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的葡萄树伴新中国成长
初一 记叙文 1532字 92人浏览 只生忧叹

我的家乡山东省平度市乔家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林果之乡,一进村庄,放眼望去,家家户户房前屋后都种植了大大小小、种类繁多的葡萄树,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到了秋天硕果累累,美不胜收,也为乡村增添了一道道亮丽的风景,曾令多少游人和周遭乡村百姓羡慕不已。

每当中秋时节回到家乡时,我总爱漫步在自家庭院中,一一欣赏着庭院里那琳琅满目的葡萄树,品种各一,五彩缤纷,沉甸甸的葡萄挂满了枝头,压弯了葡萄树的腰,每当这时,我内心深处便会涌动起迎接丰收的欣喜之情。欣喜之余,我会特别关注那棵既古老而又生机勃勃的葡萄树,那棵给我味蕾留下涩、酸、甜记忆的葡萄树。儿时曾记得,到了大约七、八月份,全家大人孩子嘻嘻哈哈地围坐在葡萄架下,乘凉、喝茶、赏月、聊天,享受着葡萄架下的天伦之乐,那是另一种浪漫,天空中皎洁的月光斜照在熟透了的葡萄上,约明约暗,一嘟噜一嘟噜鲜艳的葡萄,似玛瑙,像珍珠,煞是好看,特别诱人,仔细端详着剪下一嘟噜沉甸甸齐整整的葡萄,细细品尝,酸甜可口,沁人心脾,感觉味道好极了,心情自然好极了,油然萌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曾给我的童年、少年带来多少欢乐、多少收获。即使现在想来,虽说离家这么多年了,还总有那么一点让人回味无穷的感觉,这棵葡萄树让我产生美好的回忆,给我带来一种美好的精神享受,如同长在了我的心中。

我家的这棵葡萄树在全村也是很有名气的,到我家玩耍的人总会绕着葡萄树桩品评一番,它在树龄上仅逊色于1983年《人民日报》曾刊登过我村的那棵120年的葡萄树,但从传奇色彩上讲却一点儿也不逊色,听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讲,我家这棵龙眼葡萄树,是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就栽下的,寓意是,有了新中国,才有了它的新生,它也不负众望,伴随着新中国一步步成长。从一棵稚嫩的幼苗,一年一年,几度春秋,历经风霜雪雨,从幼小走向成熟,从成熟走向苍老,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树已长成枝繁叶茂的大树,伴随着共和国度过了66个春秋,现在直径有20多厘米,弯弯曲曲的枝叶搭在铁丝、石条布成的网架上,循着铁网横向迅猛地生长,尽管每年都要修剪,但还是几乎占满了庭院。

每当想到这棵葡萄树,我仿佛觉得,它不仅仅是一棵葡萄树,它的成长过程,更象征着艰难困苦、奋力抗争的一代人,现在看上去,虽有些树皮已经剥落,树干已显苍老,这是半个多世纪无情岁月的侵蚀所留下的痕迹,但仍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生命力极旺盛。这是由新中国培育的奋发抗争的一种力,它也像北方的农民,虽然生长在极普通、贫瘠的环境里,但靠着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实现着自身的价值,也见证着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不断发展变化的时代,富有时代的纪念意义,就说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吧,因闭关自守,这棵葡萄树今年看看这样,明年看看还是这样,始终老样子不变,保持着单一龙眼的品种,一年又一年,随着时间的推移,尽管树越来越粗,产量也越来越高,但经济收入始终上不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也吹绿了一个个农家小院,从此带来了思想的大解放,家乡从各地纷纷引进了很多葡萄树苗,国内国外的品种都有,颜色赤橙黄绿兼备,色泽鲜艳,味道好,产量高,受改革开放新思想的影响,父亲也把这棵葡萄树改枝换头了,老树植新芽,生新枝,结新果,把它嫁接上了红提、红意大利、泽山一号等六、七个品种,

有些洋名字我至今也记不清,由单一化向多元化发展,如今,我家的葡萄树仍是这棵老树干,新枝勃发,焕发了生机和活力,秋天的葡萄架下,品种各异,呈现出多彩的世界,细细品味着各个品种的葡萄,尝到了改革开放的甜头,从嘴里甜到心里,新品种的引进,价格也猛增,原来每斤葡萄卖1元、2元钱,现在每斤都卖到3元、4元多,经济收入也逐年增加,收获的不仅仅是葡萄,更是一种好心情,收获的是一种新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