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南》改写
高一 记叙文 2449字 1437人浏览 wl511521

《望江南》改写

云,未散却;天,方微明.江水蜿蜒,奔向远方的天边;江岸连绵,又出现她的身影.

她,挽青纱,上高楼.独倚不去.抬眼,凝望,一双明眸似那晶莹黑玉宝石闪耀.她在凝望什么,又在等待什么啊?粼粼江面,多了些许红光点点;浓雾散去,红日跳出江面撒下暖暖光辉,却暖和不了她冰冷的心.

天际,渐驶来一叶扁舟,愈近愈近了……她的眼底有了细碎的光芒,但那扁舟不曾停留.明眸,流露出暗淡的星光,无奈,亦惆怅.

丝帕抹泪,凝神轻扶,洁白的丝帕,横也是丝,竖也是丝,丝丝屡屡剪不断.已记不清当时是否让那莹莹的泪珠浸染丝帕,只知如今早已泪滴痕痕.

扁舟一叶叶从眼前出现,直至消失,却始终没有出现她等待的人儿.孰知?那人身在何处,又何时归来?

夕阳开始西沉,大片余辉染红一片江面.水悠悠,她一次次期望,又一次次失望.

低头,叹息.一把古琴静置于那石桌上,已无心弹奏.曾为郎轻弹,弦音未了,他便离去,徒留她一曲愁情弹尽千古意.

虽说战火锋争的年代,男儿应志在四方.但一走便了无音训,叫她怎能不魂牵梦绕? 一封盼归信紧握在手,风轻扶,信摇曳,愈显得清秀的字迹凌乱.眺望天际,水天共色,但仅一线便将水天相隔.这信,如何传寄?惟有放手,任风吹拂,伴雁而行,望上天怜悯,将思念带与远方的郎.

天,已逐渐暗淡,江面上再无扁舟.她,失魂走下高楼,白平蘋洲上,惟有她一人…… 一别之后,两地悬念,只说是三四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手中断,十里长庭望眼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天怨。

(第三人称)

《望江南》改写

又是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总算捱到了天明。匆匆洗漱后,顾不上吃早饭,我便登上望江楼凭栏眺望——心上人已经离家多日,为何还不能回到我的身旁?

每一艘驶来的船我都仔细打量、端详,可每次都是希望变成失望。当无数艘帆船驶过,我的心变得越发凄凉——似曾相识的船儿啊,究竟我的心上人现在何方?

不知不觉中,已是夕阳西下。我怅然若失地望着滔滔江水,视线渐渐模糊了。滚滚东流的江水啊,请载着我的思念寻找我的心上人吧。

当晚霞即将消失的时候,悲观失望的我忽然瞥见当年我们分手的白蘋洲,洲上依旧芳草萋萋、鸟语花香。依依惜别的一幕重新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心上人的海誓山盟仿佛又响彻在我的耳畔: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多少个浸泡在思念苦水中的日日夜夜悄然流逝,面对着物是人非的白蘋洲,失魂落魄的我不禁肝肠寸断……

(第一人称)

《武陵春》改写

风停了,空气中散发着花的清香。枝头上的花已经凋落殆尽。她们的魂魄将飘向何方?她们的躯体在尘土中呻吟,淹没在污浊之中,这样的结局是否也是我的归宿呢。春将尽,万紫千红都退去了色彩,真的好无奈。无法挽回从前美好的时光,也无法让这些娇艳的花儿多停留片刻。经过了灿烂的早春时节,如今我却越发感到季节的伤感。

天色已晚,夕阳西下,我抬头望着窗外,心中的失落感油然而生。我已无心梳理,任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正如我此刻的心情一般杂乱无章。

一切的景物仍旧没有任何的改变,但人事全非。

我与爱人早已是阴阳相隔。对着他的灵位想与他说话,可是我的心却在颤抖,还未等开口,便潸然泪下。太多的话哽咽在我的喉间,却难以说出口。

泪水尚能成双,我却是孤单无助,唯有深深的回忆与我相伴……

对着镜子,我的容颜一天天变得苍老,双鬓的白发刻着我岁月的波痕,虽然我也曾竭力掩饰。每天清晨时分,我都梳理着那满头的白发,希望能够找回一丝昔日的印记,可那些精心地梳理却依然无法掩饰我苍老的面容。

有人告诉我,双溪春天的景色很美,也曾经打算到那里划着小船欣赏这春天的美景,让那春景推事我所有的悲,让水波冲走我所有的痛。

只是我心中装着太多的忧愁,而那形似蚱蜢的小船难以承载我内心的无限的惆怅。我害怕沉重的思念会在这双溪的水滩中搁浅,或随着流水而漂失。

因为我的生命不是泥沙,而是巨石做成的丰碑,在它的上面刻着的,只有一句誓言“今生等着你”。

《武陵春》改写

推开西窗,外边的雨不知何时停了,满地的残花,随风卷动。坐在妆台前,铜镜中那女子是谁?竟然如此憔悴,一头愁丝散乱披肩,拿起故人赠的桃木梳,企图将愁丝梳顺,将愁绪理直,却发现,只是徒劳。“罢了,罢了,即便直了也无人观赏,倒不如随它去了”索性放下梳子,带着三千烦恼丝,转身出闺阁,任其飘飞去吧。

昨夜,不知何时开始下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方人。风中夹杂着丝丝花香,惋惜只为残花香。

风起,风止;裙扬,裙歇;花飞,花落。

她折腰,拾起一片落花,仿佛听到他豪爽的笑声:“汝,是否为落花而哀愁?罢了,春去春回,花落花开,何时不是这样?”

抬起头,那熟悉的背影。他转身——那精致的五官,那挺拔的鼻梁,那深邃的眼睛。“夫人,你看,落红并非无情物,明年春天,它会以别种风貌与春天相会,所以啊,你不要老皱着眉头!看到你那深锁的眉间,为夫心都痛死了!” 她朝他跑去,她想再次靠在他的胸膛,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她想靠在他的肩膀上,再次体验“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的风情万种。他笑着看着

她。抬起双手,准备迎接他的娇妻。当她以为抓到他的手时——却扑空了,他不见了、不见了……

她环顾庭院四周,微微蹙起了眉头,轻轻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又只是幻觉,只是幻觉而已。呵呵呵。”国终破,家终灭,雁终过,只留愁绪伴我心。雨,又淅淅地下了,她已分不清脸上的水,究尽是泪还是雨……

泪尚能双,但我能与谁共?

曾听友人介绍双溪春天的美景,我曾想去游览一番,看能否将对他的思念稍减少一点,可是春纵在,与谁同?少了他,再美的景也是过眼云霄吧。罢了,我还是独倚空闺,叹以逝残春把。

望明月,仰头饮。今夜以醉入眠吧!一颗晶莹的水滴从眼角滑落“啪”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他与她共乘一叶扁舟,他在船头,她在船尾。他忧郁的眼神,风雨淡退了琉璃繁华。沉淀了,他目光中的忧伤,仅是几尺之遥,她却不敢走过去,她怕。这又是幻觉,这只是幻觉。比起看不到,她宁愿这样远远看着她……

“夫人,别再为落花而愁……”

任一世繁华绚烂如花

任一地寂寞落寞成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