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寓言写作
初一 其它 3463字 151人浏览 sunny宋明浩

关于寓言写作

寓言的种类

1.哲理寓言. 2.劝诫寓言.

3.讽刺寓言. 4.诙谐寓言.

什么是寓言? 有人把它看成是一种小玩艺几,似乎这种形式写来无足轻重,雕虫小技,壮夫不为; 也有人把它看成是一种危险品,认为寓言象一把利刀,给人以尖刻之感容易招来文祸。寓言的确篇幅短小,长的不过二、三百字,短的只有四、五十字,好的寓言,虽然短小,也能小中见大,给人启迪,发人猛醒,就像一枚针,能收到一针见血的效果,蕴藏着深刻的智慧,运用寓言这种文学形式,的确很像使用锋利的小刀,是带有一定危险性的,然而只要使用得当,如同医生手中的手术刀,它不但不会伤入,还司以结病人解除痛苦,挽救他的生命,起到治病救人的作男、

寓言是一种篇幅短小,含有训诫和讽刺意味的小故事,它来源于民间口头创作,后来被一些思想家和学者所看中,把它改造成为一种短小精悍的散文。它往往通过虚拟的,简短有趣的故事,反映人们对社会生活认识和态度,既可以肯定和歌颂一切美好

的事物,也可以讽刺鞭挞一切丑恶的思想言行和现象。寓言都是有感而发的,这些 感,都来自社会生活。好的寓言往往取决于作者感受的深刻性。

寓言的创作首先必须具有寓意,寓意可以说是寓言的灵魂,寓言就是从故事中所流露出来的一种内在的思想。寓言作品通过象征性的典型形象所表达出来的思想意义。如俄国寓言作家克雷洛夫的《鱼的跳舞》,它描写狮子大王外出查看它的臣民——鱼的生活情况,正碰上狐狸把鱼弄到锅里煮,鱼被熬煎而挣扎蹦跳,狐狸却花言巧语告诉狮子说这是鱼对狮子大王的欢迎,狮子竟相信了。克雷洛夫写这篇寓言时,正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出巡时候。当读者读到这篇寓言时,很自然地便会联想起沙皇、贪官污吏、人民,领会寓言所告诉读者的寓意,俄国当时的最高统治者竟然对贵族官僚的压榨,鱼肉人民熟视无睹和公然纵容到这种地步。

狮子具有凶残、野蛮的本性,是森林中的暴君,而这个暴君却是人间霸王的写照。在《狮子打猎》这篇寓言中,狮子、狗、狼、狐狸同去打猎,按照协约猎获物应平均分配。可是打到一只震后,狮子却独自吞食,并威胁想得到一份鹿肉的畜生说,谁想“伸出爪来碰一碰它,今天就休想活着回去”,揭露了沙皇统治者的霸王面目。《兽类的瘟疫》和《野兽会议》也形象地刻划了狮子大王欺压弱小者的暴虐本性。正如一位作家所指出的:“讲的畜生,可指的就是沙皇。克雷洛夫寓言中出现的熊、狼、狐狸等,都是贵族、官僚的化身,作者用这些凶恶的野兽来比喻统治阶级的残暴和封建官僚制度的腐败。

由此可见,寓言是离不开寓意的,即是说无论那一篇寓言都要打譬喻,寓言本身并不在于所讲述的动物和植物故事,如果我们单从作者所叙述的事件表面上去理解寓言,地实际上也就等于取消了寓言,而成为知识小品了。要真正理解寓言的寓意,还必须对寓言中所写的故事进行分析和思考,跳出寓言故事本身,从而通过分析思想,才能了解真实的寓言所在。而寓言中凡是停留在字面上的道理的,都只能算是扶浅之作。应当认识,创作寓言与创作别的文艺作品虽然具有共同之处。但也有不同之处。从生活出发这点是共同的,寓言所要求的则是思想寓意必须来至对生活的概括和提炼。离开了这个条件是不可能创作出成功的寓言作品来的。

其次,寓言创作虽然也有普通人的故事,但出现寓言中的人物都是经过夸张和变形的人物,被特别强调和突出了性格的某一方面,这在我国古代寓言中也不少,如《刻舟求剑》、《守株待兔》等,但大量的寓言作品采用“拟人化”的手法,这种手法可以说是寓言创作中一种很重要的表现手法。所谓“拟人化”这是把非人类的东西加以人格化,赋予它们以人类的思想感情,行动和语言的能力。拟人化的动物、植物甚至无生命的东西,彼此之间尽管可以交谈,或者发生任何关系和纠葛,然而他们仍然保持它们原先的一定特点和性质,如狮子的残暴、狐狸的狡猾、豺狼的阴险、羊羔的善良。拟人化可以把人类以外的事物作为人类本身来表演,让这些东西披上人类的外衣之后,代表一定的阶级利益扮演人类社会中形形色色的悲、喜剧,但却不能越出事物本身的自然规律,即事物本身固有的特征。

为什么寓言不采取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讲明作者的看法和意见,而是借用具有象征性的事物,迂回曲折的去叙述问题或解释事理,为什么要采取“拟人化”的手法。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看来是属于政治方面的,由于寓言是植根于反映人民生活的民间文学的土壤之中,是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逐步形成的,这就必然使它只能采用“可恶的伊索寓言式的 语言”。当别人问克雷洛夫为什么写作寓言时,他回答说:“要知道,我的野兽能代我说话”。由于他经常运用寓言来抨击沙皇统治的罪恶,这就不得不经常和书报检查机关作斗争,正如他写过一篇《猫和夜驾》的寓言,猫捉住了一只夜莺,把她压在自己的爪于下,要求她唱歌。但夜莺这时哪能唱出歌来呢,落在猫爪里的夜莺是唱不出砍来的,克雷洛夫通过猫和夜莺的拟人化,明白的告诉人们,在沙皇反动书报检查制度压迫、摧残下,最优秀的作家也不可能写出好的作品来。

寓言之所以不直接把看法和意见赤裸裸地摆出来,而是以虚构的故事,使思想通过形象自然流露,也是增强作品艺术感染力的需要,因为文学反映生活,不仅是反映生活中的事实,还有从生活中产生的非抒发不可的思想、感情,怎么才能淋漓尽致的抒发出来呢? 寓言作者慢慢就摸索到拟人化的艺术手法,将生活上有所感触的心情,借助有形体的东西表达出来,这样就产生了动植物或其他没有生命的东西的拟人化。这种取材于象征性的,通过比喻、通过幻想,凭借具体的形象,表达出的思想内容,更能使读者感到身临其境,从而更加感到亲切可信,达到恍然有所醒悟的艺术效果,而不是不只听到作者站出来盛气凌人的说教或枯燥无味的说教。

寓言创作要有时代特征。旧瓶装新酒,要明显的区别于古代的寓言,既要继承也要推陈出新,可以从我国和外国的古代寓言中借鉴,吸取对于表现现代社会生活有用的技巧,但现代的寓言作品总是要紧密联系现实的,要有感而作,反映时代社会生活面

貌。我国古代寓言繁荣于先秦诸于百家争鸣时期,它往往是古人文章中作为论证事理而出现的,如韩非子的《涸泽之蛇》(《说林上》)反映了在当时社会中,老实的人受欺侮,而有机谋的人却可以得益处,《和氏璧》》的寓言,则在他的《和氏》一文中,作为一个重要内容事例用来教训国君,不认真推行法治,必会使国家百姓遭殃。《吕氏春秋》中的《刻舟求剑》本来是用这个寓言来指责地些不管时代己经变迁,却要在新的 时代中数用旧的政治法令的保守派人物。但它的客观意义,郡可以用来讽刺一切拘泥旧说和墨守成规的人们,意义比原来的更丰富。

克雷洛夫的寓言也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的,他一生经历了卡捷琳娜二世在位末期直到亚历山大一世几个王朝,他的寓言提出了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俄国社会迫切的政治何题,具有强烈的民主义思想。克雷洛大的寓言首先是对沙皇专制的暴政和农奴制度的残忍作了深刻的揭露和其实描绘。在他所写的二百多篇寓言中,抨击沙皇制度种种罪恶的作品,约占四分之一。他富于时代特征的作品,终于把寓言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为什么当前有些新创作的寓言读后给人启迪的东西很少,原因除了作者没有很好掌握寓言的创作法则和规律以外,在一定程度上说来是这些寓言缺乏时代特征,写来写去都是一些生活小事,或者思想作风的小问题,使读者感到老生常读,似曾相识,毫无新意。由于这些寓言作者缺乏深刻地研究社会、研究生活、研究人生,造成故事不能贴切地表达寓惫,随心所欲,让拟人化的事物去讲人话,去作生硬的概念演说,或者抓不住生活中的重大矛盾,抓不住千百万人民群众关心的重大问短,写出寓言当然肤栈。我认为寓言也应当近距离的反映社会生活,要敏感地发现生活中的新事钾,下功夫去研究出现的新问题,要勇于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揭露社会弊病,使寓言能起到针贬时弊的讽刺作用,同时也应当运用寓言这种形式歌颂生活的光明和一切真、善、美的事物,把批判和歌颂很好地结合起来,形成鲜明、生动的对比。一篇寓言的创作过程,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有的是从生活中悟出一个人生道理,确定一个思想,然后从生活中选择一个同类的故事作譬喻; 有的是从生活申先获得素材,再深入分析研究认识这种生活现象,归纳抽象出寓言哲理,还有的是从阅读书报中得到某种启示,唤起积累的生活经验而进行寓言创作。但不管怎样,好的寓言都要能够使人读后引起联想和深思,从中悟出一定的哲理,而且能够为现实服务。

浙江传媒

吉林艺术学院

成都理工

上海同济大学

影视配音(寓言 动画 译制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