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吉诃德的形象分析
五年级 其它 4526字 670人浏览 暧昧已成殇free

堂吉诃德的形象分析

班级:20130211 姓名:姚璐学号:15

西班牙伟大的小说家、戏剧家和诗人塞万提斯写的《堂吉诃德》,为世界贡献了一个千古不朽的文学形象。他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性格,自他诞生以来,各个时代、各个国家的读者对他的理解都不相同。人们最初看到的堂吉诃德,是一个疯癫可笑的骑士。《堂吉诃德》最早受到重视是在英国。艾狄生把《堂吉诃德》和勃特勒的《胡迪布拉斯》并称为夸张滑稽的作品,谭坡尔甚至责备塞万提斯的讽刺用力过猛,不仅消灭了西班牙的骑士小说,连西班牙崇尚武侠的精神都消灭了。散文家斯蒂尔、小说家笛福、诗人拜伦等对塞万提斯都有同样的指责。而英国小说家斐尔丁强调了堂吉诃德的正面品质。英国诗人蒲柏也注意到堂吉诃德有理性、讲道德的方面。随着历代读者对他的认识加深,堂吉诃德累积了历代读者对他的见解,性格愈加复杂了。在十九世纪浪漫主义的影响下,堂吉诃德又变成一个悲剧性的角色。据十九世纪的浪漫主义者看来,堂吉诃德情愿牺牲自己,一心要求实现一个现实世界所不容实现的理想,所以他又可笑又可悲。这类的见解,各国都有例子:英国的拜伦慨叹堂吉诃德成了笑柄,法国的夏多布里昂看到的是堂吉诃德的伤感,德国的希雷格尔把堂吉诃德精神称为“悲剧性的荒谬”或“悲剧性的傻气”,而海涅对堂吉诃德精神则“伤心落泪”和“震惊倾倒”。中国翻译家杨绛认为,这部作品成名的最根本原因是作者塑造了堂吉诃德和桑丘这两个典型的人物形象。

在人物形象层面上,塞万提斯成功地塑造了个性特征鲜明,又具有普遍审美价值的典型形象。首先就是主人公堂吉诃德的形象,这是一个不朽的艺术典型,脱离现实,流于幻想。他是一个怀着伟大的人文主义思想却在现实面前四处碰壁的完全的理想主义者,一个既可笑又可敬的人物形象。

一、堂吉诃德介绍

西班牙拉·曼却地方的一个年近半百的穷乡绅吉哈达,因阅读骑士小说入迷,失去了理性,深信小说中荒唐的故事都是千真万确的,因此他要付诸行动,变想象为现实,他要做游侠骑士,并为之做了充分的准备:他拼凑了一副破盔烂甲,自名为“堂吉诃德”,骑上一匹叫做“驽骍难得”的瘦马,物色了一个长相粗野的挤奶姑娘作为意中人,美其名曰“杜尔西内娅”,决心终生为她效劳。堂吉诃德先生先后一共三次出行。他第一次单枪匹马外出,把客栈想象成城堡,非让客栈老板册封他为骑士;救了一个挨打的牧羊孩子,他自认为做了一件好事,可在他走了以后,主人打得更凶了;遇见一群商人,便上前挑战,结果被打得半死,幸亏被邻居所救,受伤而归。第二次找了邻居桑丘·潘沙作为侍从,一同出游。这是一位装束粗俗、机灵乐观的矮胖侍从,骑着一头苍老矮小的灰色毛驴。这一主一仆闹出了许多荒唐事。由于他头脑中充满了骑士奇遇,竟把风车当巨人,他连人带马摔得遍体鳞伤;把羊群当成敌国的军队,冲进去乱刺一阵;把理发师的铜盆当做魔法师的头盔;把苦役犯当做受迫害的骑士,囚犯不但不感激他,反而捡起石子把他乱打一顿;把赶路的贵妇人当做落难的公主;把皮酒袋当做巨人,不分青红皂白,乱砍乱杀,最后被人骗进笼子押送回家。堂吉诃德和桑丘·潘沙第三次出游时,他的邻居参孙·加尔拉斯学士,为了医治堂吉诃德的精神病,故意怂恿他再次外出,然后自己也扮成骑士,准备打败他,迫使他放弃荒唐的念头,回家养病。不料交手后反被堂吉诃德打败。参孙于三个月后重新找到堂吉诃决斗,终于打败了这位奇情异想的骑士。根据事先商定的条件,堂吉诃德在一年之内不许摸剑,不许外出,只可在家休养。堂吉诃德回到家中便病倒在床。总之,他的这些行为不但给别人造成了伤害,往往也弄得自己头破血流,遍体鳞伤。在一系列冒险经历中,他被打掉牙齿,削掉手指,丢了耳朵,弄断肋

骨,但他仍执迷不悟,抱着他心中坚守的那一套勇往直前,临终时才恍然大悟,痛斥骑士小说的毒害,并嘱咐外甥女不得嫁给骑士,否则便取消其财产继承权。

二、脱离现实善于幻想的堂吉诃德。

因为沉迷于骑士小说无法自拔而失去了基本的理性,堂吉诃德把骑士小说中的场景当成了现实生活,并企图以自己的游侠行为去复活骑士制度,还人们一个公平、正义、没有压迫的美好社会。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出于善良的动机,抱着无比的真诚,怀着满腔的热情,但问题出在,他沉浸于幻想的世界中,完全丧失了对现实的理智和判断,无视了已经发生了变化的时代。他把穷旅店当作城堡,把妓女当成贵妇,把风车当成巨人,把理发师的铜盆当作魔法师的头盔,把皮酒囊当作巨人的头颅,把羊群当作魔法师的军队。在他眼里事事有魔法师捣乱,因此他到处不分青红皂白,对着臆想出来的敌人横冲直撞。他以为人人都和他一样会信奉骑士精神,会守规则,然而他的以为只是他自己的念想罢了,旁人看他如疯子一般,他却沾沾自喜。时代发生了变化,他不但不前进反而妄想回到以前,所以他只能四处碰壁,受人欺负,被人嘲弄和伤害,让人觉得他愚蠢至极、可笑至极。

堂吉诃德的所作所为是完全不符合当时的时代背景的。他身穿着中世纪盛行的骑士盔甲,脑子里装的却是平等、自由、博爱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思想;手中拿的是封建时代的长矛,进攻的却是火枪盛行的西班牙资本主义社会;他清醒的时候是个学识渊博的智者、才子,糊涂的时候又是一个乱冲乱杀的疯子。总之,他是一个脱离现实,流于幻想的人。 完全的空想主义者——堂吉诃德

堂吉诃德的理想社会与天主教的天国虽然很相似,但又有所不同。天主教通过训诫教徒们顺从、宽容来修现世、进天国,堂吉诃德的愿望则是在禁食里,主要为了实现人的自由和平等而努力。天主教虽然同情众生,但并不反对强权和黑暗势力,而堂吉诃德则可以为了弱小者无所畏惧。他痛恨专制残暴,同情被压迫的劳苦大众,向往自由,他保护人的正当权利和尊严,锄强扶弱,把清除人世间的不平作为自己的人生理想。堂吉诃德虽然在不断地努力,但结果总是失败,这些都是对西班牙社会残酷和黑暗的暴露。比如他第一次出行后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一个地主正在打一个牧羊孩子,堂吉诃德挺身而出,制止了地主的行为,他自以为做了一件好事,但是在他走后,地主又把牧羊孩子绑了起来,打得更狠了。在这种社会形态下,堂吉诃德勇敢地站了出来,他的这种除恶扬善、嫉恶如仇、救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思想正好符合了当时西班牙的社会情况,因此造就了堂吉诃德英雄形象的一面。

但是,他那理想化的骑士道是如此的迷恋和执着已完全变成偏执,而且这种偏执在他心目中已是全部。关于骑士的一切,他都为之疯狂。在旅馆里,他听了旅馆老板的话看守盔甲整整四个小时,并且决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有骡夫要靠近他放盔甲的井口,他便觉得是对神圣的侵犯,要攻击骡夫。他宁可带着重重的盔甲睡觉也不愿意剪断脖子上的绿带子,非要旅馆老板授予他骑士称号他才可以去名正言顺地行侠仗义,和人挑战绝不趁人之危,不然赢得不光彩。因为偏执他的行为变得疯狂,所以大家都把他当成疯子。但他从来不怕别人的讥讽和嘲笑,一本正经地干着自己认为对的事,他的理想就是为了铲除邪恶,为了反抗魔术师和巨人等压迫人类的势力。所以他格外珍惜自己的生命,无非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 既可笑又可敬的堂吉诃德

他疯疯癫癫,滑稽可笑,可又是具有崇高理想和渊博学识的人。他的三次出行中闹出的种种笑话以及所作出的各种行为给人们一种“疯子”的印象,人们认为他是一个疯疯癫癫、昏昏沉沉的人。人们笑他:这个疯子真爱幻想,这个傻子怎么任人打。但随着小说情节的深入,堂吉诃德不仅仅是一个滑稽可笑的角色了。在他那些荒唐的行为背后,又让人忽然十分佩服他这份在常人眼里已是疯狂的勇气和执着。在故事里,笑话他的人很多,但往往笑的越大声的人,是那些卑鄙龌龊的小人。他从不会因为个人利益而牺牲自己的信仰,丢失自己的尊严,失去对生活中美好品质的热情和追求,不惜出卖他人利益让自己好过。他不会口上一套,心

中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他坚信什么就必做什么,且任何人任何事无法阻挡,这是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也是有些人笑他的原因。一个善良的人做了傻事,没了自己的利益,只为自己的尊严,那么一定有不要尊严的人在一旁笑他。笑,有时候是因为觉得不值得,是因为别人做了自己不会做且觉得不值得的事,而这件事,未必是错的。

堂吉诃德秉着骑士道精神,伸张正义,维护公道,以自己心中强大的信念在做着自以为英勇无比、充满正能量的壮举,而别人称之为疯狂的举动。他崇拜勇敢、聪明、强大、温文有礼的品质,为了自己的原则连性命都可以不顾。堂吉诃德对待他以为凶恶、粗暴之人毫不手下留情,一身的正气和侠气,他的整个过程都体现着独特的人文主义精神,时时处处想着帮助弱势群体,尤其是对女性的呵护和关怀上,最能体现堂吉诃德的人文主义思想。

对待赐予他恩惠的人,堂吉诃德也表现得十分绅士,他慷慨大方、知恩图报,比如在举行受封仪式时他对两位妓女说的话,虽然这是他的幻想,但也体现了他对待人的那片真诚之心。 而最让人敬佩的则是他那越挫越勇、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堂吉诃德有着满腔雄心壮志,完全不惧怕任何困难,但他那种可贵的理想无一实现,甚至总是让他差点丧失生命。堂吉诃德敢用自己的行动、甚至是生命来捍卫道德、正义和信仰,这是那个时代哪怕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他解救被主人痛打的牧童, 帮助乔装的米戈米公娜公主, 支持穷人巴西琉智取新娘。他的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实在是足可令人敬佩的。

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者——堂吉诃德

在堂吉诃德的骑士征途中,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到他有一位心心念念的被他奉为女王的人,她的名字叫杜尔西内娅。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美貌的“贵妇人”呢?桑丘对于这个他心中的女王是这样描述的: “听说她掷铁棒抵得上全村最棒的小伙子。我的天哪, 她真是个地地道道的壮妇! 哪个游侠骑士要是娶了她, 即使掉进淤泥里, 也能让她薅着胡子揪出来! ”而在堂吉诃德眼中的爱情竟是这样:“生平没见过我的笔记, 也没看过我的信。我和她的恋爱向来只是心灵上的, 至多不过是规规矩矩地看一眼罢了。”这真叫人匪夷所思。杜尔西内娅这个名字也是堂吉诃德为她取的,有甜蜜温柔之意。这样一个粗鄙的村妇形象,在堂吉诃德眼中却化作了至高无上的女王形象。他甚至说: “我爱杜尔西内娅如同爱世界上最高贵的公主。她的门第无关紧要, 不用去了解她的家世, 给她什么身份。我在心目中把她想象成世界上最高贵的公主。论美貌, 无人能与之相比; 论美名, 多数人远不能及。总之, 我觉得我说得恰如其分, 并且是按照我的意愿对她的相貌和品德进行想象。”从这里可以看出,堂吉诃德的爱情永远活在浪漫的幻想之中,即使那个女子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高贵、优雅、美丽,但在他心中,却是不允许任何人玷污的。即使这个女人不属于他,但他就是认了这就是他的爱人。

我们从堂吉诃德对心上人的多情和忠贞不渝中, 又看到一个理想主义者对于高尚、纯洁与美的向往和追求。他是一个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者, 也是那种渴望达到崇高心灵的境界的理想主义者的典范。

从《堂吉诃德》中我们可以看到堂吉诃德既有严肃认真、崇高伟大的一面,又有荒谬绝伦、滑稽渺小的一面,是一个性格复杂而矛盾的人物。在他的身上,兼具了戏剧性和悲剧性,塞万提斯为我们创造了一个可悲又可敬的双重性格人物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