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变的是父爱
初一 记叙文 940字 676人浏览 海南婚庆

“那是我小时侯,常坐在父亲肩头,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偶然间,听到这首歌,我的泪水已不知不觉,漫上眼眶。我想起了我的爸爸——一个普通而在我心目中有着非一般地位的人。

很多同学在看见我爸后第一个就对我说:“佳,你爸看起来真凶。”每次我都告诉他们:“不啊,他在家多喜欢开玩笑的,他属于外冷内热形。”确实,爸爸在外人面前,给人的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好相处、凶、不好惹”,按照妈妈说的,就是“土地公”。爸爸和蔼的一面并不体现在外人面前,但在家中,他常常跟我开玩笑,爸爸笑的时候很可爱,说真的,在他真正笑的时候,是很少很少。

小时候的我,很顽皮,用家乡话说,就是“皮痒”。顽皮、贪玩,肯定缺少不了挨打挨骂。每一次打我的时候,爸爸眼睛都不眨一下,用那根不知是从哪个坏叔叔拿来的晒干的柳条,使劲地鞭打我。尽管左邻右舍都伴随着我的哭声来劝说,每次,他们看见爸爸打我发狠的样子,到嘴边话就又吞进去了。就连姐姐也不敢多看一眼,后来,她告诉我,每次爸爸打我的时候,就像耍猴一样。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这种“教育方式”,一直持续到了二年级的时候,我的姨丈——一个退伍的军人,向来是以讲道理为主。他给我爸上了一节“政治课”后,从此,“耍猴”这个节目就不再在我家上演了。在那时,我和爸爸的关系也并不怎么好。因为那时候我只知道,在爸爸面前不能话太多,吃饭时,不能用手抓头发……

当我到另一个地方上学的时候,我和爸爸的关系很淡很淡,犹如一杯白开水。我曾计算过我和爸爸的一次通话时间,47秒钟,内容无非就是叫他来接我。在那一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和爸爸在一起是一种折磨。

就在我上初中的时候,我们一家又住在了一起,虽然只是每周周末,但在这短短的几天里,家里总是笑声不断,家的温馨再次暖上我的心头。而爸爸,像我的朋友一样,当我在学校遇到什么困难时,总要向他讨教,他总是会先提醒我要沉着、冷静,再告诉我一些事情,让我从中领悟人生的道理。爸爸他,虽是一个商人,却又会和我谈起现在的政治局势,每一次,他都是津津乐道。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有时谈话的无意间,一刹那,我总会看见他那头黑发中那显眼的白发,以前是一根一根,如今每一根白发是拔地而起。才明白,爸爸也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怎么又会不老?

想起小时候和爸爸的点点滴滴,我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