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印象
初一 散文 2643字 1396人浏览 巨蟹猎人2

草原印象

近日与朋友及家人到内蒙古草原自驾游,路线:沈阳---通辽---乌兰浩特---呼伦贝尔(海拉尔)---满洲里,回程走阿尔山到乌兰浩特。此行横跨科尔沁、呼伦贝尔两大草原,行程3000公里。

蓝蓝的天,绿绿的草,白白的云,悠悠的曲,一望无际的原野上蒙古包错落有致,如繁星点点,风吹草低,牛羊闪现其间,这是我自童年起心中的草原印象。实际走一走,让我从根本上改变了看法,草原是个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是没到过草原的人根本无法想象的天地。

行至距满洲里大约200公里时,一片浓重的乌云从左前方移过来,阴森森,茫沧沧,大云团挟裹着小云团在空中翻涌,一会儿如巨浪升腾,携千钧之力气势磅礴地盖顶而下,一会儿如怪兽发怒,敞开血盆大口吞天噬地般扑面而来。方才还余明尚在天色,被它一步步挤压,从明到明暗各半直到宇宙尽皆浸入墨色,整个过程象慢动作般徐徐演绎,让你的心随之颤动。草原的云层极低,似乎就在你的头顶,就在你的眼前,坐在车里,仿佛是在走进云中,就如同被巨兽囫囵咽下身不由已地滑向那致命的消化器官。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亮得耀眼,同时把密云撕成两片。那闪电啊,完完全全

是在眼前迸发的,每一道都是。闪电的余光几乎都扫到了眉毛,让你不由自主地尖叫,恐怖的叫声不时在车内响起,同时,大家都心有余悸地拉住他人的手。

第二天雨过天晴,晴日里的云完全是另一番光景,躺在绿色的山坡上,你才知道什么是蓝蓝的天上白云“飘”, 那种飘是缓缓的,不是风的吹动,而是自由地游弋,那种飘是漫天的,不是一朵或几朵,是大兵团集中开进。草原的云是有层次的,有依旧低低的,有半空的,有与蓝天相拥的。低的,似乎在抚摸青山绿水,如果跑上山顶,挥动一方布制工具,你就会收获一袋如精细新棉花般的云彩;半空中的,犹如太平洋上的庞大舰队,行进在礁石隐现的海面上,既有“航空母舰”、“战列舰”、“巡洋舰”,也有“驱逐舰”、“护卫舰”以及小炮艇,这样威武雄壮浩浩荡荡的队伍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耀武扬威的感觉,那是在自己的领海、在和平的年代、在宽容和温和主宰人类思想的梦幻世纪才可能出现的阅兵表演。高空的,已经与蓝天融为一体,不知是蓝天有白云相伴,还是白云原本就是蓝天的一部分,抑或蓝天是白云的一部分。

天边的云更加奇异,草原与云海相接,仿佛天比地低,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大小冰山营造出晶莹、清爽的冰川世纪,你甚至能感觉到浸在水中的冰在静静地溶化,而冰峰在默默

地生长,和谐、有序、纯洁。也许生物产生之前的地球就是这个样子吧。

草原的雨是有性格的,果断、洒脱。说下就下,绝不拖泥带水,而且很少有渐进过程,下就一步到位,哪怕是小雨也是敞敞亮亮地兜头泼下。停自然更不会缠缠绵绵,绝对会象楞头青开车一样,一脚刹车踩死,让你在颤抖中驻足。

我们开车行驶在路上,赶上了好几场雨。有时是走着走着突然雨就下来了,等你准备好好欣赏一下雨中景色时,又从雨中冲出来了,就象从自动化洗车房出来一样。行进一会儿,远远发现前面象是挂起了一片珠帘,有一点点暗色,走近了才知道是在下雨,于是我们又一头扎进雨的怀抱。

草原的雨水是圣洁的,洒落在身上是那样的清爽,仿佛是长生天在为他的孩子在沐浴,不会象我们家乡的雨滴,落在身上就会留下一片污渍。

草原的温差很大。雨水在不同的时间里也同样冷暖不均。上午是凉凉的,象是在给你的皮肤擦清凉油;中午和下午是暖暖的,还带着淡淡的花草香,象是在家里冲淋浴;晚上可是冰凉冰凉,特别是天黑以后,不淋雨都哆嗦,恐怕没有人想在此时去试探淋雨的滋味。

到草原自然要欣赏草,否则就不能算真正到了“草”原。

去年我曾到通辽游玩,并且专程去参观珠日河牧场,可惜没有看到多少草,因为赶上了五十年不遇的一场大旱灾,零零落落的草株下大片裸露着黄色的沙土,仿佛到了戈壁滩。

今年,一路走着依然看不到梦中那茂密的草的原野,许多用木桩和带刺的钢丝围起来的挂着“保护”标志的地方,虽然长着还算多的草,但不高也不密,还夹杂着许多蒿,实在无法让人建立起草原的概念。倒是路两侧的大片庄稼生长得蛮茂盛的,我的心不断地降温,甚至发出“牧民变农民了吧”的感叹。

直到进入牙克石,一切突然改变了,我看到真正的草原啦。

车转过一道弯后开始顺坡下行,眼前的景色完完全全变了。漫山遍野都是一条条、一片片的墨绿色和金黄色,起初我还不以为然,以为又是玉米、小麦,直到走近了,看到收割一部分后暴露出的草原的“茬”,“天哪,这是草啊!”几乎全车人同时发出惊呼。“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歌声从每个人的心头响起。

草原的草绝不同于我们常见的家乡的草。首先它生长得格外密实,真是一棵挤着一棵,那情景就象“大跃进”年代人造的高产田。草高没膝,在这样的地方“跑”这个字是多余的,因为不可能,恐怕走都是件很费周折的事。令人奇怪

的是草如此厚密却不细弱,依然棵棵长得茁壮、挺拔。其次它生长得非常集中,有草的地方都是连成片的,随山顺势,看不到尽头,真有秋草与长天共一体的感觉。粗略看去,草有两种,一种是宽宽的叶围笼一根柔柔的茎,挺拔中带着妩媚,牛羊伸出软软的舌会很舒服地把它卷进口中,然后慢慢地咀嚼,那是很惬意的享受;另一种更有趣,着实让我们闹了一场笑话,它的样子看上去就是小麦,那种金黄色与成熟的小麦绝无二致,从看到它的第一眼开始,没有人不坚信它是小麦,直到当地人告诉我们它是草。这事足足让我们笑了好几天,尤其是当年下过乡的人自然成了首选的笑柄。

许多草已经被收割了,收割后的草不是散落在地上,也不是堆在一起,而是被卷成捆,看上去直径足有一人多高,长度估计有三米左右,整整齐齐,肯定是机械的工作成果,这一大捆足够百十只羊吃几天的了。

在科尔沁吃烤羊时,我们盛赞如此味美,大呼过瘾,当地人骄傲地说:你们沈阳的羊还能吃吗?这才是羊肉,没吃过科尔沁的羊肉,就是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羊肉香。在呼伦贝尔吃烤羊时,我们觉得比之科尔沁的羊肉还要香醇,当地人自豪地说:千万别跟我们提科尔沁的羊肉,他们的羊肉还能吃吗?世界上真正的好肉在呼伦贝尔,吃了你就忘不掉,吃几次你就不想吃其他地方的肉了。

呼伦贝尔的朋友真的不是在吹牛。那儿的烤羊肉我真的不知用什么样的语言能形容,所谓肥而不腻,在这儿体现得淋漓尽致,挂在架子上的烤羊,你用小刀削下一片,颤微微油水欲滴,非常肥,吃在嘴里却没有一点油的感觉,只觉得本醇香沁入心脾,欲罢不能。

我一直想去看看草原的羊到底是个什么样,可惜只是远远地望过几次,没机会近距离观察,甚为遗憾,下次去草原一定不顾一切地、首先去看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