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游子吟”
六年级 记叙文 679字 1498人浏览 铁血令狐霞

孟郊,唐代诗人,出身贫寒,屡次赶考,方中进士。

一次赶考前的夜晚,他和母亲围坐在小炕桌前。昏黄的油灯下,孟郊刻苦读书,母亲在为他缝补衣裳。母亲左手拿针,右手拿线,正在穿针引线。由于人老眼花,半天也没穿好。孟郊抬起头来,“娘,让我来吧!”“不用,不用,快看你的书。”母亲一边说,一边继续穿针引线。忽然,母亲的手指被扎了一下,渗出了鲜血。孟郊夺过母亲手中的针线,一边替她穿好,一边动情地说:“娘,这次去长安,我一定要好好考试,早日考上状元,也好孝敬您老人家。”母亲高兴地说:“好孩子,娘就等着这一天哪!”

孟郊继续埋头读书。娘一边缝补一边说:“孩子,出门在外没人照顾,你一定要学会照顾自己。”孟郊说:“娘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说着,又把油灯拨亮了点儿,朝母亲那边推了推。母亲说:“天冷了,娘给你缝了件新棉衣,来,试试看合不合身。”孟郊穿上棉衣,身上顿时感到暖和了许多。母亲说:“好吧,快脱下来让娘给你把纽扣钉上,明天就可以穿着上路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夜已经很深了。母亲说:“孩子,快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路哪!”孟郊说:“娘,您也早点睡吧,为了儿子赶考,你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母亲说:“你这一去,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娘还要给你再准备准备其他东西。”

孟郊的眼睛湿润了。他的眼前,浮现出母亲白天下地劳作,夜晚纺线织布的身影。母亲的白发越来越多,身体越来越消瘦。看着灯下母亲那穿针引线的瘦弱身影,他翻身起床,提笔写下了那发自内心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从此,这脍炙人口的诗句,就一直流传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