无法忘却的思念„„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云飘”。

我看到了,那来自塞北的微笑;看到了,那魁武的身材,那带有着独特豪放气息的微笑。那是在塞北风沙中磨砺出的微笑,那是在严寒霜冻中生活的微笑。一片厚实的黄土,承载了多少个朝代,经历了多少的腥风血雨,在今天,依旧展现着那千百年来至死不变的微笑。那份刚强与坚忍,又是怎样地令人感到震撼,而你的微笑,给人的,便是一份无以名之的安全感,就像依靠着巍峨的高山,那,是塞北人的微笑。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我看到了,那来自西北的微笑;看到了,那质朴的脸,雪白的牙齿;看到了,那只有天国才有的,圣洁而无私的微笑。那是只有在无垠的蓝天下,广袤的草原上,才能看到的微笑。奔腾的骏马,成群的绵羊,跳跃的藏羚,威武的雪獒,只有那一份自然,才能带来那一抹无邪的笑容。圣洁的天山之下,那微笑有如雪莲般的绽放„„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我看到了,那来自东南的微笑;看到了,那黝黑的脸,在与大海与烈日的搏击中,那自信的微笑。海风,吹不垮那自信的微笑。困难更是阻挡不了,那自信的微笑。那微笑,就像海一般的广博,就像海一般的深遂,就像海一般的无止境。透过那东南人的微笑,我看到了那拔地而起的高楼,那飞速发展的经济,看到了,那经济特区特有的自信,与从容„„

我与你,执手行走于天地间,你惊叹天地间的万物生灵,而我,惊叹你那丰

富而多彩的诗意般的微笑„„

留一抹微笑

那一夜,我不能入睡,起身悄悄往后院中去。

这是一颗不能平覆的心,不安分地带着灼热的思索。三毛的撒哈拉,张爱玲的凄艳如何自岁月的墙头静静滑落?诺亚第第一次放飞的乌鸦去了哪里?拉伯雷“一个伟大的也许”指的是什么?人生就如此行走于消逝中最终零落成泥、归于土地?

我抬首,撞上一庭淡淡的月色,满园的植物与泥土散发出被春雨浸润过的气息。梨花院落,溶溶月色失了几分的姿态;淡淡轻风,扶起细柳,吹皱春水。不觉舒了眉蹙,一抹微笑与月静静相望。

千年的月光并不曾改变,想必有过无数个如这夜的夜晚,无数的人带着微笑如我般望月怀想。

那个诗意地栖居于瓦尔登湖畔的梭罗,在沉沦喧器的城市中受过灵魂被侵蚀的滋味,最终走出了烟尘,带一抹微笑,留一份坐看云起时的安宁与从容。

那个宁曳尾于泥泞中的庄子,带一抹微笑,内心存一隅自由与天然,心灵如大鹏在风中来去。

那个有大起大落的苏轼,最终回归了这片广阔的土地,一抹微笑,也无风雨也无睛地洒脱隐去。

就连那个最狂放不羁的李白,亦能解开束缚,一抹微笑放白鹿于青崖间,将自我放逐。

罗兰有这样的小语: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生死就是生死,悲欢就是悲欢,无须参预,不必流连。我悄悄望月,月已西去,花朵在月色中眠醉,植株在窃窃私语着暗长,有微微的虫鸣,抚平了我起伏的心绪。

人生为何要为那繁芜的事端、重重的围城羁绊,将生命推上困惑与质疑,灼烧与不安?不如学罗兰不予参预,亦不流连;学朱自清,漫步于浆声灯影之中,微笑着叹一声:“这也是天之所以厚秦淮河,也是天之所以厚我们了。”学陶潜,留两袖菊花悠香,一帘南山美景和一抹微笑,歌自己人生的乐曲。以诗意的姿态,寻一份闲适自在,寻一份坦然安定,寻一份生命的欢乐与圆满。

我起身进屋去睡,淡淡月色,照我一抹淡淡的微笑,亦汇入前人的微笑之中。 而后来的人们,若拈取我一抹微笑,亦会有所感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