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读后感
初一 读后感 3758字 1954人浏览 这里w来过

敬承《论语》,开启人生

一代国学大师梁漱溟先生在晚年口述中曾说道:“做一个人的生活应该是走儒家的路。”结合钱穆先生《论语新解》阅读《论语》之后,才始悟得宇宙玄机真理自在这部儒家经典中。书中所蕴含的大气与担当,点亮了无数儒家知识分子的信仰之灯,也为我思想的混沌打开了另一扇通往光明世界的大门。

心不能定则不能敬,想要恭敬地继承并将《论语》中宏大的思想传播开去,必须要有一颗宁静的心,钱穆先生被尊为“通达四部之学的醇儒”,一生历经苦难却不改常度,“儒家主张生命流畅就好,顿滞一处就苦。”《尧典》中指明的人生七大要义“钦、明、文、思、安安、允公克让”在先生身上无疑是最好的体现,而若想要敬承《论语》,先生身上的品格不可不学。

“一切皆内而无外”,想要内塑自己的力量,学习无疑是最佳的途径。《论语》开篇即是《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白虎通》中对“学”的定义是“学之为言,觉也”。“觉”,即反思性的智慧,要求我们对知识的来源要有深入的思考。我之前对于读书认识就是“读书就是做学问”,现在才明白不然,真正的学问不是在文字上,也不是在表达手法上,而是在通过文字和表达手法来传递的思想上。汤因比曾说过:“拯救人类不是靠记忆力,而是靠智慧来一场革命。”真正的学习,是带有反思性的,是为理解书中所蕴含的智慧而阅读的,绝不是单纯的记忆。关于“学”,在《宪问篇》中提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

者其天乎!”孔子自述为学,下学日用,上达天命,在心中常存“下学”之境,于天命能尽其信;又在《季氏篇》中提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生而知之”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普通人对自己应该有“学而知之”的要求,当今社会,许多人对学习的渴望是很弱的,从每年的国民人均阅读量即可窥一斑。全书以“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学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作结,仍旧在告诉我们学习的重要性,这个要学习的“礼”是包括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论语》告诉我,想要在时代的大潮中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则必须要学习,并且在学习中培养对中华传承的“文化自觉”。

如果说《学而》是讲个人做学问的内在修养,那么《为政》则是在讲学问的外用。“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在这里,孔子将“德”提到了很高的一个地位,同样《春秋》三辨中的“王霸之辨”也提到“以力服人,谓之霸道;以德服人,谓之王道。”“德”是内心最真实、最可凭又最不可掩饰的部分,孔子论政主德,为政者应当重视自我德行的培养并将其推而广之。儒家的道德教化,以培育有德君子为宗旨,而在今天,对自身“德”的培养尤为重要。当今社会,不乏有全盘西化论者,此理论被西方的物质成就迷失了双眼,带来的社会代价是极大的,想要扭转当前趋势,就必须引领“德”的回归,解决社会问题、政治问题,归根结底都要解决思想上的问题,培育内在之德,是“傲立于天地之间,挺拔乎宇宙之外”的不二法门。

在谈完“学”与“德”后,不得不谈到孔子智慧的核心,即“仁”。儒家

以“生生”来解释“仁”,即让一切生命都能和谐地生存下去。为什么需要“仁”?《述而》中提到“至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卫灵公》中再次提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可见孔子把“仁”是放在人一生中都必须依凭的地位上的,仁既表现在内在的修养(“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为仁。’”),也表现为外在的爱人爱物(“樊迟问仁。子曰:‘爱人。’”),进而扩充仁爱至于天下,以得大同。在如何达到“仁”的境界上这个问题,孔子也做了回答:“仁,远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由此可见,仁义并不是不可探求的,只要在观念上有一颗仁慈的心,就可以达到“仁”的境界,不需过分向外探求。而当今世界,“仁”的学说更是和睦家庭,团结民族,保持和平的终极之道,一个人缺失了仁,便会有一颗狂妄盲目的心,为了追求金钱快意而行不义之事;一个民族缺失了仁,则必将导致全民族的混乱以致最终走向覆灭。中国传统的“仁爱”思想与西方“矛盾斗争”思想是中国世界观和西方世界观的两大分水岭,在斗争中,强国侵略弱国,带来无数残杀和血泪;梁漱溟先生在《东西方文化及其哲学》一书中提到,在世界未来,将是中国文化的复兴;辜鸿铭在《中国人的精神》中也形容中国人的经典生活境界是“入沐天恩般的宁静”,这般宁静便是这尽善尽美的“仁”的思想赐予我们人生最好的礼物,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必将建立在“仁”之上。

《论语》中经典语句如恒河沙数,我最为喜爱的一句是“不患无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己知,求为可知也。”(《里仁篇一四》)。人一生要求得些什么,道家说:立德、立功、立言。这里的“立”是指自己真实的本领,能够使自己双脚安然踩在大地上的立。科技时代,带给人们的

是“生之迷惘”,人们无法很好地解决生命的安顿问题。而人的一生在不同的阶段又总在寻求不同的“位”,在寻找“位”的过程中,人又往往再次迷失了自己,究竟我们能否追求到我们想要的“位”,我们又是为什么想要追求它呢?孔子之言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无论在人生的什么阶段,都要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困境中,不忧心于未来,不恐惧于身外的诋毁与流言,而能泰然处之;顺境下,不飘飘然,而能够清醒地思考自己今日所处之位是否与自己能力相匹配。同时,不要担心没有人会认识你和发掘你的才能,只要能够充实自己,汲取文明生活的智慧,别人自然就能够了解你。正如梁漱溟说:“深深地进入了解自己,而对自己有办法,才得避免和超出了不智与下等。”

再进一步谈到《论语》对我人生观的影响,“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为政篇四》)这段话写明了孔子的人生经历,对于我对自己人生的规划也十分具有借鉴意义,而今,我尚处于“志于学”的阶段,这一阶段,“是在好奇心引领下探索一切并确立人生伟大志向的阶段”,也往往是容易迷失的阶段。来到北师大之前,我对于文学的理解仅限于对理解记忆文段和写作方面,觉得能够写出一篇优美的文章便是一种有文化的象征,而今看来,我这样的思想实在是狭隘无知,与古代先哲们相比,他们身上所有的对于宇宙人生问题的探求精神、对于真理的信仰精神、对于上天赋予自身使命的担当精神都是曾经的我所缺乏的。以前我对于人生的畅想仅限于追求自我的满足,而孔子告诉我,他的人生终极追求是“从心所欲不逾矩”,看似都是追求自由,

实则不然,我之鄙薄想法只考量了自己的粗浅的快乐,殊不知真正的快乐却离我很遥远。“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子罕篇二八》),只有达到这三者的境界我们才能获得人生的清明,达成完美的人格修养,生命的快乐来源于此,它们也是我们应当追寻的人本性当中自有的灵明。

伴随着中华民族“可大可久”的文化模式被西方近代工业文明所打碎,现代化的浪潮裹挟着人们汹涌而去,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身的关系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而想要探求这些问题,《论语》无疑是必读的经典。打开网络,各种各样奇怪而混乱的事件立即可以迷乱我们的眼球,而我们对于整个自然世界的看法也会因为我们的修养不够而很难做到平实,“子不语怪、力、乱、神”,孔子告诉我们真正的中华哲学是什么,真正的中华哲学,不是迷信于西方的“科学万能”,思想达到了人生高的境界,自然就不会出现怪力乱神的困扰,生活方能归于质朴与平淡,我们才能与自然和谐相处。在处理人与社会的关系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一颗体谅之心对待他人;“则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以一颗谦虚之心向他人学习;“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要有一颗坚定之心面临诱惑。如此,方能与社会和谐相处。诚然,人与自身的相处是最不容易的,“君子不器”“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难道我每日不该对自己进行总结和反思吗?“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抛除我执,宇宙的真善美才能抵达我们的内心,使我们充实,清新的生命也会因此而显现和升华。

灯下阅读《论语》时,孔子和梁漱溟先生的形象常常浮现于我之脑海,二位先生峭拔傲立于乱世,如礁石坚守于风浪中,巨树挺立于天地间。“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钱穆先生作注“道之将废,虽圣贤不能回天而易命,然能守道,不与世俗同流,则其绪有传,其风有继。”人之品格,往往在于艰难困苦之际方能显现。“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 《论语》开启了我对生命新而独特的认识。读罢《论语》,其间“物来顺应,廓然大公”之思想使我更加明白了身为文学人和传播人内在的含义,何为文化,以文化之,我们今天身上承担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任务,而我们所要做的,即是让《论语》中蕴含的中国世界观光复,“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以此自勉,我相信我能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道路上慨然前行。

参考文献:

1、《论语新解》 钱穆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5-3出版

2、《这个世界会好吗》【美】艾恺采访梁漱溟口述 天津教育出版社 2011-6出版

3、《传播学概论》 毛峰 中南大学出版社 2006-3出版

4、《文明传播的秩序—中国人的智慧》 毛峰 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2005-9出版

5、《论语别裁》南怀瑾 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9出版

《论语》读后感1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