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天边——新疆之旅
高一 记叙文 2294字 106人浏览 ie990521

去到天边

——新疆之旅

去到天边

——新疆之旅

去新疆是我儿时的梦想。

小时候,我们是大家庭,除了大姑已出嫁,二姑、三姑都还待字闺中。而家里的房间有限,所以自从妹妹出生,两岁的我便跟着二姑睡觉。那时候因为羡慕妈妈更疼更小的妹妹,我心里觉得二姑比妈妈还要亲。可是,在我不到4岁的时候,二姑却因为家乡人多地少而与一些同乡相约去了传说中只要肯开垦土地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新疆。二姑走了,我和妹妹哭了很多天,妹妹甚至于闹着非要二姑穿衣才肯起床,大人便逗我们说要把我们用包裹寄到新疆去,妹妹想了想说:“那不是没有懒了。”不足2岁的妹妹发音还不准,把脸说成了懒。我却私下里嘀咕:只要在包裹里放够了吃的东西,我才不怕看不见脸呢!明明是你们不肯花钱把我们寄去。等我长大了一定要自己买火车票到二姑那儿。

这个愿望我一直记在心里。中间二姑回来过几次,每次回来对于我们都仿佛是比春节更隆重的节日。而我们却一直没能够去看望她,一晃就是30多年过去了,我也离开了家乡求学求职、成家立业,要想出趟远门更不容易了。今年8月,先生单位组织去新疆学习考察,又逢女儿暑假,我便决定利用年休假自费随同前往,这才有了一家人的新疆之旅。 多年的夙愿终于梦想成真。

一、“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吐鲁番是我们到新疆的第一站。

“新疆是个好地方,天山南北好风光,„„”,70年代出生的女孩子常常踏着这首儿歌的节奏跳橡筋绳,那时候的广播里、收音机时经常唱的歌还有“吐鲁番的葡萄熟了”。孩提时代,我总是在歌声中想像二姑所去的新疆有多么新、有多么美,想像吐鲁番的葡萄有多么绿、有多么甜。当然,稍稍更事以后,克里木与阿娜尔罕的浪漫爱情更是随着“葡萄根儿扎根在沃土, 长长蔓儿在心头缠绕”的乐曲在我的心中氤氲荡漾。

8月18日下午4:30,从武汉搭上西去的列车,我们穿过秦岭,再越过陕西、宁夏的黄土高原进入甘肃的河西走廊。一路上窗外的风光不断变幻,从一片片绿油油的稻田,到植被茂密的崇山峻岭,从一望无际的向日葵、玉米地到罕见绿色的黄土高坡,我们对新疆的地貌已有所心理准备,但到了吐鲁番,身临其境,一望无垠的黑黄色的戈壁滩还是令我震惊了:黄沙、砾石、砂碛,寸草不生!

本来火车票是直接到乌鲁木齐的,为了避免走回头路,节约旅游时间,早点赶到二姑所在的和田去,我们就先在吐鲁番下了车。出站时已上午近9:00,要赶上签下午4:30去乌鲁木齐的最后一班车,我们只有包车跑马观花似地游览。

听出租汽车司机说吐鲁番站原名大河沿站,在南疆铁路修通之前大河沿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交通要道和集市贸易的重镇。隐约记得二姑每次回川都要在大河沿转车,那时候交通不便,早上便出门等车到晚上也不一定能赶上回他们建设兵团的车,有时候能搭上敞篷货车都算不错了。但我从来没有把艰苦的大河沿镇与美丽的吐鲁番联系在一起。

出了大河沿站,在基本上看不到行道树的戈壁公路上行驶了大约50公里,我们先到了吐鲁番市,然后就去交河古城(维吾尔语称雅尔果勒阔拉)。在路上,我想大河沿镇因之得名的大河应该就是交河吧,不由得心生向往。

古城位于市区以西10公里的雅儿乃孜沟30米的悬崖平台上,南瞰盐山、北控交河,地

势十分险要。古城四面环水,状如柳叶,为一河心洲,河流在城下交汇,故称交河。虽然是两条河水汇聚而成,但是你千万别根据南方河流的印象来想像交河,即使是交汇处,河水也很浅很浅,如果鸭子不是游而是走在水中,那水是连鸭子的腿也淹没不了的。

据记载交河古城南北长约1650米,东西最宽处约300 米,曾是车师前部王国的国都。交河城系车师人所建,建筑年代早于秦汉,距今约2000~2300年。现在的交河古城为唐代遗存,听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最古老也是保存的最好的土建筑城市。古城建筑布局别开生面,独具一格,中央有一连接南门和佛教大寺院南北向的子午大道,把古城一分为二,分为东区、西区。我们游览走的就是这条大道,不过已铺上了石板,可能是为了方便游客。据介绍,大道的北端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院,并以它为中心构成北部寺院区。城北上还建有一组壮观的塔群,可能是安葬历代高僧的塔林。西区为手工作坊和居民住宅区,东侧为官署区和军营。然而,我实际上什么也分辨不出来,映入眼帘的只有黄土垒成的残垣断壁,看不出官署与民居、军营与作坊有什么不同。我想是岁月的风沙消弥了差异,也许只有时间能真正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吧,剔除了墓葬的不同,当年的达官贵人和贫民乞儿今天同样变成了一堆白骨。作为非专业人员,我的眼睛能看到的是东南方的一座曾经宏伟的地下宅院,院内有一口汲水的井,还有一个纺车模样的东西。宅院顶上有天井,天井东面,设有四重门栅,天井下面,还有地道与南北大道相通。我猜测,这若不是官署衙门至少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了。 资料上说交河古城是一座佛城,尽管我是一个考古盲,辨不出山门、大殿、塔林、僧房、钟楼、鼓楼与普通庭院的区别,然而当我站在交河崖岸的故城顶上,极目四周或高或低矗立的颓圯的黄色土墙,还是异常震撼。 几千年前的车师人就是在这里劳作生息、养儿育女!他们中许多人也许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茫茫黄沙,是什么令这座城池颓圯废弃,又是什么令他们或者举族迁徙或者灭亡。这里的居民原来是虔诚的佛教徒,为什么现在信奉的都是伊斯兰教,是居民改变了信仰,抑或是因为一个部落对另一个部落的征服?西北边地的人们凭着吃苦耐劳的韧性,克服了异常艰苦的自然条件顽强地生存下来,可人与人之间,部族与部族之间为什么还要无休止地征战?古代的战火之后尚有城市的遗存,几千年后我们今天的城市是否会连遗存也无迹可寻?也许,人的敌人不是自然而是人自身„„

(今天累了, 有空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