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的历史世界》读后感
初二 读后感 4108字 719人浏览 yr910301

读《朱熹的历史世界》

“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1。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从问渠哪得清如许, 为有源头活水来中,我们能看到“宋诗在阐发道理时并非只是空洞枯燥、淡而无味的说教,而往往是寓之于形、伴之以趣,融形、理、趣于一体,从而使宋诗呈现出独特的理趣美。”2

宋诗喜欢议论,喜欢在诗中谈论哲理。“诗以言志,文以载道”,宋诗反映出宋代文人士大夫对思想的新的认识与觉醒。如何理解理趣,览余英时先生的力作《朱熹的历史世界》足可解惑答疑。

“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余英时,1930年生于天津,祖籍安徽潜山。师从钱穆、杨联升,当代华人世界著名历史学者、汉学家,曾任密西根大学、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教授,香港新亚书院院长兼中文大学副校长,普林斯顿大学荣誉讲座教授,现居美国。余英时是公认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华裔知识分子之一。

“整体来看,余先生的学术成就明显体现出继承和发展的双向态势。继承的事业,余英时已经相当完满,而发展也始终是他的学术主题。”3站在发展的方法论上,余英时显然是动态的、开阔的、包容的、比较的。“到目前为止,余英时首先发展了钱穆,然后发展了陈寅恪,并试图比较性地发展马克斯·韦伯。”4发展钱穆之缜密考据、洞察敏锐、学理深刻,师法陈寅恪之独立精神、自由思想,寻觅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伦理问题。

悠悠万世,惟史为大,以良史之忧忧天下。《朱熹的历史世界》完成

于2002年。这是“关于有宋代文化史与政治史的综合研究、但同时又别有其特殊的重点。它的焦距集中在以宋代新儒学为中心的文化发展和以改革为基本取向的政治动态。由于背后的最大动力来自当时新兴的‘士’阶层, 所以本书的副题是‘宋代土大夫的政治文化’。宋代的‘士’不但以文化主体自居, 而且也发展了高度的政治主体的意识:‘以天下为己任’便是其最显著的标帜。”5

全书在结构上包括了相互关联而又彼此相对独立的三个部分:上篇通论宋代政治文化的构造与形态; 下篇专论朱熹时代理学士大夫集团与权力世界的复杂关系:上篇的《绪说》则自成一格, 从政治文化的角度, 系统而全面地检讨了道学(或理学) 的起源、形成、演变及性质。 题为《朱熹的历史世界》,作者试图建构一个朱熹所亲身经历过的真实世界。朱熹的世界是以儒学为中心的世界,所以儒学在这两个世纪的发展成为该书的主旨。但作者不止于此,而是把视域从儒学这个形而上的世界拉到朱熹所实际参与其中的政治世界。并且实际上,该书在叙述上也不限于朱熹一代,而是历史地呈现朱熹所经历的世界的缓慢形成的过程,以及活跃于这一过程中的士大夫的政治活动。这一过程经历了三个阶段,即仁宗朝的建立期,熙宁变法时的定型期和朱熹时的转型期。

余英时先生的《朱熹的历史世界》对于宋代思想史研究的启示就在于“置思想于政治史背景中,这一著作瓦解了在纯粹抽象层面谈论理学史的传统方法,把观察宋代思想的视野,从单纯的思想世界扩展到广阔的历史世界,改变了传统宋代思想和历史的固定模式,为思想史研

究提供了一个新典范。”6

在该书正式出版后,引起了两岸三地以及北美学界的讨论,出现了不少分量很重的评论。这些评论都是学者对余英时先生及其对宋代思想的认识和评价所做出的重要的探究和交流。就普通读者而言,《朱熹的历史世界》一书的魅力更体现在下述三个方面。

司马迁的“究天人之际, 通古今之变, 成一家之言”被视为撰史的宗旨, 刘子玄亦有“才、学、识”的史家三长说。从班固、范晔,到郑樵、王夫之,无一不反映出史家对历史的认识和评论。它以明确的语言、深刻的见解和“彰往而察来”的意识, 赋予读史者无穷的联想和不尽的启示。这就是历史见识的魅力。

在《绪说》中关于“道学、道统与政治文化”中足见余先生之才识。从哲学家提出的问题开始“‘道体’是道学的最抽象的一端, 而道学则

是整个宋代儒学中最具创新的部分哲学”7。娓娓而谈,“始于清理‘道

学道统’、‘道体’诸概念的流变及互相之间的关系, 然后再进一步展这些概念与‘政治文化’的内在联系”8。从《近思录》、《中庸章句序》中抽丝剥茧,指出“道统是道在人的世界的外在化”9。在严谨的考证后有,“‘即朱熹有意将道统’与‘道学’划分为两个历史阶段:自‘上古圣神’至周公是‘道统’的时代, 其最显著的特征为内圣与外王合而为一。在这个阶段中, 在位的‘圣君贤相’既已将‘道’付诸实行, 则自然不需要另有群人出来, 专门讲求‘道学’了。周公以后, 内圣与外王已分裂为历史进入另一阶段, 这便是孔子开创‘道学’的时代。”10通过朱熹、陈亮的“王霸义利”的论战出发,又有朱熹陆九

渊学说之异之辨,最终我们看到“朱熹一方面运用上古‘道统’的示范作用以约束后世的‘骄君’, 另一方面则凭借孔子以下‘道学’的精神权威以提高士大夫的政治地位”11。

明代学人茅坤评论《史记》写人物时写道:“今人读《游侠传》即欲轻生; 读《屈原贾谊传》, 即欲流涕„„若此者何哉? 盖各得其物之情而肆于心故也, 而固非区区字句之激射者也”。史书可“郁为不朽”,其文字表述的魅力实不可忽视。

严谨的逻辑是对待历史的态度。这就是在详细丰富的史料基础上一步步佐证论点。在第五章《“国是”考》中以国是问题为中心根据原始资料,勾画出一个大体的轮廓。“‘国是’的法度化起源于熙宁变法; 下迄南宋末期, ‘国是’始终和党争、党禁、伪学等重大政治事件互相纠缠, 而且愈演愈烈。朱熹和他的父亲朱松也都先后亲受其祸, 故朱熹对‘国是’与宋代政治的复杂关系曾有深刻的论断”12。纵横两朝二百年,从《续资治通鉴》到宁宗三诏,从中选择史料,层层推进。并在下篇专论中另有论说。

深入潜出,叙述条理清晰,易于理解,这是史学功力的体现。洋洋洒洒十万言的《绪说》独立成章,对理学渊源、基本概念做出简明概括。释政治文化与理学关系既解文题又为下文张目。

司马迁以“述往事, 思来者”为撰写意图, 总结历代“成败兴坏之理”, 留给后人宝贵的思想遗产和精神财富。无论是《资治通鉴》还是《读史方舆纪要》无不饱含经世致用之旨、治国安邦之道, 吸引着关心社会治乱、国计民生的人们。这就是经世致用的魅力。

理学无疑是宋代儒学思想璀璨明珠,但对于宋代及理学似有一种模糊之感,对事件认识似是而非难以形成理解,这是因为断章取义不知其源之故。理学家这一学术流派是在程灏、程颐逝世之后由其门人弟子宣扬师说才得以出现,这已到南宋初年。由汉儒到南宋理学时间跨度和思想差异巨大,经晚唐五代之变,北宋时期已见端倪,这是不可忽略的。余英时先生以寻根溯源的考证论说,展示了从古文运动到朱熹理学的发展历程。“近百年来的理学研究, 无论采用西方何种哲学观点, 在这方面的成绩都是很显著的。但是理学的‘哲学化’也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 即使它的形上思维与理学整体分了家, 更和儒学大传统脱钩”13。根植于宋代历史的理学才能更好的为后人所理解。

理学体系的领袖地位虽然曾遭到陆王“心学”和清朝一些学者的挑战, 但直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 西方学术传入中国之前, 程朱的理学始终是中国最有影响的哲学学派。对于理学的见解关系巨大,《朱熹的历史世界》以宋代士大夫文化为主线,明了清晰的叙述了宋代理学的面貌。当下对传统思想文化的思考离不开对其原本面貌理解。 读罢此书对宋代社会文人思想及义理化儒学建构有了大致清晰的认识。作为“更新的儒学”14无论是“主张柏拉图式理念的理学”还是“宇宙心学”,都不能代表全部的宋代儒学思想。“北宋一代的儒学家们, 尽管绝大多数还都尊奉儒家学说为正宗, 然而他们的思考方法及其所钻研的课题, 都已与由汉到唐的儒生们大不相同。他们所具有的共同特点是:1.都力求突破前代儒家们寻章摘句的学风, 向义理的纵深处进行探索;2. 都怀有经世致用的要求”15。我们把这个新儒家学派

称之为宋学,显然理学是从宋学中衍生出来的一个支派, 我们却不应该把理学等同于宋学。虽然书中对程朱理学的渊源流变及北宋一朝的人事思想也有详尽考证,但就认识准备而言这一点是应有明确认识的。 程朱理学的产生有其复杂的背景,对后世社会影响亦无需赘言。现在我们对程朱理学的认识见解更是基于对中国传统儒学思想再认与运用之中的。当对程朱理学形成过程以及宋代儒学思想的发展加以了解,我们更能感受中华传统文化思想的智慧与包容。“或明或暗地吸收和汲引道两家的心性义理之学于错家学说之中, 使儒家学说中原存些抽象的道理更得到充实和提高, 不但摆脱了从汉到唐正统儒生的章句训估之学的束缚, 也大不同于魏晋期内的玄学的空硫放荡,”16。思想的流变是几代人传承创新的结果,窥其脉络规律,可观者甚繁。

糟粕所传非淳美,丹青难写是精神。通过阅读余英时先生的《朱熹的历史世界》更能感受的历史学的无穷魅力。居今识古,其载籍乎。在史料中遨游,寻觅历史应有之貌,更加理性的看待今世之变。

治史与修身同理,从此书观余先生治史之法,对学习历史和作人修身都有影响。严谨是为史之道更是为人之理。“疑则传疑,盖其慎也”,详究史料,尊重历史,对人对事亦是。理性是看待历史之法更是处事之途。观古今之变、历代兴废更能坦然面对现实与生活。责任与担当是史家之质更是作人之本。前有董狐直笔之故,后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之言。胸怀宽广,有责任、有担当,铁肩更能担道义 历史是一代代人记忆的积淀,“史官不绝,竹帛长存”。行文至此,以司马迁之言为终亦以为志,“意在斯乎,意在斯乎,小子何敢让焉”。

1出自钱钟书《谈艺录》转引自百度知道

2《浅谈宋诗的理趣美》豆丁网

3苏小和:《谁有能力接过余英时的命题》腾讯网大家

4同上

5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三联书店2004.8总序第3页

6葛兆光评《朱熹的历史世界》百度文库

7、8、9、10、11

余英时:《朱熹的历史世界》三联书店2004.8绪说第8、13、15、35页

12同上第251页

13同上总序第3页

14来自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第25章

15邓广铭:《北宋政治改革家王安石》附录《略说宋学》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7第392页 16邓广铭:《王安石在北宋儒家学派中的地位》北京大学学报1991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