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眠
初一 散文 999字 97人浏览 1192417991

当公寓住客的灯光逐渐稀落,远处有奢靡的霓虹逐渐升腾。白昼与黑夜交替着彼此的辉煌,困倦渐袭,生灵皆睡,人们沉浸于潜意识人们沉浸于潜意识编织的梦境之中。而我,在这浓稠的黑夜之中,独自清醒——未眠。

我很明白,我的失眠并不是一种症状,而是在极度缺乏安全感,或者孤寂状态下的条件反射。只是,这种反射越来越频繁,使我不得不正视它。那么好吧,现在是凌晨1时。我打开了这栋房子里所有的灯,坐在电脑前,戴着耳机,断断续续的打字。这是我消磨时光常用的办法,在睡不着的时候,写上一整晚的文字。

黑夜对于我来说是不错的调和,在此刻,许多白昼时潜伏的感情会在瞬间充斥灵魂,细腻的纹路被无限量的放大、膨胀。冲动如同潮水一般汹涌、翻腾。他们把这称之为灵感,我不以为然。这些海潮不过是我的情绪罢,我想要写成文字的感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耳机里单曲循环着原版的《加州旅馆》,这首歌不算动听,只是经典,非常典型的经典。朋友往往会因为它漫长的前奏,消沉的旋律,而显露烦躁。我对此只是无奈的笑笑,表示遗憾。《加州旅馆》是一种助燃剂,它强烈的颓废感,歇死里底的无力,会触动我心底很多东西。有些画面会在记忆深处倒带,那些被贴上封条,打上“生人勿近”的标签的软肋。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头晕,靠在椅背上,闭上眼,开始审视现在的自己。

觉得鼻尖有点酸涩,有一种名为悲伤的东西涌上来。可泛红的眼眶,却依然倔强地不愿湿润,有点自嘲的牵动嘴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没有了眼泪,三年前吧。那个时候与自己一时的赌气,把女孩子的利器不小心弄丢了呢。从最初的强迫隐忍,到如今的忘却,算是习惯的过程吧。时光的无情,让物是人非的感觉如此明烈,让我们不断地蜕。当真是极其残酷。

一直记得死党的评价,你就是个理智的疯子。当时很想给她一个拥抱,想说这么多年来,已经很久没有人给我如此满意的定位。终于只是淡笑,表示感激。现在,去了不同的班级,二楼与四楼的距离,终是再没有听到那句话……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时间觉得有些乱,起身去厨房泡了杯咖啡,关掉电脑。我知道自己无法再继续下去,钢铁森林中的霓虹开始晦暗。有炽热的朝霞在地平线绽放,渲染着灰色的云层,大片的玫瑰色加快了吞噬黑暗。

那么到此为止,我的失眠便结束了,新的忙碌又将开始。

站在汹涌的黑色人群里,耳边是呼啸的狂风。在这里,我会无助,会彷徨,会找不到归路。只能黑夜中,用那些空旷的时间,默默舔舐自己的伤口,自我安慰。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漫漫夜色中,我,未醒,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