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上的“林黛玉 ”
高一 散文 1447字 752人浏览 李嘉伟LEO

我们班上的“林黛玉”

九(6)班 邓一凡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一班出宋江,二班出诸葛,三班出刘备,四班出林冲„„六班出黛玉„„”。仔细想想,我们班好像是有咧。

“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这是写《红楼梦》中林黛玉的吧。我怎么总觉得是在写我们班的“林黛玉”呢。她,是我的同桌,名叫苏雯雯。一位苗条美丽的女孩,一对清纯的眼睛上方,长的正是像林黛玉那样的罥烟眉。其眉略细,青悠悠的,又像刚出土不久的兰叶。除了相貌神态近似,她的聪慧和才情也毫不逊色。

没上初中的时候,就听我爸说:“余阿姨的女儿很有才,还特别爱看书。”我不以为然:“余阿姨的女儿,不就是那个叫苏雯雯的小姑娘吗,没什么了不起。”可是自从我来到实验初中,坐到我们班的“林黛玉”的旁边,才发现我是低估了她。她知道我知道的,更知道我不知道的。她阅读的书籍很广博,历史小说这种我辈眼中的无聊之物,她却如获至宝。

林黛玉琴棋诗画样样俱佳,我们班的“林黛玉”苏雯雯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最惊奇的是她写得一手好字。我总是能分辨出她的字迹,因为她的字绝对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字迹。如果把我的字迹拿去比——唉,不了,还是算了。这明显是伤自尊的行为。而且根本没有可比性。我还记得我曾经没有把她写的字和电脑打印的字区分开,不止一次。不过现在不会了。因为她的字越来越有自己的风格和韵味了,那就是别具一格“苏体”。

还记得那篇《梦想花开》吗?那是“林黛玉”的代表作,很轻松了上了校刊《二月风》,向全校师生直陈她“爱上作文”的曲折心路。她的考场作文,篇篇堪称佳作。期中考卷上一文,文质兼美,阅卷老师欣喜传阅,并报之以45分的高分。

她的口才,绝对是一流的。登上讲台,即兴演说,对她是小菜一碟。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来形容是不过的。前天的迎一检动员会上,她无纸无稿,在台上讲了二十分钟,不仅我辈听得津津有味,连列席

班会的聂老师和程班主任都情不自禁地鼓掌称快。

不过她其实还有一点很不像林黛玉。《红》著中的林黛玉“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我们班这位“仁女”绝对是外向型生命个体。而且你绝对不能用“娇弱”、“娇喘微微”这类的词形容她。她的身体素质绝对不是我们班女同胞可及的,长跑也是绝对的第一。

是的,她是仁女。她有一颗仁心。老班刚哥倡导全班同学“男学周蔚然,女学苏雯雯”绝对是睿智的。学霸周蔚然,期中全年级第一名,不用我说了吧。仁女苏雯雯,“仁”在把班级当成自己家般呵护,把同学当成自己兄妹般关爱。你看她红肿如馒头的左手腕,就是为班级荣誉而伤的。坐在她身旁,我倍感温暖。我想,同学们也会如此感觉。

老天,我实在琢磨不透女性人类这种有机综合体生物。她有时是那般文静柔美,用黛玉来形容绝不为过;有时活泼调皮,甚至来点儿恶作剧。聪慧、才情,集中在一个小女子身上,已经够奢侈够令人生羡了,偏偏还要加上一颗“仁心”,简直是神了。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六班,有福了!

“六班出黛玉,六班出黛玉„„”瞧,我又开始呢喃了。

评语:

‚一凡‛,当初父母以此命名的本意,是希望儿子成为一个平凡的人。‚事与愿违‛,上了初中的一凡已经‚不凡‛了。他会用很多个‚绝对‛来赞美班上的‚林黛玉‛,赞美上帝赐给六班的礼物。他不知道,他自己也是六班的‚宝贝‛,他被同学誉为‚我们班的‘史湘云’‛。他有更多值得点赞之处:他爽朗的笑,他的率真,他的才智,他的进取,他那颗小小的顽强不屈的心,还有这些稚气却不乏‚老练‛文字……

指导教师: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