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旧时光作文
初二 散文 3042字 1021人浏览 我的忍耐不了了

别了,旧时光

指尖触过冰冷的岁月,黑夜依然,岁月依然,只有那不知名的思绪,散了四处。

命运是一本难以捉摸的书,前一页还是天堂,翻过一页就是地狱。以前的从容美好,仿佛只是为了映衬今日的悲冷苍凉。无情的命运总在瞬时之间改变它原来的面目,让人几乎都来不及酝酿其中的悲喜情绪。

总是以为自己能够处理好一些乱七八糟的事,结果无法收场的时候,是该说高估了自己,还是把事情想得太过简单。莫名其妙 。

庆幸的是我并不是所谓看破红尘俗世已绝望死心的悲观者,我很乐观,明白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只是有点凄凉。这个时候,我们也许望见了微黧的暮色,望见了风中的黄花,望见了黑暗中她依然轮廓优美而沉静的面容。就如一曲缓慢的行歌,随着那雁的飞羽,黯然远去。 卫淇说过,人生的快乐,在于还能找到喜欢听的歌,喜欢读的书,或者,那个喜欢的人。那么这样看来,我还是快乐的,有喜欢听的歌,喜欢读的书,也有喜欢的人,那么是不是就该知足一点,放开了拳头,也许反而更自由。

尼采在他生命临近尾声时曾说:银白的,轻捷地,像一条鱼,我的小舟驶向远方。平静地看待生死,那一刹那,恰似春上花开,最美的风景在最后的看透。人除了生死之外无大事,若我们的胆色,对事态的判断及把握已经跨越了生死,那就再没有力量能约束我们。 可是,为什么beyond 会唱:自信可改变未来,问谁又能做到。

玲珑骰子安红豆,相思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在末班车上,一个人回家路上,这个城市到处是熄灯的窗。

夜空亮起一颗很小很弱的星,像开在漆黑天幕的花盏。仰望无边夜空,仿佛能看到黑色流星若有所思得好像深潭落了月色。衣间有清冷梅香,子夜悠长。

时间不缓不慢地走着,自己还停在昨天,日记本上总是写上2011...... 第二天翻开总是无奈笑笑再用红笔改成2012,结果又流畅地写上了2011,那种感觉,挺无奈的,怎么没人告诉我现在是2012了呢。

催稿单放在那里,我呆望了好久,终于把它撕成碎片,再也不想为它提笔,文字只写给自己,不为名利,只为自己的心,内心真实的影子。生活赋予我们的

意义太多,很多事我们明明知道却还是无法改变。我们生存在同一个狭隘的天空,却以完全不同的姿态抗争着命运的不平等,以及时代的压迫。

走过寂寂荒山,路过莽莽平原,淌过汤汤大河,停过哀岭孤村,我能看到时光流逝,就擦着指缝,在每日夕阳西坠之时。

想起自己以前模仿方文山写的一句话,“我以光的速度从你屋前飞逝而过,却看到你窗边铜镜里,凋落的那个谁”,现在觉得真是幼稚,每个人的文字都是他的人生,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模仿,不然满大街就是方文山了,坚守自己,用文字坚守,心灵深处的那份纯净。

万籁俱寂,黑暗簌簌而下,我站在夜色里,黑发素衣,在一张雪白宣纸上题下诗意一笔。 喜欢江南,是喜欢那种感觉,一笔水墨丹青,一座山门,一幅五色帘,一方落雨,一柄油纸伞,一场镜花水月。几场梅雨,几卷荷风,烟水迷离。一个人,一本书,一杯茶,一帘梦。独倚幽窗,看转角处的青石小巷,一柄久违的油纸伞,遮住了低过屋檐的光阴。

喜欢白落梅的文字,总是直直撞击人内心深处,让人拒绝不得,让人心动,也让人心酸。 时光微凉,那一场远去的往事被春水浸泡,秋风吹拂,早已洗去铅华,清绝明净。以为历经人生匆匆聚散,尝过尘世种种烟火,应该承担岁月带给我们的沧桑。可流年分明安然无恙,而山石草木是这样毫发无伤。只是曾经许过地老天荒的城,在细雨中越发地清瘦单薄。青梅煎好的茶水,还是当年的味道;而我们等候的人,不会再来。

时光被利刃从中间斩成两段,一段缓和流淌,一段却迅速冻结。

人的一生,有些痛是不能,有些痛却是不能不。无所谓长短,一切都是宿命。

心就像一个小小的杯子,承载了太多的悲喜,溢出来,便成了诗。而人生只不过是一场绚烂的花事,在落英缤纷时你会看见那些冰冷的绝望。所以,林黛玉葬的并不是花,她只是亲手葬了这无望的世界。这个空落落的世界,或许早已经不属于她了。

如梦江南,永远像梦境一般落在每个人的心里。多少行色匆匆的旅人相逢在山水间,从这道杨柳依依的堤,摆渡至那道烟花纷飞的岸。夜空下弦月弯弯,是破晓前的残夜,它提醒着我时间的流逝,又是一个

凌晨,风中传来汽车的声音,还未归家的人们,立春了吧,我站在窗前,等春暖花开。 这长长的一段路,回想起那些似乎很遥远的岁月,那些很美好的旧时节。身后夜色满地,很多年后,我们的故事将如何书写,知己,蓝颜,朋友,还有,我喜欢过的人。

到现在都觉得很骄傲的就是没有后悔过,16年了都没有让我后悔的事,对你们,我都是倾尽真心,至于你们怎样对我,那是你们的事,不该我管,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觉得抱歉,自己心安,就已经够了。不过有时候很迷茫,我爱的,究竟是像我的你们,还是你们眼中的我。 在这个世界上,对于感情,有人在乎,有人不在乎。可是我们还会呼吸,会爱,会睁开眼睛,望见清晨时天边的蓝。

岁月只如轻花,一瓣一瓣,从手心慢慢滑落。那时曾浮上嘴边的微笑,宛如晴空的新月,似乎仍能依稀望见,而那淡薄的光,却再也投不到落寞的心中。

从前我总是想,还有这么长的路,我一个人要怎么走下去呢。现在才真正懂得,路,毕竟还是要走下去的,无论如何。疲惫也好,哀伤也好,一个人也好,哪怕心如止水,也要前行。这个世界有多少旅者的足迹,就有多少漂泊的酸楚。生活中谁又能安然却步裹足不前。 终于明白,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那些邀约好同行的人,一起相伴雨季,走过年华,但有一天终究会在某个渡口离散。红尘陌上,独自行走,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山和水可以两两相忘,日与月可以毫无瓜葛。那时候,只一个人的浮世清欢,一个人的灯火阑珊。 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那一定很快乐吧,没有堕落成回忆,没有改变成兴奋,只是在那短短的时间内,最纯粹的快乐,不是 “ 想起来依然很高兴啊 ” ,而是 “那时候真的很快乐 ”。

还记得从前,我们去到那里,看花,看树,看天蓝。

一直听着《年代电台》,sue 说,生活就像是豆瓣电台,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首会是哪首歌曲;生活却不是豆瓣电台,遇到了不喜欢的歌曲就选择跳到下一首。电台里的老歌,像流逝的音符演奏起时光的步伐。那个年代里它们属于靡靡之音,不管天再冷我都保持着开着窗的习

惯,生怕这些来自某个远方的微弱信号会突然迷失方向,找不到为他们等侯的人家。 列车呼啸而过,告别的是一切疼痛的年华和压抑的岁月。

阿信说,青春是人生的实验课,错也错的值得。 我想说 ,每个人都差不多,不一样的血肉之躯在痛苦快乐面前 ,我们都是平起平坐 。在同一本小说 ,主角无分你我,别人的遗憾当中看到自己犯过的错,别人的眼泪随时来自你和我的双眼。

我们都行走在这世界上的每一个午后和黄昏,有着各自不同的悲寂。

寂寞尊前席上,唯愁海角天涯。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天青的那一句 “你这么年轻,便看得如此透彻,岂不是一点也不好玩了”,不禁唏嘘。

其实,生活总是它原本的样子,该如何还是如何,就像那些在心里刻下印记的小说和电影,不管中间有多少笑料插曲,也不管有多少次能让人解颐莞尔,最终的结局,却仍然免不了是一出让人心悸的悲剧。隐藏在这些轻盈句子中的悲伤,就像是一个淡忘的微笑,一只偶尔停

落的蝴蝶,抑或是一首未完的诗,一曲隐约的笛,像这世上的很多很多事情,明明知道,但就是不愿意去想起。

那些无人过问的往事,在记忆中渐渐积满灰尘。从窗口透进来的微光照在上面,再也没有悲伤,或是喜悦。就在这样的一个夜,我只是默默地坐在窗前,望见风,望见云,望见温暖,望见, 遗忘。

-----别了,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