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
五年级 记叙文 11564字 261人浏览 落雪的祝福

1.饮湖上:在西湖的船上饮酒。2. 潋滟:水波荡漾、波光闪动的样子。

3. 方好:正显得美。 4.空蒙:细雨迷芒的样子。5. 亦:也。6. 奇:奇妙。7. 欲:可以;如果。8. 西子:即西施,春秋时代越国著名的美女。9. 总相宜:总是很合适,十分自然。

晴天的西湖,水上波光荡漾,闪烁耀眼,正好展示着那美丽的风貌;雨天的西湖,山中云雾朦胧,缥缥渺渺,又显出别一番奇妙景致。我想,最好把西湖比作西子,空蒙山色是她淡雅的妆饰,潋滟水光是她浓艳的粉脂,不管她怎样打扮,总能很好地烘托出天生丽质和迷人的神韵。

在西湖上饮酒欣赏开始晴天和后来下雨景色

波光荡漾闪烁晴天刚好雅致,

山雾朦胧漂渺雨中也很美妙,

我想把西湖比作是美女西施,

淡描浓施都是那么美丽宜人。

在晴日的阳光照射下,西湖水波荡漾,闪烁着粼粼的金光。风景秀丽;在阴雨的天气里,山峦在细雨中迷蒙一片,别有一种奇特的美。如果要把西湖比作美女西施,那么晴朗的西湖就如浓妆的西施,而雨天的西湖就像淡妆的西施,都是同样的美丽无比。

苏轼于神宗熙宁四年至神宗七年(公元1071-1074)在杭州任通判,曾写下大量有关西湖景物的诗。西湖,在杭州市西,周长十五公里,三面环山,东侧是冲积平原。湖中有苏堤、白堤,分水为里湖、外湖、后湖,以十景驰

名中外。十景中的「苏堤春晓」即因苏轼而来。他在杭州任官其间,疏导了西湖,灌溉了民田千顷,并筑堤防洪,当地人即称之为「苏堤」。此诗作于熙宁六年(公元1073),是他题咏西湖的诗歌中最有名的诗歌。《饮湖上初晴后雨》共两首,这里选的是第二首,因为最为脍炙人口而选留广为流传。缘此西湖也叫西子湖。原作第一首是:“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是写西湖水仙庙景色。

苏轼曾两次在杭州做官。第一次是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任杭州通判。第二次是元祐四年(1089),任知州。杭州美丽的湖光山色冲淡了苏轼内心的烦恼和抑郁,也唤醒了他内心深处对大自然的热爱。初到杭州,他便情不自禁地赋诗道:“未成小隐聊中隐,可得长闲胜暂闲。我本无家更安往,故乡无此好湖山。”这“湖山”,应该首推江南韵味最浓、人文气质尤胜的西湖吧。

西湖的胜景美名,与苏轼分不开。任知州期间,为解决西湖淤塞的问题,他主持了疏浚整治工程,以淤泥水草筑堤,堤旁遍种花木;一到春季,桃红柳绿,莺飞草长,晓雾景韵尤其动人。这条堤后来就被称为苏堤,又叫苏公堤。“苏堤春晓”亦被誉为西湖十景之首。

苏轼写下了许多有关杭州和西湖的诗篇,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作于宋神宗熙宁六年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雨亦奇

从诗题可知,诗人在西湖饮酒游赏,开始时阳光明丽,后来下起了雨。两种不同的景致,让他都很欣赏。他说:天晴之时,西湖碧水荡漾,波光粼粼,风景正好;下雨时,西湖周围的青山,迷蒙苍茫,若有若无,又显出另一番奇妙景致。“潋滟”,波光闪动。“空濛”,烟雨迷茫。这两个词都是

叠韵词,增强了诗歌语言的音乐性。

这里,诗人既写了湖光,又写了山色;既有晴和之景,又有雨天之韵,可以说内容是很多的。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又很笼统,因为这两句并非只适用于西湖。其实,这正是诗人笔法高妙之处。西湖很美,但究竟美在哪里,怎样美法,恐怕没人说得清。如果具体地描绘景物,可能会有个别精彩之句,但总失之太实、太具体,不能传达出西湖给人的整体印象。苏轼这两句有高度的艺术概括性,同时又很形象、很传神,想象空间很大,将“西湖即是美”这一人们共有的感受用诗的语言表述出来。同时,这两句也反映出诗人开阔的胸襟与达观自适的性情。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子”即西施,春秋时越国有名的美女。无论是淡雅妆饰,还是盛装打扮,西施都一样美丽动人;如果把西湖比做西施的话,那么不管是晴是雨,是冬是春,它都同样美不胜收。

以绝色美人喻西湖,不仅赋予西湖之美以生命,而且新奇别致,情味隽永。人人皆知西施是个美女,但究竟是怎样的美丽,却只存在于个人心中。而西湖的美景不也是如此吗?采用这样的手法,比起直接去描写,不知要节约多少笔墨,而它的寓意却丰富深刻得多。它对读者不只诉之于感受,同时也诉之于思考,让读者通过自己的想象去发挥诗的内涵。这一出色的比喻,被宋人称为“道尽西湖好处”的佳句,以致“西子湖”成了西湖的别名。也难怪后来的诗人为之搁笔:“除却淡妆浓抹句,更将何语比西湖?”(宋人武衍《正月二日泛舟湖上》)

这首诗概括性很强,它不是描写西湖的一处之景、一时之景,而是对西

湖美景的全面感受。这首诗的流传,也使西湖的景色增添了光彩。

苏轼是林语堂非常喜欢的一位诗人。关于这首诗,林在《苏东坡传》中说:“西湖的诗情画意,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苏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尽其才„„诗人能在寥寥四行诗句中表现此地的精粹、气象、美丽,也颇不简单„„公认为表现西湖最好的诗,就是苏东坡写西湖的这一首。”

杭州西湖之美,名扬天下。自苏轼咏出“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装浓抹总相宜。”的千古绝唱之后,西湖风光便以“晴好雨奇”闻名于世。

西湖,三面环山,中涵绿水,以白堤、狐山、苏堤、金沙堤和花港观鱼、定香桥为分界线,把整个西湖分为外湖、里湖、岳湖、西里湖和小南湖5个小湖。西湖的美,不仅在湖,还在于山,湖山映衬,相得益彰。西湖三面环山成马蹄型,山体林木组成了一道绿色屏障,层峦叠翠中又深藏着数不尽的幽谷清泉,佛寺洞穴。

人们喜欢晴天春游西湖,是因为晴日的西湖景色特别俏丽:湖上波光潋滟,湖堤杨柳吐丝,湖边桃花绽放,众山层层染翠,真是“一湖春水窥山影,十里初阳上柳梢。”其实,雨中的西湖更迷人,许多人喜欢雨中西湖的那份清静、朦胧。西湖的春雨,似竹帘挂空,模糊了山水桥路的轮廓;雨中的西湖,似笼罩薄纱,湖山在低云浓雾中若隐若现,庭榭楼阁飘渺其间,竹木花草含羞滴“露”„„。

坐在望湖楼中聆听细雨的沙沙声,这种朦胧美,一定会令你心醉的。宋代武衍的《泛舟湖上》:“春雨漠漠雨疏疏,小艇冲烟入画图。除去淡妆浓

抹句,更将何语比西湖。”此诗不仅写出了雨中游西湖的乐趣,同时对美如画图的景致赞叹不已,简直到了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地步。

北宋诗人苏东坡《饮湖上初睛后雨》诗:“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总相宜。”这位大诗人刻画西湖的美,就着重抓住西湖“初睛后雨”这两种含有不同意蕴的景象进行渲染,既描绘出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明朗美,又刻画出西湖“山色空濛雨亦奇”的朦胧美,使美丽的西湖显得更为明媚多姿和妩媚多情,具有了可以与大美女西施“淡妆浓抹总相宜”的完美的美相媲美的天生丽质与雅趣风韵。倘若诗人只描绘出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明朗美,而没有刻画出西湖“山色空濛雨亦奇”的朦胧美,那么,西湖也就不会有西施“淡妆浓抹总相宜”那样完美的美了。这表明,朦胧美的创造和表现,对塑造完美的艺术形象和创造完美的艺术意境,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因此,谁在这个不可忽视的地方忽视了不可忽视的朦胧美的创造和表现,只会严重影响他所创造的艺术形象与艺术意境的完美。

王朝云天生丽质,聪颖灵慧,能歌善舞,虽混迹烟尘之中,却独具一种清新洁雅的气质。宋神宗熙宁四年,苏东坡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被贬为杭州通判,一日,他与几位文友同游西湖,宴饮时招来王朝云所在的歌舞班助兴,悠扬的丝竹声中,数名舞女浓妆艳抹,长袖徐舒,轻盈曼舞,而舞在中央的王朝云又以其艳丽的姿色和高超的舞技,特别引人注目。舞罢,众舞女入座侍酒,王朝云恰转到苏东坡身边,这时的王朝云已换了另一种装束:洗净浓装,黛眉轻扫,朱唇微点,一身素净衣裙,清丽淡雅,楚楚可人,别有一番韵致,仿佛一股空谷幽兰的清香,沁入苏东坡因世事变迁而黯淡的心。此时,

本是丽阳普照,波光潋滟的西湖,由于天气突变,阴云敝日,山水迷蒙,成了另一种景色。湖山佳人,相映成趣,苏东坡灵感顿至,挥毫写下了传颂千古的描写西湖佳句: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诗明写西湖旖旎风光,而实际上寄寓了苏东坡初遇王朝云时为之心动的感受。朝云时年十二岁,虽然年幼,却聪慧机敏,由于十分仰慕东坡先生的才华,且受到苏轼夫妇的善待,十分庆幸自己与苏家的缘份,决意追随东坡先生终身。朝云与苏轼的关系很奇特。她与苏轼共同生活了二十多年,特别是陪伴苏轼度过了贬谪黄州和贬谪惠州两段艰难岁月,但一直没有苏轼夫人或妻子的名号,只是到了黄州后才由侍女改为侍妾。

苏子曾这样描述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水光潋滟方晴好”,这自不待言,阳光下的荡漾水波很亮丽迷人,但阴雨天下的迷蒙山峦也有一番别样的风味。这里不才就斗胆借用东坡先生的诗句了,“山色空蒙雨亦奇”,我想就是烟雨下的这般花江,她是如许的恬静,如许的梦幻,如许的美丽,美丽得让人无限回味,回来的时候感觉就如时空转换般,当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啊!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面对自然界的风雨阴晴,苏轼表达出来一种坦然、旷达、一种乐观的情怀。其实苏轼这个人,他不仅面对自然界的风雨阴晴、气候变化是这样,对于人生他也是这样。大自然阴晴不定、变幻莫测,其实人生也充满了这种不测风云、旦夕祸福。只有保持一种旷达的、开阔的胸襟,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情,以不变应万变,才能够从阴晴

不定、风雨莫测当中体会自然山水之美,才能够随时发现山水的美、自然的美,随时得到自然界的馈赠,或者说随时发现人生的一种美。这也是苏轼能够随时随地的自得其乐、发现生命的意义、享受生命的这样一种胸怀的表现。这也正是这首山水小诗给予我们的一点人生的启迪吧。

苏轼于神宗熙宁四年至神宗七年(公元1071-1074)在杭州任通判,曾写下大量有关西湖景物的诗。西湖,在杭州市西,周长十五公里,三面环山,东侧是冲积平原。湖中有苏堤、白堤,分水为里湖、外湖、后湖,以十景驰名中外。十景中的「苏堤春晓」即因苏轼而来。他在杭州任官其间,疏导了西湖,灌溉了民田千顷,并筑堤防洪,当地人即称之为「苏堤」。此诗作于熙宁六年(公元1073),是他题咏西湖的诗歌中最有名的诗歌。《饮湖上初晴后雨》共两首,这里选的是第二首,因为最为脍炙人口而选留广为流传。缘此西湖也叫西子湖。原作第一首是:“朝曦迎客艳重冈,晚雨留人入醉乡。此意自佳君不会,一杯当属水仙王。”是写西湖水仙庙景色。

这是一首赞美西湖美景的诗,也是一首写景状物的诗,写于诗人任杭州通判期间。原作有两首,这是第二首。

其中首句“水光潋滟晴方好”描写西湖晴天的水光:在灿烂的阳光照耀下,西湖水波荡漾,波光闪闪,十分美丽。次句“山色空蒙雨亦奇”描写雨天的山色:在雨幕笼罩下,西湖周围的群山,迷迷茫茫,若有若无,非常奇妙。从题目可以得知,这一天诗人在西湖游宴,起初阳光明丽,后来下起了雨。在善于领略自然美景的诗人眼中,西湖的晴姿雨态都是美好奇妙的。“晴方好”“雨亦奇”,是诗人对西湖美景的赞誉。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两句,诗人用一个巧妙而又贴切

的比喻,写出了西湖的神韵。诗人之所以拿西施来比西湖,不仅是因为二者同在越地,同有一个“西”字,同样具有婀娜多姿的阴柔之美,更主要的是她们都具有天然美的姿质,不用借助外物,不必依靠人为的修饰,随时都能展现美的风致。西施无论浓施粉黛还是淡描娥眉,总是风姿绰约的;西湖不管晴姿雨态还是花朝月夕,都美妙无比,令人神往。这个比喻得到后世的公认,从此,“西子湖”就成了西湖的别称。而且二者同处吴越地区,所以运用这个比喻。

烟雨江南,惹人牵挂的无过于风光旖旎的西湖。

西湖旧称武林水、钱塘湖、西子湖,位于杭州市之西,自宋代开始通称西湖。三面云山,一水抱城,山清水秀,风景如画。椭圆形的湖体似明镜辉映,云淡风轻,长天如洗;5.06平方公里的水面,尽见草长莺飞,画船笙歌。苏堤和白堤将湖面分成里湖、外湖、岳湖、西里湖和小南湖,如锦似绣的五块剪裁出西湖靓丽的衣裳。映阶碧草,夹路山花,泉歌叮咚,鸟语啁啾,峥嵘亭阁,清幽池沼,处处堆垒起流光溢彩的娇艳和明媚,一山(孤山)、两堤(苏堤、白堤)、三岛(阮公墩、湖心亭、小瀛洲)、五湖(外西湖、北里湖、西里湖、岳湖和南湖)、十景(曲院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雷峰夕照、南屏晚钟、花港观鱼、苏堤春晓、双峰插云、三潭印月)构成了倾倒天下的国色天香,情桥、恨塔、乐泉、怒涛酿就了牵动古今的梦萦魂绕。

西湖之美在湖,也在山。环绕西湖,西南有龙井山、理安山、南高峰、烟霞岭,大慈山、临石山、南屏山、凤凰山、吴山等南山诸峰,北面则有灵隐山、北高峰、仙姑山、栖霞岭、宝石山等北山诸岭,虽然山的高度都不超

过400米,但峰奇石秀,林泉幽美。虎跑、龙井,玉泉等名泉深涧奔腾喧虺,烟霞洞、水乐洞、石屋洞等洞壑境秀神奇。它们像众星拱月一样,捧出风韵绝世的西湖。风幕云幛,珠帘玉带,烟柳画桥,长亭短榭,万千姿态、蔚然奇观。李奎在《西湖》诗中描绘“锦帐开桃岸,兰桡系柳津。鸟歌如劝酒,花笑欲留人。钟磬千山夕,楼台十里春。回看香雾里,罗绮六桥新”,欧阳修曾把杭州和扬州相比:“菡萏香消画舸浮,使君宁复忆扬州。都将二十四桥月,换得西湖十顷秋”。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更是直截了当:“天下西湖三十六,就中最好是杭州”。再好再美的言辞说不尽西湖的旖旎风光: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柳掩桃迎,画船笙歌,烟雨台榭;夏时荷花映日,莲叶接天,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秋天则层林如染,金桂飘香,秋涛卷雪,平湖秋月;冬日则暗香浮动,疏影横斜,断桥残雪,远山凝黛。古往今来,只有苏东坡的《湖上初雨》才写出西湖的天生丽质和动人神韵,被公推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西湖千古绝唱:“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明珠自天降,龙飞凤舞到钱唐”,一则古老的神话把西湖美景说成地设天造。其实一万二千年前,杭州还是一片波涛接天的大海,西湖则是一个与钱塘江连成一片的浅海湾。以后由于泥沙的沉积,大海终于被隔断,渐渐演化成为一个地质史上的“瀉湖”。而后的千百年中,西湖承受了山泉活水的养育、历代人工的疏浚,造就了西湖的千媚百娇。从山洪冲积的瀉湖到波光涟漪的西湖,西湖之所以能够众废独存,恰恰是因为它最后能冠上西湖这个名称,得益于钱唐,也就是今天的杭州的历史发展。杭州是一座有悠久历史和文化的古城,早在四千多年前,杭州的先民已在此繁衍生息,披荆

斩棘,筚路蓝缕,渔沼滩涂始成鱼米之乡。周代之前,杭州属于“扬州之域”。春秋时,这里曾是吴越争霸的疆场。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杭州设县治,始称钱唐,属会稽郡。南北朝时改县为郡,号称钱唐(唐时因为避讳,改“唐”为“塘”)。隋代开皇九年(公元589年),钱唐郡改称杭州。到了唐代初期,杭州日见繁荣,居民已达十万之众。历史上有过不少贤人治理西湖的记载,李泌、白居易、苏东坡、杨孟瑛、李卫、阮元,但都是在唐代之后。唐朝大历年间,李泌来杭州任刺史,开六井,引西湖水入城,使杭城饮水摆脱了东海咸潮的威胁。长庆二年(公元822年),诗人白居易任杭州刺史时,“政平讼简。贫民有犯法者,于西湖种树几株;富民有赎罪者,令于西湖开葑田数亩。历任多年,湖葑尽拓,树木成荫”,前贤开拓,后人创继,天功人力,西湖从此名扬天下。

苏东坡将西湖比作西子,是因为西湖的美丽。西湖诚是一位“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绝色美人,但她不是一位“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后宫佳丽,也不是一个“待儿扶起娇无力”的闺阁慵懒,她是一位冰清玉洁、光彩照人的奇女子。灯红酒绿、画船笙歌不过是她的绮罗衣裳。西湖正是《卧薪尝胆》传奇中的越女,湖光山色滋润着她的花容月貌,天地正气却赋予她侠骨柔肠。柔情似水的妩媚绻缱,气壮山河的刚烈坚强,正是西湖难得的气度和品格。栖霞岭下,君不闻“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满江红》歌声激越?三台山前,君不见“国破家亡欲何之,西子湖头有我师。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诗意慨慷?西泠桥下,一湖春水映照着“鉴湖女侠”的飒爽英姿,太子湾前,满目青山犹记章太炎“粪土当年万户侯”的风流倜傥„„湖山涵涌英雄气,碧血丹青

万古流芳。清代才子袁枚诗曰:“江山也要伟人扶,神化丹青即画图。赖有岳于双少保,人间始觉重西湖”,诚哉斯言。

北宋的大文豪苏东坡写西湖,曾经有一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他的描述既有对西湖的赞美之情,更有对女人一种接近天然之美的由衷感叹。在他的眼中,女人如西湖,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种本色、纯净的美。可见,在古人的心目中,男人眼中的女人是清新的,有着春雨的缠绵,有着春风的柔和,更多的是感官上的怡悦。女人之美在于淡然的有韵味的遐想。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西湖的美在文人墨客的诗句里被描绘得淋漓尽致,但我所向往的西湖,并不仅仅是美丽的风光和青青的湖水,对我魂牵梦绕的还有西湖边上与风景相映成趣的动人故事和美丽传说。好象一幅山水画中总要有点睛之笔才突兀表现出某种特色,才不至于被千篇一律的平淡所埋没。西湖的故事在我心里便是如此,为清丽的山水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从而使青山秀水有了烟火气,有了人文的色彩,当然更有了飘摇千年的婉约和神韵。

去西子湖畔好象去赴一个千年约定,美丽而神圣。沿着长长的苏堤一步步接近梦里的天堂,我知道这样地小心翼翼是怕惊扰了一泓清梦。苏公堤上杨柳依依,可惜来的不是时候,如果是春暖花开时,一定是杨柳青青江水平,桃红柳绿,莺歌燕舞,人面桃花相映红。我来西湖已是夏末秋初,清风徐来,依然醉人心脾。当年的苏堤和白堤本是兴修水利,为民造福,时至今日,却是游人如织,美丽如画。我们踏着文人墨客的足迹在西子湖畔寻找一些往日的容颜,唐朝明月宋时风,历史的古韵和清丽的诗篇浣洗着这片美丽的山水,

也涤荡着我们在繁华喧嚷中疲惫的心灵。喜欢漫步在苏堤上的感觉,碧绿的湖水微波荡漾,就像心底不可抑制的快乐和微笑。西湖就像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渐次晕染开来,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让一片山水熏陶着眼睛,滋润着心灵。

阳春三月,正在绿柳抽穗的时节,无意偶至江南,邂逅西湖,烟雾中似曾相识,虽是来去匆匆却难释情怀,作此文记之。

一代诗词大家苏东坡有诗: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那日西湖正值雾起之时,又及初春,这时节的她应是“淡抹”吧,两岸垂柳妩媚配樱花点点--清秀、淡雅、落落大方。当地人素有:“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及雪湖”的说法,可无雪却有雾,似梦似幻,悄添韵致,悠然脱俗。 西湖景致处处都有如诗美名:春晓苏堤秋映月,夏采风荷冬赏雪,夕照雷峰晨观鱼,柳浪闻莺晚听钟。如此景致养得苏小小这样至情至性,才貌绝代的女子也就在情在理了。

久闻西子湖畔西泠桥头的那段旷世情缘,正想着,就行至了苏阮邂逅的石桥之上。“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若不是那倾世惊艳的一笑,若不是那温婉绝尘的一瞬相视,如何得来这千古名句,如何让世人明了情为何物,是这个才情绝代的女子让每颗贴染凡尘之心终于体悟“倾情”二字!

看断桥虽无残雪,亦美;泣苏阮凄婉倾情,心溶。下江南,有诗云: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此行,未闻南屏晚钟幽扬,来不及苏堤漫步,临别,心中默许:我会与你重逢!再来,断不能行色匆匆,误了西子的美,负了江南的情。定要漫步苏堤、聆听晚钟;晨品龙井、暮采风荷;夕赏雷峰、夜观

映月;还要拣一个微雨午后去看望苏小,倾听风中传来她悠婉琴呤。

也许前世,我居江南,来时竟有些近乡情怯,去时似一段未了情缘,任由无尽的不舍浸在未稠的江南烟雨中......

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苏轼一句经典无二的诗句,让无尽的尘世对之神往,那西子的绝色天姿,更让它水光潋滟,山色亦奇。

当年苏轼25岁从眉山出蜀考取进士,30多年功名累官至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礼部尚书,一任豪放的他禀性不能移,既不苟同于当朝宰相王安石新法的“不能便民”,遂不容于朝廷自求外放,得任杭州通判3年,公余闲暇他早晚淫浸于西湖烟波的精灵曼妙,才可在“大江东去”的豪迈之上,吟诵出如此粉黛著色的神来佳句。

西湖本就是一首诗,一幅画,一个婉约动人的美丽故事,只要你来到这里,无论是阳春三月,还是莲接碧天的夏日,抑或是月浸三潭的秋天,更遑论梅花疏影横斜后的香雪冬季,你都将会为之倾倒,为之惊叹,为之心醉神迷,无须半分月色,便以为已走入了陶公渊明设想中的世外桃源里 西湖的一年四季,春夏秋东都有独特的韵味。

春天,你可以漫步苏堤领略苏堤春晓,欣赏柳岸闻莺; 你会感到生命充满了活力!盛夏,你不妨坐在南山路杨公堤侧浓荫下的长椅上,幽闲的欣赏花港观鱼; 赏看灿烂的百花,五颜六色的锦鳞畅游; 还可以去曲院风荷,静享夏季和风吹动那飘逸摇曳,丰腴超俗的荷兰,一片的碧绿中,粉红、清白的荷花、亭亭玉立的荷藕,几十亩的水面上,满铺着绿绿的荷叶,层层点缀着盛开的荷花,清新超凡,偶尔几艘小木舟划过,那摇橹的恰恰是个身着蓝花小

褂,白色灯笼裤的江南小妹,还悠悠地唱起江南采莲的小调,那个情景,那个氛围,简直是仙境现前啊!

盛夏的西湖,象娃娃的脸,一会是晴空万里,清澈透明得能看见远处山峰里的亭子; 一阵和风拂面,不消一会,薄雾冥起,西湖水面上微波荡漾,薄雾冥冥;

一会阴云密布,雨中的西湖景致更加淋漓畅快!躲在平湖秋月亭里,看见哗哗的雨倾在湖面上,湖面上瞬间起了一层雨烟,远山罩在灰灰朦朦的雨雾中。

秋日,你可领略到西湖有着独特的秋韵!

尤其是深秋的湖色,要属那数百亩的荷塘。

黄昏时分,漫步于曲院风荷,偶遇奇景使我惊呆了!绕过一条弯弯的小径,眼前凸现方圆万亩的荷塘,好一片深褐的残荷!与周围绿柳红枫交相辉映,那拱形的小桥、树影倒映在湖面上,就是天然的图画!几个摄影师正专注于三脚架上炮筒式的镜头,正在取景构图。我过去凑了凑热闹,感觉他的残荷的构不图真是很奇妙。残荷一般入画都取抱残守缺之义,内含道家哲理,往往寄托艺术家独自的精神追求。

冬天,要等待瑞雪的悄然来临再看西湖,玉树琼妆,尤其是那断桥残雪便脱颖而出了!要是清晨的雪,好一派的银装素裹,分外妖娆!简直就是玉西湖!

西湖是杭州最著名的风景区,从天空中往下看,西湖像一盆秀美的山水盆景。

阳春三月春风和畅,白堤和苏堤上的柳树抽出新的枝条,长出了嫩绿的

叶子,垂下的柳枝随风飘动,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用秀发遮住了自己的脸蛋儿。沉睡了一个冬天的桃树也醒了,枝间绽放着红色或粉色的小花,花香四溢,沁人心脾。桃红柳绿,使人感到春意盎然,正是欣赏苏堤春晓的好时光。 初夏期间,西湖边的树变得苍翠茂盛,郁郁葱葱。阳光像一把利剑,透过密密层层的树叶,在平坦的柏油马路上撒下点点碎金。这时在曲院风荷的凉亭里悠闲地观赏婀娜多姿的荷花是再好不过了。站在湖边放眼望去,荷叶一片挨着一片,密得像一块绿色的绒毯。亭亭玉立的荷花,有的争奇斗艳,展示自己美丽的容颜;有的含苞欲放,白里透红,美不胜收。

凉风送爽的秋季,枯叶似一只只黄蝶飘落下来,给大地铺上了一层金毯。满觉陇的桂花正开得茂盛,金黄色的金桂、白里透黄的银桂和开放着黄色小花的四季桂竞相开放,香气袭人。在皓月当空的夜晚,来到平湖秋月欣赏西湖的夜景:只见水色天光、交相辉映、月光如泻。错落有致的叠石、月色下的人影、石影、树影,重重叠叠,饶有情趣。

冬天降临了,白雪落在大地上,整个西湖成了粉妆玉砌的世界。断桥上也覆盖着厚厚的雪,每当瑞雪初晴,桥的阳面冰雪消融,阴面还是铺琼砌玉。这时在宝石山上登高远眺,就像桥与堤隔断,这就是断桥残雪。

著名诗人苏东坡这样赞美西湖: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西湖在春夏秋冬、阴晴雨雪等不同季节、不同天气下有着千变万化、神奇秀丽的自然景观,美得让人心醉。西湖就像一颗明珠吸引了许许多多的游客,使杭州成为中外闻名的风景旅游城市。 茫茫西湖,水天一色。渐渐地,雨变得丝丝柔柔,缠缠绵绵。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也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人们都说,晴西湖不如雨西湖。雨中的西湖的确别有一番诗意。细雨中的西湖美得静谧,美得恬逸、安祥,如诗如画,令人遐想„„

湖上景物若隐若现,似有似无,湖心亭、三潭印月、一线白堤模糊的影子,飘渺如烟,显得素静淡雅。亭子下面集聚了被大雨捉弄的过往游人,一只只花花绿绿的伞下的晴空掩饰了雨的凄冷,多了几分温情。伞下相拥的俩俩人影,渐行渐远,消融在这茫茫雨中。

我们收了伞携手漫步雨中,任雨水轻轻地滑过脸庞,任雨水冲刷那烦乱的思绪,任雨水净化着那沉郁的心灵,让心情在雨中飞扬。驻足而立,仰起头,闭上眼听雨,那沙沙细雨温柔地打落在荷叶上,又轻轻滑落,叶子欢快地读出它的声音,尽情地沐浴其中,象西子在诉说,象苏小小在吟诗„„静静地感受它潺潺如丝、绵绵如烟的情愫,倾听着雨的心情。

细雨中的西湖像被笼罩一层薄薄的轻纱,空蒙而又神秘,透过这丝丝薄纱,远山氤氲飘渺,融进云海之中。石拱桥弥漫于云水之间,如烟如雾。杨柳依依,湖水轻轻拍着堤岸,如一幅淡淡的山水画。漫步湖边,呼吸着湿润清新的空气,心境变得恬静、舒润。远处绵延的青山也在静静地倾听着西湖雨声。

无论是滂沱大雨,还是缠绵细雨,无论是雨打芭蕉,抑或雨打残荷,在不经意间,散发着清凉的气息,每一个多愁善感的心灵在西湖都能听出雨的魅力。

雨赋予了西湖别样的风情,如同再现昔日的故事和那千年等一回的场景。断桥边,一对对新人化妆成许仙与白娘子正在拍摄婚纱照,以示爱的忠贞、爱的永恒,他们希望拥有许仙与白娘子一样的千年情缘,用真情感动天、感

动地,渴望着爱情的天长地久。

在雨中,我们走过许仙与白娘子邂逅的断桥,那一瞬,我在幻觉中感受他们相逢的情景,被那传承千年的爱情故事而深深感动着。那浪漫而凄美的爱情画面,那场不变的相约让人们千古绝唱。这座千年古桥,没有华丽的装点,历经岁月的涤荡,多了古朴的风味,与刚刚修茸后的雷峰塔的富丽堂皇相比,断桥的朴实以及它蕴涵着的动人故事更牵动游人心灵深处的淡淡哀思„„灵隐寺、雷峰塔掩映在雨雾浓烟中,远处传来的钟声正拨动着人们向往宁静和禅宗的心弦。

杭州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人们的悠然自得深深地吸引了我,到处可见的诗文和戏曲,让人不得不赞。雨后的西湖清爽宜人,空气中透着湖水特有的味道,漫游在林荫道上,夏日带来的烦闷与燥热一扫而空。路边的草木,在雨水的浸润下,变得更加鲜亮动人。一切都焕然一新,久久回荡在湖边的是笑声、乐声、歌声„„

雨后的西湖如出水芙蓉,清新自然,芳香四溢,太阳透过慢慢散去的云层重新露出笑颜,是细雨,还是这云雾触动了西子的灵光?天边的一朵祥云如蛟龙盘旋于霞空,带给这片宁静的湖面一片晴空,一份吉祥。

漫步街头,这座自秦朝以来约有二千二百多年历史的吴越古都,延席了宋朝的车水马龙且跟得上时代的步伐,真正的与时俱进了。杭州城市列珠矶,户盈罗绮,处处繁华,街道两旁高楼林立,商家店铺,茶馆酒吧、书店画廊,时尚与古朴在一种温情中漫溢开来,于是便生出那种舒雅而适意的感觉,犹如杭州盛产的丝绸,带着温润细腻的气质,很容易的,就感染了我。于是,我决定抛弃心中固守二十多年的杭州情结,重新感受现代的杭州。

聆听着当地人的吴侬软语,慢慢品味杭州,不难感受到她积蕴千年的文化底蕴和内涵。西湖四周丰富的历史遗迹如曲院风荷、三潭映月、断桥残雪、白堤、苏堤、等无疑是江南文化历史的浓缩和展现,在这里有太多的历史和传说,加之历朝历代文人墨客的渲染,六和塔与钱塘江千年相守,保俶塔与西子湖隔路相望,烟柳画桥,风帘翠幕,使这个城市充满了浪漫传奇的色彩。 西湖,虽然在市区,可是与住的宾馆相距甚远,于是,坐了几十分钟的车子,这魂牵梦绕的西湖才以仙子般的姿态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时之间,思维有些恍忽,却有梦里梦中的感觉。而当我下了车,双脚实实在在踏在西湖边上,当我亲身感受到了西湖的柔美与阿娜时,我才真正觉得这不是在梦中。眼前这片波光鳞鳞的水天就是西湖了:垂柳斜风,清波荡漾,烟雾飘绕。 漫步西子湖畔,每一处景致都有故事,湖水无烟而晕,随意泛起小小涟漪,大有“流出桃花波太软”的万千风情。甚至可以说,信手掬一捧这充满灵性的水,指尖沾染的便是诗词歌赋,指缝漏下的更是那回肠荡气的典故传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斜阳下,漫步在苏堤之上,一任目光随着思绪游移,仿佛置身于缠绵悱恻的迷离往事之中。几叶薄舟犹如精灵,轻轻飘来,又轻轻飘去,亭台楼阁,疏影横斜,倒映在绿波荡漾湖水中,与暗香一起浮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