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初一 记叙文 3191字 1583人浏览 notllll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世上的路千万条,一个人终其一生,走过的路都极其有限。而在这些有限的路上,来来回回留下无数足迹的,想必每个人都不会太多。童年时期家门前的小路,上学时通向小学、中学、大学的路,工作时从家(戓住所) 到单位的路,还有课余戓业余常常去散步的路„„也许还有其它的一两条,比如我现在脚下所走的这条乡间的小路。

我以及所有认识我的人,大概都没有想到,这一年我会天天走在这条乡间的小路上。虽然从我的新住所到我新任教的这所小学还有一条约一千米的大马路,但我更喜欢走这条穿过村子的长长的小路。

正如你所看到的,这条小路两旁有茂密的树木一一一国槐、洋槐,旱柳、垂柳,臭椿、香椿,白杨、楸树、桐树,榆树等,高高低低、粗粗细细,有人家栽种的,也有自然野生的,没有人规划设计,也没有人精心照料,所有的树木都似乎是随心所欲,任其自然的生长。果树更是随处可见,桃树,杏树,梨树,苹果树,桑葚树,柿子树,枣树,核桃树,还有山楂树。也是杂乱地长在村庄的周围,有大人们有意栽种的,有小孩子当着玩耍栽种的,也有不知何时何人扔的一颗果核或某

个鸟雀衔的一枚种子落下,不经意间也长成一株树。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树也十分引人注目一一一产调料的花椒树。这条小路两旁几乎每户人家的门前都有一两株或五六株,这个季节,绿色的椒粒已散发出麻辣鲜香。

路的两旁,庄子和树木间也有小片的空地。勤劳的庄稼人是绝不会让哪怕一小块地闲置的。稍大片的地种过油菜,小麦,玉米。油菜收了种了荏和黄豆,荏苗、豆苗已有半尺高。小麦刚刚收割,玉米正在拔节长高。小块的地里,见缝插针地种着各种家常蔬菜。葫芦大片的叶子下藏着小圆枕头般的葫子,豆角的蔓已爬到架顶,开着红的、黄的、白的小花,西红柿辣椒也挂着花,因连日阴雨未及采摘的黄花菜开得堪比鲜花。谁又能说这些葫花、豆花、西红柿花、黄花等菜花不是花呢?

说到花,小路两旁从春天(我初到这里) 到夏天一直是鲜花盛开。高处是一树一树地开,杏花谢了桃花开,梨花白了苹果花开,房前屋后紫荆花和串串的槐花如火如荼。低处是一地一地的开,一片片的油菜花自不必说,更有那黄的紫的野花一大片一大片地在树下及草丛中绽放,后是各种野草次第开花结实,一大片一大片地也蔚为壮观。而天天与此为伍的庄户人,

却并不把这些树、草、庄稼、蔬菜开得花当作“花”来欣赏的。你向他感叹:花开得多好啊! 他也许会茫然地问:哪里有花啊? 你若以为他们不爱花或不会欣赏,那你又错了。这个乡村素有爱花的习气,你看那一家院子里的各种月季开得赛过公园里的,那家墙上、门楼子上的爬山虎如伞如盖,那家门前的波斯菊随风摇曳,那家门前的老婆干粮花节节开花节节高,那家窗台上的兰草兰花紫罗兰君子兰样样齐全„„

相比这些草木蔬黍之花,没有比这满目绿意更让人赏心悦目的了。不慕红花,甘为绿叶,的确不是豪言壮语,而是发自内心的爱慕。一路走着看着,花儿给了我满目的欢喜,绿叶给了我内心的宁静。走着看着,一路花香弥漫,一路生机盎然。走着看着,脚步似乎越来越轻快,越来越温柔„„

《给灵魂以安放的地方》

时至中伏,各地持续高温,看天气播报时全国地图上触目的红色让人心惊,即便是我们这还算“清凉" 的大西北,竟也红彤彤一片。早晨八九点,室外已是艳阳高照; 中午时分,烈日炎炎,让人望而却步; 若不是迫于生计或有十分要紧之事,人是不敢轻易出门的。然而什么事都有例外,这样的天气,有一种人仍然兴冲冲地出门,不是衣食所迫,也不为人所强,而是心甘情愿地去赴一场精神盛宴。比如那些徒步旅行者,骑车赴藏者,暑期社会实践者,还有执着地艺术追求者。这些人之所以不畏严寒暑热,内心必有强大的东西支撑。

先生热爱书法,这几天正参加书法培训,每天跟刚上学的孩子似的,每天上午下午准时背着包去上课,脸上的表情兴味盎然的。兴趣跟天气似得——热得很。我心里不免嘀咕:天这样

“热”,还这样“爱”去,可真是“热爱”! 每天培训回来,我在门口接过他的包,习惯性地问一句:今天的课怎么样? 他一边换鞋,一边就兴致勃勃地开讲了:“真是太有收获了! 今早是XⅩX讲得,他讲„„"话未说完,换好了鞋,拉着我就直奔书房,从包里翻出几幅字,夹在他一贯挂字的夹子上:“你看,这是一幅

魏碑„„”瞅他讲得有了停顿,赶紧把他拽到饭桌旁,他还得边

吃边讲他的心得体会。几天下来,我竟也间接地获得了不少。 昨天,先生讲起了平凉市书协名誉主席戴纪昀讲得一个有趣的故事:一位朋友到庄浪一位农民家做客,却意外地发现这位农民家的土墙上挂着一幅很好的书法作品,就随口问:“你认识上面的字吗?”农民很老实地说:"我不识字。"" 那你为啥挂这幅字?" 农民说:“我每天从地里下苦回来,边洗脸边看看这个,我就觉得有精神了,人也不累了。" 听了这个故事,我就发呆了,一碗饭也不知吃了个啥滋味,思想早已脱缰飞奔了。老天给了每个人一条命、一颗心,这条命可能活得富贵,也可能活得贫穷卑微,而那颗心却未必如命般充实丰盈或凋敝荒芜。在精神上,这位大字不识一个的老农岂不比有些知识分子更高级更有档次? 一个真正的人,不就是那些有精神支撑的人吗? 一个优秀的人,不正是那

些具善良的生命、丰富的心灵、自由的头脑、高贵的灵魂的人吗? 我又想起先生的老哥一一一也是一位农民。先生的老家在静宁最偏远的山村。91年我第一次随先生去老家,下了汽车,翻过了一座山又一座山,才来到家门口。站在家门口四望,除了山还是山。然而走进低矮的上房,迎面我便看到正墙上挂着的一幅遒劲有力的书法中堂,这座土房在我眼里顿时蓬毕生辉。这字幅是当

时我们平凉的某书法名家所写,是先生当农民的老哥求来的。后来的十几年间,每逢春节回家,我们都会欣赏到老哥在外他打工时搜集的书法作品。老家春节的春联也都是老哥自己写的(在老哥的面前,我们两个是不敢班门弄斧的) 。老哥满是老茧的双手还会拉板胡、二胡,他虽不识谱,却把秦腔的各种曲牌拉得跟磁带播放的一样。这样的农民,既使生活在无趣的环境,他仍然可以生活的有滋有味。因为他的灵魂有安放的地方。

《六月合欢》

院子里那两棵合欢开花了! 那如绯红的小绒羽般的花朵繁星般地点缀在浓密碧绿的叶间。明明花繁叶茂,你觉感觉不到厚重; 花和叶都是那般娇羞玲珑,仿佛少女的纱裙,轻盈美妙!

我看得呆了:世间竟有如此神奇的树,叶是那么的害羞,几十个齿痕般大小的叶片密密地两两对称地排在叶柄两侧,白天静静地展开秀美的容颜,夜晚则悄悄地合抱安眠。好安静好内敛的一棵树啊! 风里雨里,我竟从未听到它发出哪怕细微地叶片摩擦地沙沙声! 那么密的叶,静静地开静静地合,静得你仿佛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然而它开花了! 静悄悄地打开了无数绯红的羽毛般的小扇子。每一朵花看上去那么纤弱,那么轻盈,仿佛你吹口气它就会化了,飘了。然而它却那么安然地如蝴蝶般轻盈地落在那碧绿的同样轻盈的叶上。微风中它细羽般的花瓣轻轻地颤动,仿佛蝶翼在轻颤,你的心便仿佛被一根柔软的羽毛轻轻地拂过,好奇妙的感觉。

晴天的时候,这两棵树冠有如巨伞般的合欢树,花红叶茂,你的确可用" 云蒸霞蔚" 或“灿若云霞" 这些词来形容。而在近日连绵的阴雨天里,那如羽扇般的小花朵被雨淋湿了,却真像一支支点燃的小火柴,却远比点燃的小火柴轻盈灵动,微雨中,那娇艳的小火苗

倔强地燃烧着,七八天过去了,树上的小火苗一天少了,令人惊奇地是,地上却燃烧着一片小火苗一一它落下的花朵仍是一支一支地,完整而鲜活。仿佛流落风尘的大家闺秀,端庄而矜持。

我常常惊叹于这自然界的一草一木,大有大的风采,小有小的景致。就如这合欢树下,曾盛开过雍容华贵的牡丹,风安卓约的芍药,它们那丰硕华美的花朵的确让人不由地荫生" 牡丹花下死" 的痴迷。然而四月过去了,五月过去了。六月,则非你合欢莫属了。你秀美的树,含羞的叶,轻灵的花,如同珍贵的爱情,美妙、娇弱、短暂却又总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