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动内心的声音
初二 散文 4858字 746人浏览 柒旌海

1 高一优秀作文选

主编 刘崇迅 李辉波

2014年6月

古人曾写过这样的诗句:“一种春声浑难忘,最是长安课归时。”表现了对放学之后那欢快、嬉闹之声的深深怀恋。今天,我们周围的声音多得让人应接不暇,可是,哪一种才是真正牵动你内心深处的呢?是校园的课钟,还是窗外的风雨?是新岁的爆竹,还是梦中的短笛?或者,那是……

要求:①立意自定。②文体自选(不要写成诗歌) 。③题目自拟。④不少于800字。⑤不得抄袭。

优秀作文选登

1、燕鸣声声 高一1班 王硕 小时候,我住在老家,那里有澄澈的蓝天,惬意的生活,还有清脆的燕鸣。 春天来了,一对燕子在我家过道筑了一个巢。

连续几天,两只燕子进进出出,携泥衔枝,终于在过道的吊灯上筑了一个巢。半圆型的巢向上弯起,像大海上的一直帆船,又像一个横切的西瓜帽。

又过几天,巢里多了几颗光滑圆润的蛋,我吵着嚷着要架梯子,上去一睹蛋蛋芳容,爷爷经不住我的折腾,答应了。爷爷再三嘱咐我不要碰蛋后,我终于见到了它们。一共有三颗,如鸽子蛋般大小。我仔细地端详着它们,直到大燕子回巢,才依依不舍地下来。

当我再见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已经换了一副模样。毛没几根,浑身光秃秃的,时而挪动一下身子,时而一动不动。大燕子每天忙进忙出,捕虫哺育小燕,它们那忙碌而幸福的身影,在天井上空划出条条弧线。小燕子们一见爸爸妈妈回来,便焦急的叽叽喳喳张大嘴巴,等着享受那美味的小虫子。大燕子喂完孩子,就对天空大叫一声,然后又飞了出去。小燕子很爱干净,总是把小屁股撅出鸟巢排便,还害得爷爷不得不在它们的巢下铺一张硬纸壳。

渐渐地,小燕子会飞了,它们常常一家人唱着歌出去觅食。夏天,过道是最凉快的,我和爷爷奶奶常在地上铺一张席子,切一个西瓜,拿着蒲扇,伴着燕鸣,足足在过道享受一整个惬意悠闲的下午。而如今,燕儿已经长出油亮的黑羽毛,站在巢沿,像一个个机灵的小哨兵。

夜幕降临,我们一家人在院子里乘凉,看星星,拉家常,其乐融融。燕子一家有时也在窝里说悄悄话,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村子里的生活是美好快活的,蓝天,绿地,朴实的民风。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家就搬到了城里,住进了楼房。这里高楼林立,却没有那一方蓝天;这里生活舒适,却没有那一种惬意;这里也有那亭台吊灯,却没有那一窝小燕,也没有那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燕鸣声声„„

繁忙的功课之余,偶尔见一两只喜鹊喳喳叫着飞过,我便又想起了那家乡的燕子。现代城市生活的高速发展,也让那乡村生活离我们越来越远,可那里的景、物、人,将一直留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家乡的燕鸣,是我无法抹掉又魂牵梦绕的曼妙之音。

2、姥爷的渔船 高一19班 刘晨

夕阳懒懒地照着大海,海面羞涩地泛起红晕,波浪与阳光一起,携手冲上岸来,浸没了沙滩上小男孩的脚„„小时候的我,每次听到“哒哒哒”的马达声,就知道那是姥爷驾着他的小渔船,满载而归。

2 每次出海,姥爷总会带回很多有趣的“礼物”:滑滑的泥鳅,摆弄着大螯的螃蟹,会跳高的大对虾„„姥爷告诉我,这是大海的礼物。而我,才不管这些呢,欢欣雀跃,在海滩上一直疯玩到天黑。附近的每一寸海滩,几乎都留下过我的脚印;沙滩底下的生物,不少与我有过亲密接触。姥爷闲暇时就会在海滩上给我讲他年轻时故事,或惊险刺激或妙趣横生。沙滩上,一老一少,席地而坐,面对着不断冲上来的洁白的浪花,时而对视,时而大笑;时而仰望天空,时而眺望远山,落日的余晖把我和姥爷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第二天,夕阳下,海滩上依然有一个小男孩,满怀期盼静静地等待着。“哒哒哒”,远处又传来了熟悉的马达声,姥爷驾着他的渔船,满载而归。第三天,第四天,日复一日,伴随着“哒哒哒”的马达声,我和姥爷一起度过了多少美好时光,留下了多少珍贵的记忆。

可是终于有一天,爸爸妈妈要把我接走了,我的心空荡荡的,不愿意走。这天晚上,我跑到姥爷的小渔船上。其实一直以来我就很想让姥爷带我出海,可是怕姥爷不同意也就一直没提这个要求。

夜晚,皎洁的月光下,大海终于失去了白天的喧嚣,变得温顺而安静。远处偶尔传来海鸥的叫声,叫声中似乎透露着些许落寞与不舍。我站在船头,想象着自己成为一名伟大的水手,开起马达。“哒哒哒”,马达声声,小船扬帆,劈波斩浪,驶向了大海。

不知什么时候,姥爷上了船,把我抱在甲板上,夜晚的海风带着些凉意,我紧紧依偎在姥爷坚实温暖的怀抱中,问:“姥爷,你能带我出海吗?”姥爷迟疑了一下,“下次吧,等你下次回来,姥爷就带你出海!”我很高兴,紧紧抱住我的姥爷,竟有些困意了,不知不觉,在姥爷的怀抱中甜甜地睡了。

第二天,我睁开眼睛,却发现我已在妈妈的怀中,正在回家的路上。车窗外,外面也有一片海,只是没有了姥爷的小船,没有了熟悉的马达声。

我在城市上学,城市远比那小渔村繁华,然而没有熟悉的马达声,日子过得索然无味。只是在晚上,偶尔还会梦到姥爷驾着小船,载着我,向着夕阳驶去„„

3、难忘二胡声 高一1班刘晓帆

我和姥爷阴阳相隔近五年,但姥爷的二胡声仍不时回荡在我耳边。

姥爷的二胡漆黑、油亮,一看就知道有年头了。姥爷爱拉二胡,几乎到了痴迷的程度。我仍然记得姥爷有一个习惯,每天中午吃完饭,他总要拿起二胡来拉上一段。

姥爷拉起二胡来,十分投入。他坐在梨花椅上,身体微倾,一手拿琴弓,一手按琴轴,手臂一进一缩,琴弦就左右飞舞,或雄浑或清丽的乐声就飞入耳中,飘向远方。这太神奇了。

记得一个夏日的午后,姥爷坐在院子的椅子上,陶醉于二胡中。姥爷的鬓角在树荫投下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晶莹洁白。院里的爬墙梅火焰般鲜红,显示着生命的热情与旺盛,如同吉普赛女郎的红纱巾。这时,天忽然阴下来,阳光被乌云遮蔽,空气中弥漫着“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我问:“姥爷,天好像要下雨了,你还要继续拉吗?”姥爷微微一笑,放下二胡,面容慈爱,说:“不要怕,下雨也不要紧,没什么可怕的。我们再换个曲子。”于是,姥爷重新拿起了二胡。这次,二胡的声音变了,变得刚亮、有力,如万马奔腾,又如风起云涌,如战马嘶鸣,又如电闪雷鸣。曲子一会儿高亢嘹亮,一会儿低沉宛转。天色阴沉,风声大作,我呆呆地听着,看着姥爷沉稳、处变不惊的样子,畏惧风

3 雨之情一扫而光,心中顿时充满了力量,直面这即将到来的风雨。

后来,姥爷被检查出了心脏病,但他很乐观,仍不时拿起二胡拉几曲。 姥爷去世前的几天,我去看望他。姥爷很高兴,给我拉了一曲,是姥爷最喜欢的《二泉映月》。病痛的折磨,使姥爷瘦削不堪。姥爷用苍白的手握住琴弓,手上的筋脉突起,如一道道委曲的小小河流,清晰可见。我看到他的手在发颤,但他忍住病痛,坚持拉完了这曲。悠扬的二胡声从琴弦中汩汩滔滔,倾泻而来,依旧清亮、婉转、悠长,如飞流直下的瀑布,飞溅着、跳跃着,直抵心底,迸发着生命的乐观与顽强。听到熟悉的二胡声,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几日后,姥爷突发脑溢血离开了人世,我的心好像碎了一样,不再完整。但我知道,姥爷的二胡声中透出的坚强与乐观会一直陪伴我走下去。

4、难忘那低沉的声音 高一·21班 国旋

爸爸妈妈经营着一家工厂,每天早出晚归,风里来,雨里去,事业也算蒸蒸日上。

去年春天,工厂陷入了困境,许多工人纷纷提出辞职。正在这时,爸爸接到了一桩大订单,利润非常丰厚,足以使工厂恢复生机。可问题是人手不够,这桩订单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完成。是忍痛将这块肥肉拱手相送,还是咬咬牙坚持到底?那段日子,爸爸妈妈每天茶不思饭不想,心急如焚,最后爸爸一锤定音,干吧!

去年适逢我初三中考,每天晚上回家写作业,亲眼目睹了爸爸为这桩订单所付出的努力。我晚上十一点半睡觉,而爸爸常常一两点才回家。有时我半夜起来上厕所,透过书房的门隙,看到爸爸面前摊开一沓厚厚的图纸,他像个学生一样奋笔疾书,柔和的灯光照在他的脸庞上,增添一丝暖意。而窗外,夜色笼罩了大地,万家灯火都已归于沉寂。月亮静静地悬挂在天上,俯瞰着大地,注视着那些兢兢业业、辛勤劳动的人。

中考结束,那天回到家后我本想和爸爸妈妈庆祝一下,却发现家里空无一人。我连忙给妈妈打电话,才得知爸爸受了伤,现在医院。我匆忙赶到医院,在输液室里找到了他们。爸爸的鼻子上贴着纱布,好像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问,才得知是上机床时被铁片刮伤了鼻子。我看着爸爸,无情的岁月偷走了他的青春,留下了遍布满脸的皱纹。他的背因为长期劳作已有些佝偻。我忍不住说:“你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要像小青年似地干活呢?晚交几天工没什么啊。”可爸爸摇了摇头,用低沉的声音缓缓说道:“不一样,当初是我要接下这个活的,我既是这个厂的老板,就要说到做到。这个厂是我的心血,早交一天工,就能早日恢复运转。这是我的责任,使我必须尽到的义务。”我看着爸爸瘦骨嶙峋的侧脸,明白了岁月偷虽偷走了他的青春,却偷不走他坚毅的眼神;岁月虽在他的额头上留下了道道皱纹,却无法改变他对于自己所应负责任的坚持。

时至今日,每当我遇到困难而心生退意时,我的耳边总会响起爸爸低沉有力的声音。它像是一座警钟,警示我要打消遇难而退的念头;它又像一盏指路灯,让我在崎岖的人生之路上不断前行。

5、 难忘那犬吠 高一9班 张攀

看到路上有人遛狗,那只狗的样子就又浮现在眼前,矮小的身躯,摆来摆去的尾巴,还有那令人难忘的悲苦的吠鸣。

它是我养过的第一只狗。刚见时,它瘦瘦小小,那双眼睛极亮,在院子的角落缩着,切切地打量周围的环境。

爸爸向来不喜欢猫狗这类动物,自然也不同意我们养它,妈妈出马也没说

4 服他,让把它送走。

天黑时邻居家的狗叫起来,这只狗也跟着叫,声音稚嫩,却很有力,老妈趁机说:“看,这么点就会叫了,一定是看家的好手。”我们也随声附和着。 最终它被留了下来。

从春到夏,经过我和妹妹的溺爱,不到半年,它明显的嘴刁了,胖了不少,身子矮小,跑起来就像滚动的棕黄色的毛球。

它没有成为我们希望的看家好狗,有陌生人进门,它叫两声就朝来人摇头摆尾,一副讨好的样子,在爸爸的怒视下却常常跟爸爸愤愤相视,惹得爸爸愈来愈不喜欢它。

这天爸爸回家早,把吃剩的饭喂给它,它连看也不看,还对爸爸极不友好低吼了两声。爸爸火了,本来就不待见,还被它示威,爸爸顺手拿起墙边的扫帚,它的身子弓了起来,毛似乎也立了起来,眼睛紧紧盯着爸爸,大声地“汪汪”,爸爸手落帚下,打得它露着牙齿,大声地叫着,扫帚又接二连三落下来,它悲苦的吠鸣着,往角落里缩,爸爸就跟到角落打。我呆在一旁,吓得不知所措,爸爸握扫帚的手就在眼前,一偏头它就能咬住爸爸的手腕,真担心它会被打火,咬向爸爸。

还好,它没有这么做。

可爸爸好像越打越火,用力也越来越狠。每打一下,他就疯跳而起,狂吠不止。它终于被激怒了,一跃而起咬住扫帚,咆哮着,眼中燃着怒火,狠命地咬住扫帚把,和爸爸对峙着。任爸爸怎么用力,也没能夺出扫帚。

论力气,爸爸其实是敌不过它的,但它没有向爸爸下口。

在较量中并未获胜的爸爸似乎筋疲力尽,余怒难消,把它赶出了大门,严厉告诫我们不需放它进来。

它在门口叫,大声地叫,低声地叫。一整天,它始终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徘徊,后来它干脆趴在大门口,却被爸爸用脚踢开了。趁爸爸进门,它又趴在门口,头朝着爸爸,呜呜咽咽地叫,不过饿了一天,已有些有气无力,招人心疼了。

第二天早晨,它仍趴在那,毛被露水打湿了,身形似乎也消瘦了,肚子扁扁的„„开门声响起,它半眯的眼睛刷地睁开,爸爸出门了,它跟在爸爸身后摇着尾巴,讨好地撒娇似的叫着。

它经常在街边溜达,有天晚上天黑了却没回来,我和妹妹担心地去找,老妈安慰说狗是认家的,只要认准这是它的家,不管多远,都会回来的,可第二天,第三天,还是没有它的影子,我们心急如焚,第四天一大早,门外传来熟悉的叫声和挠门声。

这次,爸爸并未阻拦我们放它进门。

后来在树叶渐黄,渐渐飘落的季节,它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离家出走”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不知它现在何处?是否安好?

常常想起它悲苦的吠叫,想起被打却不还口时的情景,不知爸爸是否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