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
高一 记叙文 2573字 13人浏览 王1339724806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丝丝缕缕的情愫

和秋风也吹不落的忧愁

冰心说道:“爱在左,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把嘴角轻轻上扬45度,划出一道美丽的弧,What is it? Yes,是微笑,它是快乐的名片。 ——题记 微笑如冬日中的一缕阳光,温暖着人的心灵;微笑如一滴甘露,滋润着人们的心田;微笑如雨后的彩虹在天边打上一个美丽的蝴蝶结!带着微笑出发,感受生活中的美好一切!

微笑是坚强,带着微笑出发。哪里失败就从哪里站起,重新奔跑,重新飞翔,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坚强,不屈服! 微笑是自信,带着微笑出发。面对困难嘴角轻轻

三年, 朋友陪伴的记忆宛如一首歌, 忧伤、明丽、温馨, 更让我舍不得忘记。 ——题记

还记得那匆匆走过的三年„„

以前的校服收进了衣柜, 压在箱底。回想以前的我总是丢三落四, 那些被风偷走了颜色的旧红领巾, 不知遗失在校园的哪个角落, 很久了吧„„

一些记忆的片断定格在脑海中, 串联起来„„

和楠在一起的时候, 树上的叶子刚刚变青, 在风中摇曳不定。校园的铃声刚刚响起, 就看见两个背着书包的身影匆匆跑过, 然后在教室门口猛然刹住, 在老师锐利的目光中灰溜溜地走进教室。趁老师不注意, 还互相扮个鬼脸, “呵呵”地偷着乐一把。

休息的时候, 总有两个身影漫步在教学楼前。此时, 所有的纷杂都已不见, 只有我们两个彼此的嬉闹。挽着手走过林荫道的明明暗暗, 我们伤春悲秋, 暗自唏嘘, 感慨世事的多变。

我无声地笑起来, 原来记忆可以这么清晰, 清晰到我可以看到她的每一个微笑, 听见她的每一句笑话。没想到原来我是如此地幸运, 有这么好的朋友陪我走过三年的初中生活, 陪我走过三年的明明暗暗„„ 那时候的两个人, 不用开口, 就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楠总是叮嘱我一定要写些东西来纪念我们之间的友谊, 说是唯有文字, 可以记载下一切的曾经, 以后分开了, 就有怀念的东西了。我总是摇摇头, 说, 我不写, 要是写了, 就真的是怀念, 我们就会分开的。她就会叹气, 说我是固执的小聪明。

虽然我没写, 但三年过去, 我们终究还是要分开。这就好像两朵云, 曾经那么形影不离, 风一吹, 就会飘散天涯。

钩起嘴角, 咸咸的泪却无声地滑下来。可是我真的没想到能够如此幸运地拥有, 拥有一个这么好的朋友。 生活是什么?

生活是一首歌,一首五彩缤纷的歌,一首低沉而又高昂的歌,一首令人无法捉摸的歌。生活中的艰难困苦就是那一个个跳动的音符,由于这些音符的加入才使生活变得更加美妙。

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他们各自弹着不同调调的歌。平凡普通的人总是喜欢寂静安宁的夜曲,因为他们喜欢平平淡淡的生活,喜欢中规中矩的生活。伟大的人总是喜欢演奏慷慨激昂的进行曲,因为他们向往富有创造性的生活,喜欢新的景象出现在各自的视线里。

无论是平凡的人还是伟大的人,他们的开始都是一段上坡路,就相当于一首歌的开端,音调逐渐提高,慢慢升向中部,忽而急促,忽而缓慢,声音此起彼伏。当然,平凡人则是一组平滑音,虽然显得有些枯燥,不过也别有一番韵味。这便是验证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说法。

在生活的这首歌中,有的人因不小心弹错了一个音符获指法错误或忘了乐谱而被“红牌”罚下场了;有的人选用了比较简单的曲子,勉勉强强过了关;有的人勇于探索、钻研,又弹奏出了新的乐章,获得了无与伦比的荣誉。无论是哪一种人,无论他是否获得了成功,他都奏响了人生的第一个音符。

每首歌的结尾方式是不同的。平凡人所弹奏的寂静安宁的夜曲是平和低沉地消失于无形之中,伟大的人所弹奏的前进曲则是以一个振奋人心的高音做了收尾。这就是两种歌曲的收尾,两种人的命运。

这就是生活,歌一般的生活,不论你选择了哪一种歌曲,哪一种调调只要你心满意足,觉得有意义,认为值得,那就勇敢去做,放开心胸去弹奏,要越过一个个跳动的音符,竭尽自己所能,弹奏出最美的生活。

日落那西沉的太阳将那片天染成血的色彩,由亮及白,由白及红,由红及粉的过程,让人们感悟到世间的美。

沉默的父爱

6岁。

操场上,一个小男孩学着骑车,旁边站着他的父亲。没有一句指导,没有一丝安慰,小男孩自然是摔了又摔,双腿早已是鲜血淋漓。终于,孩子坐在地上,哭了,哇哇大哭。父亲依旧是那么笔挺地站着,眼中满是不屑与冷漠。孩子多么渴望爸爸的鼓励。没有;孩子多么渴望爸爸的拥抱,还是没有。只是那双空洞的眼睛,让孩子感到冷酷与无情。终于,孩子不哭了,倔强地站起来,跨上车,开始又一次的尝试。父亲早已是兴趣索然,转过身,迈着大步,走了。身后又是一阵金属与地面的摩擦声,父亲只是不经意地回了下头,手却

后来的一个下雨天,矮小的我抬头和妈妈说话,却发现妈妈的那一半天空是一片阴沉的灰色,风夹杂着雨滴,落入妈妈灰色的天空,妈妈的肩膀湿了,额前的头发也湿了,而我,依旧置身于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

‚妈妈,雨伞歪了。‛我提醒道,‚没有,雨伞没有歪啊。‛妈妈轻轻回答,我的视线落在倾斜的伞柄上,‚是真的,雨伞歪了。‛妈妈固执地说道,‚没有,真的没有……‛ 后来我长大了,不再要妈妈在下雨天接我,那把蓝色的伞在柜子中一年一年地褪色,我曾一度以为我淡忘了它。

或许是巧合,又是一个雨天,又是那把蓝色的伞,伞下是妈妈和我,快和妈妈一样高的我撑着伞。

我的视线那么不自觉地落在了伞柄上,那一幕与小时候的情景混在了一起,妈妈笼罩于一片蓝色的无雨的天空。而我的肩膀湿了,头发也湿了。 ‚雨伞歪了。‛妈妈提醒我,‚没有,没有歪啊。‛‚是真的,雨伞歪了。‛妈妈重复道。‚妈,真的它没有歪,没有。‛伞下是许久的沉默,回头却瞥见晶莹的水珠划过妈妈的脸颊。 那把褪了色的伞,又重现以前明彻如天空的蓝色。

终于明白,这么久以来,妈妈都为我撑起一片无雨的天空,现在,我多想也给妈妈一片快乐的天,即使孟郊说过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于是我的视线便牵绊于那把蓝色的伞,每天深夜在灯下夜战的人是我,每个周末穿梭于补课地点的人是我……

这一切,都因为那把倾斜的蓝色的伞。

那蓝色,明彻如天空,让我的视线不敢移开,永远都不敢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