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
初一 记叙文 629字 155人浏览 摩西摩西呆你妹

脚步

当今世代瞬息变化电转如齿轮,结构复杂精密如一具机械,每一分每一秒,陈旧的价值观崩柝似土石,崭新的理念不断重组。千百年前那“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金科玉律已随岁月洪流逝去无踪,四书五经的琅琅已凝冻为历史的阴影中的标本。步行于人人都可自由发想法的现代,我支颐苦思人生哲学,企图将一生的目标拆解为寥寥数字,终于得出一个结论:一生之计在于自得观照。

游走在烟尘扑面的城市,我从不为匆匆脚步所左右,轻易忽略了身旁万物,玻璃帷幕光滑似丝绸,大厦的剪影水汪汪地宛然在望,一如一幅都市浮世绘。步伐急促的人群过江之鲫般擦过我身边,或高声谈话或向着手机低吼,一句句零散的语句飞入我耳膜:“你的会议记录…。”“预约后天……。”“我在这里等人……。”我像拼凑百衲布般将这些话语缀为一曲快板,并窃喜无人知晓。当夜幕展开,奏起凄凉且甜蜜的晚风,我拉

紧外套,舌尖彷彿尝着一丝甘美,看着华灯温暖,感受到人世间一切纠缠是如此庸俗又美丽,污秽又洁净,令人心疼不舍。

不必刻意走入乡野,我也能把车声听成水流,把都市里的扰攘化为山林清音。在晨曦初透的时刻告别卧铺,窗外是夸父为之身殉的朝日,我向它致敬。上学途中,车嚣似隆隆狂吼的洪荒猛兽,在脑海里,那化为王维诗中清冽的山涧,还可掬一捧来洗面。阳光肆无忌惮地敲着光之琴键,弹一首萧邦的革命进行曲,我是那唯一在心中安可叫好的听众。走向进校门前最后一条斑马线,我有如乘坐于竹筏上,在滚滚水流之上,有一处安身立命之所,但我仍欣赏那涛涛浪花,席卷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