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独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2783字 308人浏览 燕玲白羊

布恩迪亚的灭亡

合上这本书的时候,离别的隐痛袭来。

“被飓风抹去,从世人记忆中被根除。”似乎是这个混乱的家族最好的结局。 这是一个在世界正在被开拓时期同样在不懈开拓着的家族。

这是一个在世界正在被战争打上印记的时期同样被孤独打上印记的家族。

这是一个在世界站在文明的始端的时候同样站在野蛮末端的家族。

他似乎是古老与现代的纽带,或者是古老宣告退出时代而利用生命与鲜血铸成的“布恩迪亚哭墙”。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萦绕着诡谲而深邃的气息。猪尾巴的孩子;裹着床单飞升上天的美人儿;无法从额头抹去的香灰而成为射杀的标记;不用纸牌也可以精准的算出布恩迪亚家人命运的百岁女人;能与过世多年的死人对话的自闭症患者;百年前写就的布恩迪亚家族预言羊皮书,在被翻译出的那瞬间,整个“蜃景之城”被一阵飓风抹去„„无数精巧魔幻的情节,甚至可能让人以为,这是一部宗教神学小说,如果宗教名称起为“布恩迪亚教”,那么神甫一定是家族第一代的老母亲——乌尔苏拉。

出生是这个家族延续的节点,死亡是个人的解脱和更深的苦难。贯穿七代人的生生死死起落兴衰,从未改变的,是深深烙印在布恩迪亚姓氏上的孤独。

读这本书,最困惑也是最敬佩的,是一代代人重复使用却从不厌倦的名字。第一代老父亲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和他的大儿子何塞·阿尔卡蒂奥,大儿子的私生子阿尔卡蒂奥,和他的儿子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第五代的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代二儿子奥雷利亚诺·布恩迪亚,和他与十七个女人私通生下的十七个奥雷利亚诺,与哥哥的情人生下的奥雷利亚诺·何塞,何塞·阿尔卡蒂奥第二的弟弟奥雷利亚诺第二,第六代的奥雷利亚诺和他的儿子奥雷利亚诺(或者叫他罗德里戈)。以及重复出现的乌尔苏拉、蕾梅黛丝、阿玛兰达,似乎没有哪个名字是只赠与一个人的。多代同堂相同姓名两代乱伦的复杂关系,意外成功地将一代又一代重复不歇的孤独感一遍又一遍地刻画加深,使整个家族似乎都网罗在这些名字组成的咒语当中,欲望与痛苦,悔恨与嫉恨,没有爱的婚姻,亲疏混乱的家庭,似乎是一场没有尽头的长途奔袭。每个婴儿的呱呱坠地,沿用了先人的名字,既使这个家族延续,同样也使孤独与苦涩更深更宽阔无垠。

死去元知万事空,死亡是布恩迪亚家族中每个人的解脱,却也是对活着的人更深的苦难。所有的男性成员最终逃不脱两种命运,一是死于非命,二是陷入孤独中无法自拔,郁郁寡欢。死于非命,譬如战争或暴力的高压,含沙射影地反映了男性欲望在现实生活中交合引燃,上世纪动荡不安的年代里,男性自我戕害,引发无数战争与恐慌,试图建立自己梦想中的美好世界,一我独统。但最终,正如文中第二代的奥雷利亚诺·布恩迪亚上校,意识到这场战争毫无意义而停止争逐,自杀未遂后,终日将自己深埋在制作融化制作又融化小金鱼的无限循环中,以此抵御铺天盖地的孤独,却是徒劳。另一方面,第一代老父亲正如羊皮卷上被预言所说,死在一棵大树下。他的精神世界与马孔多狭隘、落后、保守的现实格格不入,除了偶尔来此买卖为生的犹太人梅尔吉亚德斯,没有人能进入他的世界,他陷入孤独之中不能自拔,以至于精神失常,被家人绑在一棵大树上,整日整日胡言乱语着,接受风吹雨打的侵蚀,比任何人任何时候都要更快的老去。每个布恩迪亚都以不同的方式死去,每种方式都是孤独的实体化。或是非命,或是孤独,都是这个时代本色的夸张化演绎。

同样的,这部鸿篇巨作同样将这个世界的男性成员在生命最认真最辉煌的时刻涵盖。每个布恩迪亚的男子(除第七代奥雷利亚诺)都从事于不同的行业,意图在自己向往喜爱的领域中发泄自己内心的欲望与孤寂。强壮好动、勇于开拓创新的阿尔卡蒂奥们,与自然力量搏

斗,建设家园;敏锐冷酷、有强烈求知欲的奥雷利亚诺们,不断钻研着新事物,向新世界迈进。他们当中没有重复的,有人依靠宗教试图寻求解脱,有人拥有强烈的实干精神和创造欲,有人崇尚暴力战争、权力无限的统治欲,强烈的反抗性或求知性。近一个世纪以来,男性始终是世界大潮的主导,他们将世界从急躁不安带来,最终归于宁静。

宁静,是布恩迪亚骨子里最柔和的俄狄甫斯情结——对母性的依恋与崇尚。乌尔苏拉,作为高祖母,她见证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与死亡,见证了家族的起落兴衰,见证了儿女们的孤独与痛苦。老父亲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死后,她就是这个庞大家族的顶梁柱,没有她,似乎布恩迪亚就不能再延续,她似乎对重造家园有无限的热情,正如年轻时迁徙结束定居马孔多的最初几年。她正直刚毅,极力维持着家族内的伦理,使它不至于被性搅得混乱不堪,却在弥留之际意识模糊,遭到第五代子孙的戏弄。怜悯之外是深深的敬佩。没有乌尔苏拉的布恩迪亚,不是真正的布恩迪亚,她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却能够精准的知道布恩迪亚人的结局,“这些事情在他们发生之前我就曾经见过,也早就知道”,历史的不断循环与重复,使这个百岁的老祖母比任何人都先知先觉。巧合的是,乌尔苏拉死后不久,第五代的阿玛兰达·乌尔苏拉拥有与乌尔苏拉相同的热情与无限精力,她是第一代乌尔苏拉经过历史的变迁和文化知识的洗礼后的产物,她被赋予了新一代知性女性意义。她在短时间内将家园重整得焕然一新,那时的我几乎相信布恩迪亚将迎来重生。但是这种热情与能干却也是布恩迪亚灭亡的前兆,阿玛兰达独自一人怎能撑得起整个家族,她还年轻,她面临的是被白蚁蛀蚀的破败房屋,她的丈夫是个高富帅,并且常年在外,阿玛兰达的孤独是最显而易见的,她与侄子奥雷利亚诺发生不伦之恋产后大出血而死,而后不久布恩迪亚消失在世界上,似乎也能说明一点,两位乌尔苏拉才是真正托起整个家族的臂膀。如果说乌尔苏拉是神话中始母的象征,那么她之后的其他女性只能是她的补充。天使容颜的蕾梅黛丝、高傲守节的阿玛兰达、丽贝卡纯净的野性、梅梅的热情好客,以及作为整个家族发展的旁观者的庇拉尔·特尔内拉独特的智慧。

在整个故事中,布恩迪亚经历了从淳朴的乡村生活到战争、革命,接着殖民入侵后的西方思潮的侵蚀,在到一切归于平静后的绝望、灭失,正是哥伦比亚,甚至是整个拉丁美洲历史演变和社会现实的再现。作者写就这一部恢弘的巨作,意图唤醒拉丁美洲受苦受难的人们,让他们摆脱孤独,接受现代文明的洗礼,而不是被排斥在现代文明的进程之外。他看到了拉丁美洲人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他们有着倔强的自信和近乎固执的探索,虽然有过退缩和畏惧,但也舍弃了陈旧的外衣,希望融入这个世界,恳求世界能对它们点头。但是一个世纪以来,席卷拉丁美洲大陆的只有战争的硝烟和暴力的恐慌,以一种侵略的姿态吞噬着古老的文明。拉丁美洲不得不在开放与交流中保持沉默,继续百年的孤独。作者用魔幻与现实融合的手笔,批判西方外来者对拉丁美洲精神文化的歧视和侵略。并且以“羊皮纸手稿所记载的一切将永远不会重现,遭受百年孤独的家族,注定不会在大地上第二次出现了”作结,用毁灭的结尾表达了他对此深深的愤懑,他不希望这样的故事在拉美大陆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