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舞的乐趣
初二 散文 1133字 90人浏览 爱yuandajiaoyu

独舞的乐趣 (作者金韵蓉)

一个在英国工作时认识的日本女孩,今年39岁,下个月就要结婚了,嫁给在互联网上认识的美国男人,婚后就结束伦敦的工作,搬到芝加哥定居。她告诉我这个天大的好消息时,脸上满是幸福的喜悦。我小心翼翼地问她:互联网上认识的,你确信?她仍然幸福地笑着:“我都39岁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其实我和她并不太熟,没有到可以推心置腹的阶段,可是那天却也强烈地感染了她的喜悦,跟着开心得不得了。我知道她来自日本南部一个传统小城,大学毕业后就独自一人漂泊在瑞士、奥地利、伦敦之间工作;我也知道她虽然少小离家,却仍然维持着日本女子优雅的传统,见人一定深深鞠躬非常客气。因此听完了她如何命中注定地要嫁给这个人的故事之后,我不免八卦地再问一句:你父母一定高兴坏了吧?终于把你嫁出去了!她夸张地作了一个鬼脸,表示父母狂喜的程度。

她告诉我,35岁之前,妈妈几乎每周从老家打电话来逼婚,先是婉转试探,最后干脆威胁恐吓。可等她真正迈过了35岁,父母见看似无望也就认了,放手不再逼她,她自己在没有外力的压迫下也就慢慢地宽下心来。 她闪亮着已见眼角细纹的眼睛说:“我是过了35岁才真正开始享受生活并且认识和喜欢自己的。而且不怕你笑话,我甚至还觉得自己越来越好看了呢!”由于心情完全释然了,她因此不再诚惶诚恐地期待爱情出现,也不再自怜自艾地羡慕别人出双入对;她学会自己享受良辰美景,学会快乐地与自己独处,更重要的是,她学会安静下来倾听自己的声音。

而她那个有着严谨工程师性格的未婚夫,就是在远从芝加哥飞来伦敦见她一面之后,便无可救药地被她“阳光般的脸庞”给迷惑得一塌糊涂。嗯,一个大龄未婚女子要有像阳光般的脸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说这话时我真的看见她脸上绽放着光芒。她说自从决定潇洒过生活以来,便坚持每周固定上美容院保养皮肤;上健身房锻炼肌肉;上小馆子大吃大喝;只要朋友邀约吃饭,管他是不是电灯泡都尽可能美美地参加,她不容许自己(也不容许别人)同情她是寂莫而没人要的女人。因此,晴朗的心情才挣得阳光般的脸庞!

每年2月我写美丽笔记专栏时都会不免俗地和情人节有关。我知道情人节的应景文章该是美好的双人舞曲或两人深情款款的情歌对唱,写独舞的乐趣似乎有些煞风景和乌鸦嘴。可是如果你愿意往深层想想,就会明白如果能舞出绝美的单人舞,就能在这个基本功上舞出绝美的双人舞。我并非舞蹈专业,不知道如果独舞跳得好是不是能帮助双人舞也跳得好。我只是确信知道,如果你能在人生的舞台上,在看似孤寂的黑幕前、在强烈探射灯的光束下,眉眼生风、顾盼自得,独自舞出美丽的步伐和律动,你肯定就已掌握了倾听内在旋律的敏锐和收放自如的柔软,总有那么一天,当时候到了,你就能完美地舞出最合拍、最动人心弦的双人舞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