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我如此想念你
初二 散文 753字 1064人浏览 雪舞迎君

没想到我如此想念你

程淙曦

西安交大附中初三(二)班

我,是台湾故宫博物院一幅独特的画,说我独特,是因为我的一半在这儿,另一半在大陆。你可能猜到了,我就是《富春山居图》。 想当年我是如此的荣耀,连收藏家入土都想带着我,可是现在,恐怕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吧。我想我的另一半,在北京故宫博物馆的另一半。有时候我会幻想我们合二为一时的情景,受到无数人的瞩目,受到比《清明上河图》《女史箴图》更加多的赞美。

可是上天给了我美丽的图案,却没有给我好的运气。

所以,我不再终日躲进箱子里睡大觉,而是睁开眼看台湾,想从她与大陆的交往中,寻出一丝丝的可能性。

零六年的时候,我听说了连战访问大陆,国共两党三十六年后首次会面,连战回来后,我看到他带来了新的锲机,却没看到我朝思慕想的另一半,可是我并不是那么的伤心,反而高兴得不能言语。

于是,我开始怀疑自己,怀疑我想的不是那一半,而是祖国。 再随后,随后的交往更加密切的过程中,我更加坚信让我朝思暮想的其实是祖国。

我想念祖国的云,祖国的天,祖国的山,胜过我的那一半。 我甚至想去看看长城,看看传说中它宏伟的样子,想去看看西湖,看看她娇弱的样子。

零九年十月,祖国六十岁,也是我离开祖国整整三十年,那天,工人把我从箱中打开,把我陈列在馆中,我听见了欢呼,可我不在乎,

我在乎那一边的阅兵庆典。

我羡慕澳门、香港,羡慕她们的回归,可是当彩车中有台湾的时候,我不羡慕了,因为我知道祖国依然把台湾当作她的孩子。

庆典结束了,我又被放入箱中了,在箱子关上的一刹那,我仿佛看到了我的那一半向我走来,他右边的缺口,与我左边的是那么和谐。

二零一零年三月,在两会的发布会上,温总理提到了我,他说他希望能看到我和我的另一半合二为一,那一刻我就知道,我离完整不远了,离祖国不远了。

没想到我是如此想念你,我的祖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