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鸟朝凤的作文
高一 记叙文 6731字 2929人浏览 13458297

作文素材运用:《百鸟朝凤》出品人下跪

素材展示:

第四代导演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自5月6日上映以来,口碑很好,但每天却只有1%左右的低排片量,上映7天票房只有300多万元。5月12日,该片63岁的出品人方励在某直播平台坚持为影片宣传。他坦言影片在上映之初就面临宣发经费短缺、院线不配合等艰难。他还称其实没指望影片赚钱,只是希望有更多观众看到吴天明导演最后这部杰作。方励眼泛泪花称,“只要你(影院经理) 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我老方愿意给你下跪”。说到动情处,方励竟真的双膝跪地。方励下跪后,各大院线纷纷发声支持,影片排片由原来的1%飞跃至7.4%以上,上座率一度高达36%。截至5月23日下午6点,中国票房网显示《百鸟朝凤》累计票房为6515万。

多向运用

在国内,艺术院线缺位、艺术片市场规模太小,一直是被文化精英们诟病的问题。于是,方励这一跪恰好再次提醒了一些人,艺术片的生存空间到底在哪里? 艺术院线又因何缺席?

一、从方励、电影人的角度来看

在文艺片普遍遭受市场经济规律碾压的现实困境下, “跪”与“呐喊”也许是以方励为代表的电影人为拯救他们心中的高水平电影所能采取的唯一方式吧。这一跪,跪出了一代电影人的不屈与微弱的反抗。适用话题:匠人匠心、文化人的姿态、情怀与商业等。

二、从文艺片发展的角度来看

商业片高歌狂进,文艺片生存维艰,这其中固然有着取悦大众基础不一的原因,同时也暴露了国产文艺片在表现形式上的陈旧与创作方向上的偏离。当前时代并非不需要文艺片,而是需要高质量的文艺片,需要创新接地气的文艺片。适用话题:文艺片的困惑与挣扎、创新、打铁还需自身硬等。

三、从观众的角度来看

在市场环境下,观众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消费者,而是电影圈的中心,我们的选择会引发电影市场的蝴蝶效应,而另一方面,我们也是圈外人,拥有着评价和审视艺术的权利。文艺片的去与留,在于我们每个人的一念之间。适用话题:为艺术发声、多关注传统文化困境、观众审美等。

写作示例

戏里与戏外的坚守

电影虽然是商品,但也是文艺作品,是文化的一部分,担负着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功能。戏里,《百鸟朝凤》中所折射出来的那种对现实社会的思考,对广大农村的关注,以及一辈子呕心沥血接近于悲壮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既是任何时代都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长久生存发展的根本。戏外,无论是吴天明导演长久以来对艺术的深情,对电影梦想的坚持,还是方励用自己的悲情一跪为他人发声、为文化坚守,都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郑凤岐《方励下跪是对传统文化的坚守》)

文艺片发展不能只靠“膝盖”

方励一跪虽有其无奈,但增加排片并不能从根本上为艺术片解围。泰格尔说:艺术的最高旨趣在于启发人们认识自我的心灵。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都是直击人性、反映时代并最终启迪心智的,都是能够赢得观众的,本不该有“艺术”或“商业”的区分。因此,所谓业界良心的艺术片要想生存,就必须坦然面对自由市场竞争,不依赖院线排片,以让普通观众看得见、看得懂的硬实力作战。除了存活于市场,以《百鸟朝凤》为代表的艺术片更重要的任务在于重塑佳片标准,引导行业发展,提升观众品味。这些艰巨任务的实现必须靠真正有情怀的中国电影人坚守初心。(鲍蔚萌《〈百鸟朝凤〉,情怀该用来鞭策自己》)

给文艺和情怀留一点空间

就内容来看,《百鸟朝凤》从表层看是写的吹唢呐,但从深层看,表现的是中华民族对优秀传统文化应持有的正确态度。在这个电影市场高度商业化的时代,这样的电影应当有一定的观众,不必太多但却相当稳定的观众。但是现实却是制片人不得不向影院经理下跪请求支持,值得我们深思。或许我们在看完了精彩的商业大片之后,应当多花点时间去看看“《百鸟朝凤》们”,体会它们带给我们的思考,也让它们在商业化大潮之中能够有一席生存空间,不能让它们永远靠下跪来赢得票房和未来。(薛峰《“〈百鸟朝凤〉们”的未来不能永远靠下跪》)

文化传承不能靠“跪求”

不久前,一则消息突然火爆刷屏:电影《百鸟朝凤》制片人、63岁的方励,在某直播平台痛哭,并下跪磕头,求院线为电影增加排片,满足吴天明导演的遗愿,支持“中国的文化”。一声“跪求”,票房飙涨:求之前一周157万元,求之后一天1000万元。可求得来高票房,求得了文化的传承发展吗?

《百鸟朝凤》作为一部艺术电影,虽然业内一片叫好,数位明星站台热捧,票房却不尽如人意:首日排片率不到2%、观影者稀稀拉拉,上映第8日票房才破百万。艺术电影相对小众的受众面,加之撞档爆米花大片《美国队长3》,使《百鸟朝凤》遭遇好口碑和低票房的落差。

方励的一跪,在某种程度上使《百鸟朝凤》成为“道德”衡量的标尺。“不看说明没文化”,“不排片证明没情怀”,有网民将其与《美国队长3》对立,认为“不看就是忘本”,“不看不是中国人”。当然,也有不满应运而生。有人说方励的“跪求”,除了对电影本身的支持和推广,更像是把“支持民族文化”、“实现大师遗愿”、“告慰逝者灵魂”同商业宣传捆绑,裹挟影院和观众。

方励本人对《百鸟朝凤》这部电影的热爱、对电影事业的真诚,无须怀疑。另一方面,他是电影的制片人,需要为麾下的电影制造“噱头”,只要不违法违规,用何种奇招刺激市场都无可厚非。

作为市场化营利机构的院线,本着逐利原则多排些爆米花电影,并非什么忘本行为,没必要和情怀、操守强硬挂钩。观众走进电影院,不只有文化寻根、陶冶情操的目的,放松心情、约会社交同样也是现代化影视服务业的重要作用。

此外,好票房并不是好电影的唯一标准。《百鸟朝凤》作为一部远离都市喧嚣、缺乏粉丝经济驱动、立足“谈谈理想和信念”的艺术电影,试图与商业大片抗衡票房,难免以己之短、攻彼之长。

院线“不待见”带来的票房低迷,使大部分艺术电影转变思维,通过发行DVD 、出售海外版权、多方参加影展并争取获奖,达到“圈内开花圈外香”的效果,以吸引观众目光,争取回收投资成本。通过“外挂”实现票房的弯道超车,或许是艺术电影的无奈之举。

一次“跪求”促使人们深思不已。可一轮热炒之后,剩下的会是什么? 是振兴崛起,还是昙花一现? 到底应该“跪着”求生,还是“站着”饿死? 这些问题,如同莎士比亚的“生存还是毁灭”,是一个旷世难题。更何况,在这个“商业片最好的年代,严肃电影最坏的年代”,人有各的追求。资本碾压过的艺术电影和民间艺术还有别的出路吗?

走在街上,通常两种人面前放着收钱盒——乞丐和街头艺人。不同的是,一个跪着,一个站着。身体相貌凄惨的乞丐不停地磕头,盒子里的钱虽多是零票,却总有大半。或显颓废或显宁静的街头艺人,吹拉弹唱展示着真本事,盒子里的钱却稀稀拉拉。虽偶有“十元大钞”,却更像志同道合者的认可,而非资助生存。打开网页随便一览,乞丐坐拥几套房、身家百万的新闻屡见不鲜。可除了飞上枝头的“西单女孩”,有几个街头艺人身价倍增?

老舍先生的《断魂枪》中,传统记忆被历史碾碎,镖局改成客栈,身上“放了肉”的大神沙子龙,面对传承衣钵的请求,纹丝不动,只是“对着墙角立着的大枪点了点头”。待夜静人稀,无奈而悲愤的沙子龙一口气刺下六十四枪“五虎断魂枪”,摸着微凉的枪杆,微笑着说:“不传! 不传! ”

饱含荣耀和威风的“断魂枪”,与其沦为戏耍逗乐的玩意儿,还不如用自己的威名,给“断魂枪”殉葬。随着时间的齿轮转动,“神枪沙子龙”慢慢被历史遗忘。

一部《百鸟朝凤》,留下的不应只有下跪喧嚣,更重要的是对传统文化如何生存的思考。剑走偏锋的市场行为,纵然带动了对传统文化的关注度,却并非续命良药; 一部艺术电影,也没办法全然承载民间文艺振兴的重任。

文化的传承,不能只靠一代导演的悲情执著,更不能靠一位制片人跪地磕头。以唢呐为代表的一众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在留住传统精粹的同时,与时俱进,做出适应当下文化需求的调整,才是比“跪求”更需要被关注的议题。正如电影里的台词:“别盯着钱,盯着唢呐。”(半月谈记者 彭卓)

薛峰《“〈百鸟朝凤〉们”的未来不能永远靠下跪》

近日,劳雷影业公司总裁、制片人方励当众下跪请求影院经理为《百鸟朝凤》增加排片的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对此,《人民日报》批评他是“丢了文化人尊严”。方励有没有“丢文化人的尊严”我们暂且不论,或许《百鸟朝凤》这类电影的生存现状才是我们应当关注的,它们不能永远靠下跪来赢得关注和票房。 《百鸟朝凤》是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的遗作,影片讲述的是李岷城与陶泽如新老两代唢呐艺人为了信念的坚守所产生的真挚的师徒情、父子情、兄弟情。这是一部所谓的“文艺片”。 文艺片的票房历来表现

平平,这次又正好遭遇《美国队长3》等商业大片,票房更是惨不忍睹,上映一周仅154万元,第二周的周一更是降至42万元,在方励下跪请求增加排片之后,票房飙升至近2500万,成为了内地文艺片的市场“奇迹”。

文艺片历来是小众电影,票房自然不能与商业大片相提并论。但是近几年内地的文艺片的生存空间不断被压榨,文艺片的生存十分艰难。就像这次《百鸟朝凤》,如果方励没有下跪求影院经理,那么它最终可能会以区区几百万票房收场。从制作来看,导演吴天明为这部电影倾注了全部的心血,甚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逐字逐句地修改剧本,创作完成后一个月他就去世了。就内容来看,《百鸟朝凤》从表层看是写的吹唢呐,但从深层看,表现的是中华民族对优秀传统文化应持有的正确态度。在这个电影市场高度商业化的时代,这样的电影应当有一定的观众,不必太多但却相当稳定的观众。但是现实却是制片人不得不向影院经理下跪请求支持,值得我们深思。

在当今外来文化如洪水般涌入,我们如何正确地对待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这是一个值得我们所有人思考的问题。只有正确对待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才能在这个文化多元的当代社会找到我们民族精神生活的根基。这类小众的“文艺片”往往能带给我们许多思考,使我们能够更好地反思我们的社会,反思我们自身。

或许我们在看完了精彩的商业大片之后,应当多花点时间去看看“《百鸟朝凤》们”,体会它们带给我们的思考,也让它们在商业化大潮之中能够有一席生存空间,不能让它们永远靠下跪来赢得票房和未来。 “如果你能够在这个周末给我们排一场黄金场,老方立马给你磕头,给你下跪,你信不信?„„为了吴天明导演的心愿,为了观众,我愿意跪求你们。” 5月12日晚8点,近期上映的电影《百鸟朝凤》志愿者、著名制片人方励在微博开启直播,下跪磕头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吴天明导演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已有白发的人跪在视频前,一时令看者心中五味杂陈。(5月13日《新京报》)

鲍蔚萌:《百鸟朝凤》,情怀该用来鞭策自己

方励的心酸一跪再次引爆了一场电影行业内对情怀的集体消费。正如方励陈述请求增加排片的理由:“人的一生要是只为钱而活,那多单调?人的一生总要有一次骄傲,有一次任性吧”,显然,此时的情怀已凌驾于充满铜臭味的市场,彰显出一种只属于艺术与理想的光芒。然而,这种情怀非但不能拯救以《百鸟朝凤》为代表的艺术电影,反而会危害前途早已堪忧的中国电影业。

一方面,对“情怀”的过度渲染等于把本为一体的“叫好”与“叫座”彻底割裂。近年来当每一部高口碑、低票房的良心艺术片惨淡收场时,总有电影人与观众前赴后继地高举“情怀”大旗,痛心市场竞争只会让大众商业片满载而归,让精英艺术片伤痕累累。面对无法改变的尴尬困境,失意的艺术片只能以小众为名片、以情怀为避风港,逃离票房肉搏的险恶江湖,试图为自己营造一个超然于市的桃花源。方励下跪后,导演、演员徐铮不仅声援增加《百鸟朝凤》拍片量,更呼吁将其排片周期延长至半年,倡导艺术电影院线的建设。可试想,若有一日,在早已商业化的中国电影市场中,独立于自由竞争的艺术电影院线真的建成,岂非让“艺术片负责叫好,商业片负责叫座”成为共识与规范,兼顾叫好与叫座的佳片将更难出现。

另一方面,“情怀”表面上似乎凌驾于市场,可事实上却又常以“情怀绑架”争夺市场。方励下跪固然令人动容,但那句“请在这一个周末拿出一个黄金场次给我们,证明你是有情怀的,证明你是爱电影的”的确有些让人不舒服——不给《百鸟朝凤》增加排片、不掏钱看《百鸟朝凤》就是没情怀?争取票房原本光明正大,与其“情怀绑架”,不如让高水平影片本身赢得观众。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不少网友微博喊话王思聪,呼吁万达影城院线增加《百鸟朝凤》排片,并称“拯救中国电影就靠你了”。一句戏谑道出“情怀”的难言之隐,即相比感化观众,更重要的是要得到院线同情、增加排片,才可能提升可怜的票房。若拯救中国电影真的要靠院线巨头的慈悲与觉悟,那中国电影才是真的无药可救。

方励一跪虽有其无奈,但增加排片并不能从根本上为艺术片解围,中国电影业愈演愈烈的“情怀危机”才真正值得深思。情怀,不该让“艺术片只负责叫好”变得理所当然,不能成为对观众与市场的绑架,更不能成为中国电影人逃避所肩负责任的保护伞。泰格尔说,艺术的最高旨趣在于启发人们认识自我的心灵。真正优秀的艺术作品都是直击人性、反映时代并最终启迪心智的,都是能够赢得观众的,本不该有“艺术”或“商业”的区分。正如吴天明导演的《人生》、《变脸》等佳作感动并激励着不同年代的电影人与观众。

因此,所谓业界良心的艺术片要想生存,就必须走出情怀的避风港,坦然面对自由市场竞争。不依赖院线排片,而是以让普通观众看得见、看得懂的硬实力作战。

然而情怀也不能被彻底抛弃。除了存活于市场,以《百鸟朝凤》为代表的艺术片更重要的任务在于重塑佳片标准、引导行业发展、提升观众品味,这些艰巨任务的实现必须靠真正有情怀的中国电影人坚守初心。情怀,该是对艺术与时代不可推卸的责任。《百鸟朝凤》中有句台词,“唢呐,不是吹给别人听的,是吹给自己听的”。同样,对于艺术影片和中国电影行业来说,情怀,不是用来躲避困难的,而是用来鞭策自己的。

稿源:荆楚网

作者:鲍蔚萌(武汉大学)

(郑凤岐《方励下跪是对传统文化的坚守》

电影《百鸟朝凤》讲述的是发生在黄土地上两代唢呐艺人焦三师傅和徒弟游天鸣的故事。他们是生在黄土地上的农民,他们是遵守着传统手艺人责任和尊严的唢呐匠。他们尊敬自己从事的行当,他们也严守着这个行当的规矩。按照规矩,“百鸟朝凤”只给德高望重的逝者吹奏,如果你生前有瑕疵,无论当多大的官,无论给多少钱,唢呐匠也不会给你吹奏。所以,师徒二人和游家班宁可接不上活儿,宁可外出打工,也要坚持做到有操守、有底线、有尊严。特别是在影片的末尾,焦三师傅走了,游天鸣在新坟前独自为他吹奏“百鸟朝凤”,默默展示着两代民间艺人对传统文化的坚守,让无数观影者潸然泪下。

方励跪下了,这一跪引发了轩然大波。网络上、纸媒上、电视上,各种说法都有。有人说他是为了给电影拉票房,也有人说他丢了文化人的尊严。甚至还有人认为,不就是一部电影嘛,根本不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窃以为方励的下跪,根本不是为了那一点点票房,因为《百鸟朝凤》不是所谓的大片,制作成本并不会太高,收回成本并不是难事;另外,作为电影发行的志愿者,《百鸟朝凤》的票房收入和方励没有任何关联。同时,方励的下跪也没有给文化人丢脸,作为电影人和文化人的方励为另一位电影人和文化人吴天明的遗作乞求院线在黄金时间多给点排片,以便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吴天明导演以及吴天明导演所拍摄的影片,并从吴天明导演的作品中有所感受和领悟,这是对文化的尊重,特别是对在经济社会中还能够坚守中国传统文化的那些人的尊重。

电影虽然是商品,但也是文艺作品,也是文化的一部分,同时还是一种宣传方式。与其他文艺作品一样,电影也担负着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功能。看看现在影院里大量播放的影片,不是虚构幻想的超级英雄,就是不沾地气的富豪人家,不是莫名其妙的妖魔鬼怪,就是滥竽充数的青春偶像。这些电影带给人们的,只能是低级趣味的享受。对照一下“2·19”讲话精神,这些眼睛里只有钞票而忘了根本的导演们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

当然,在这个充满商业气息的时代,挣钱并没有错。而吴天明导演的作品《人生》《老井》以及遗作《百鸟朝凤》等,都不是能够挣钱的商业片。但他那种对现实社会的思考,对广大农村的关注,以及一辈子呕心沥血接近于悲壮的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其作品所给予人们的感动和震撼,不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尊重吗?笔者以为,不管时代如何进步,不管商业如何嚣张,唢呐艺人焦三师傅和徒弟游天鸣那种对理想的执着、对誓言的忠诚,既是任何时代都不可或缺的精神财富,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长久生存发展的根本。

电影不仅仅是一种娱乐。看《百鸟朝凤》的人都哭了,证明方励的下跪没有错。梅葆玖先生走了,吴天明先生走了,但中国优良的传统文化不能走。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责任为中华民族保住我们珍贵的文化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