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谈杂想
初二 散文 1241字 40人浏览 白羊钟摆

随谈杂想

2012年11月9日,天下着毛毛细雨,早晨八点多,湖南商学院的校车从学校出发,驶往目的地——晓霞山菱角村,托老师们的服,我们再次有幸搭了次校车。对这次的活动,我满怀期待,是见习,更似一次集体旅行。

车上,急性子的我们不时的询问老师到达菱角村还需多久,骆老师像饭店的老板欺骗我们上菜的时间般,一直回答着快了快了。在骆老师已回答了N 个快了之后,我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抵达晓霞山时已近中午,雨水似乎没有停止滑落的意思,没完没了的冲撞着地面,不时借着风的力量袭击着我们的脸庞,即使穿得很厚,还是觉得有一丝丝的凉意,长沙的天气变态,湘潭的原来也如此。想想深圳广州的朋友还在穿短袖过夏天,顿时觉得我们好可怜。

村委会的短暂集合后,很快我们便被分配到各个农户家,按我们可爱的班导的话来说,拼人品的时候到了。事实证明,我们的人品是超级无敌的好,因为我们遇到了可爱的彭爷爷和奶奶。

早就听老师说,学校给的实习经费不多,户主们收的其实只是一点伙食费,住宿费都没算。当你每日看着桌上摆放的鸡鱼肉等,当你看着收拾得干净舒适的房间,你绝对不会说他们收留我们居住,只是为了赚一点小钱。如果说这一切是场“交易”,那赚到的也绝对是我们,我们获取的不仅是无微不至的照顾,更是那份难能可贵的淳朴与善良。

菱角村的集市很热闹,热闹中却夹杂着孤单。放眼放去,人群中主要是老人。想起骆老师提到的一概念——留守老人,不禁有点难过。难怪,当我们这样一群青年穿插到人群中去时,他们的眼中透着惊讶与欣喜。我突然懂得了年迈的彭爷爷和奶奶为什么要接这样一桩毫不赚钱又费心费力的“买卖”,他们图的只是一个热闹。家中的房子修建得很好,各种现代化的家具也都齐全,很明显,他们并不缺钱,他们愿意每日不辞辛苦的细心周到的照顾我们这群小鬼的起居,自然也不是为了赚钱。我们被他们这般的照顾是一种幸福,于他们,实施这种照顾也是一种幸福。这样想想,我们在给他们频添麻烦的同时似乎也发挥了小小的作用,那感动之余深深的愧疚感似乎也得到了一丝丝的宽恕。

细细观察晓霞山村落的布局,显而易见,很分散。一座座房子稀稀疏疏的散落在东一角西一角,显得好孤单,就像那房子的主人般,他们都有着一颗孤单的心。于我们,感动是一种幸福,于他们,陪伴便是一种幸福。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彭爷爷的孙女和孙郞在未通知的情况下到来时,两位老人脸上呈现的幸福的笑容,那是久久的期待后得到的一种满足。

离别的那天,奶奶站在原地久久不肯离去,身影变得越来越模糊。以后这大

大的房子里又剩下两个孤单的老人,想想好心酸。我暗自对自己说:有机会,你一定要再回来。其实,他们要的多么简单啊,只是儿女们有时却不懂。

留守老人的问题近年来日益凸显,有关留守老人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随着社会的商品化、市场化趋势渐浓,年轻人都一心想着进驻繁华的大城市,有谁曾注意后面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呢,有谁曾考虑到他们的孤单无依感和心灵缺失感。所以,年轻的你们,请偶尔停下你们匆忙的脚步,给善良的他们多一点的陪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