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花心两自香-小作文
高二 散文 1003字 43人浏览 爱笑的杨迪

人与酒心两自醉

《长恨歌》几乎成了一个美丽与悲壮的代名词,从陈鸿到白居易,从王安忆到蒙曼,《长恨歌》成了一个巨大的感叹号,一场华丽的晚宴,一曲恢弘的葬歌。

1300年前,当日耳曼人的铁骑肆虐欧洲时,当穆罕墨德的弯刀呼啸在中东时,古老的华夏大地,新生的大唐政权终于回到了李氏王朝的手中。随后,一个名叫李隆基的年轻人出现在历史舞台上。历史不会因阴谋改变,但阴谋可以推动历史,神龙政变重润政变太平之乱,三场阴谋让这个年轻人一步步走向权力的巅峰,而已经大治的大唐也正随着他向盛世迈进。

中国历史是一个大乱——大治——盛世的循环,但是从大治向盛世却异常艰难,即使是汉朝也未曾出现过真正的盛世。或许开元盛世、洪宣之治及康乾盛世算得上三个。但是洪宣只不过十一年,其后的土木堡改变了这一切;而康乾,人们却都认为那是一场华丽的谢幕曲;而只有开元,这个中华文明至高峰的时代才当得起真正的盛世。

唐人好酒。波斯的三勒浆、西域的刀烧子、剑南的剑南春,这三种烈酒是唐人的最爱。盛唐的风骨便在其中显露无遗。从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到“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从“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李白到“张旭三杯草圣传”的张旭,唐人泼酒为墨,绘成一幅盛唐吟酒图,香飘万里,遗醉千年。

唐人好花。犹以牡丹为最,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唐人对牡丹的喜爱到了一种狂热的地步,姚黄魏紫豆绿墨撒金白雪塔铜雀春锦帐芙蓉烟绒紫首案红火炼金丹。“花开须连夜,莫待晓风吹”,女帝一诏,百花摄从,唯有牡丹,这个曾被赞为“国色朝酣酒,天色夜染衣”的花之富贵者依然雍容如常。这段传说,也正好体现了牡丹在唐人眼中的特殊地位。于是,国色天香的牡丹与唐人一起在历史的花园中独立群芳,将她那冷澹幽蕙的天香绵延至今。

唐人好诗。斗酒诗百篇的诗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诗圣;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诗佛;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的诗囚;后来的前后七子的复古主义中,正有诗必盛唐,文必奉汉的口号,可见唐诗的了得。《全唐诗》900卷,其间还有多佚散,如伶曲画壁中的胜利者王之涣其诗存之不足十一。另外唐朝中的各位女诗人也由于时代原因极少有传下,如大名鼎鼎的宋氏五女、杨容华、光、威三姐妹,至今都没人敢否认她们的才华,但其流传后世的诗篇却从不过十;也只有薛涛、鱼玄机她们这种不受门第家庭束缚的女冠诗人才有较全的集子。唐人的诗,在历史长卷上添上了浓重的一笔,那一股剑气书香至今滋润着我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