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写《石壕吏》
初二 记叙文 1464字 1669人浏览 静匀8833

暮色沉沉,宛如垂暮老人的一声悠远的叹息……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前方只有一个破败的小村庄,村前立着一个已经断裂的石碑,上面刻着“石壕村”三个字,倒是像一个已经被废弃的村子。不过想想也是,各个地方的青年壮丁都已经被抓去征兵了,这村里哪还有些什么人呢,即使有也都逃得差不多了吧。我苦笑着想,不禁暗叹倒霉。枯木旁已无力飞翔而停歇于此的老鸦“呱呱”地叫着,让人不禁头皮发麻,预感到不幸的事即将发生在这个破败的小村。而那老鸦见到有生人来到倒也不觉得惊奇和害怕,只是懒散地抖了抖它那早已失去光泽的晦涩的羽毛,飞上枝丫,歪着头用它那略带好奇的眼睛瞥了我好一会儿,便扑棱扑棱翅膀,飞走了。它飞起的时候带起几片落叶,飘到已然垂垂老矣的我的眼前。我不禁打了个寒噤,裹了裹我身上单薄的衣服——不管怎样,还是先暂且找个地方住下吧。

我叩响了一户人家的门,但是门并没有立即打开,而是先“嘎吱”一声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了两双苍老多疑的眼眸,见不是官吏才完全打开了门。这时我才看见了这两双眼睛的主人的全貌——这是一对饱经沧桑的老夫妇,瘦得只剩皮包骨,面上满是由岁月和苦难所雕刻留下的痕迹。而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的儿媳,一个害怕得瑟瑟发抖,消瘦至极,衣衫破烂凌乱如乞丐,但却看着正在酣睡的孩子,有些憔悴、面黄饥瘦的女人。他们虽然接待了我,但没过多久,又一阵急促而响亮的敲门声却打破了这安宁温馨的气氛。这一次老妇人一脸凝重,边让老人从后院那早已破烂不堪,岌岌可危的一面土墙那儿越墙而逃,一边叮嘱老人道:“你先走,等明天一早没事了再回来,先出去避避风头,啊?今天晚上最好不要回来……”刚说完,老人就越墙走了,儿媳妇一听,也是一脸愁容,峨眉紧锁,抱着什么还不知道,依旧酣睡的孩子踱来踱去。难道今天晚上我就要被抓抓去征兵了吗?难道唐军已经败落与此了吗?我痛苦的想着。但是出乎我意料的,老妇人并没有将我推出去,而是将我藏在床脚,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只是低声对我说:“客人,对不起,老妇今日可能无法招待您了,您就这样迁就一晚应该没问题吧。”我刚躲好,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就冲进来了——他们满脸横肉,犀利的眼光像毒蛇的信子,令人胆寒。身穿官袍,头戴纱帽,身材高大,不是官吏们是谁?现在正是唐军对抗安禄山,史思明他们那群叛军,却兵力不够,急需充军之时,他们肯定是来抓人的。我不禁吓出一身的冷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只听见外面官吏大声逼问,训斥,和老妇人痛哭着说:官爷啊,你们看,我三个儿子全被抓去充军了!最近一个儿子才寄信说他的两个兄弟全部战死了。活着的都是这样苟且偷生了,死了的也长睡不再复生。家里哪还有其他的男子?就只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她近乎绝望的又说:就因为我还有这么一个孙子,我儿媳妇还没走,进进出出都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啊。儿媳妇的眼眶立刻红了,抱着孩子不敢说话。老妇人又几乎恳求地说:官爷,你们行行好,要不,我和你们一起回去服役吧,还能给你们做饭。后面的再也听不清了。我眼有些湿润,有什么流了出来,孩子也被吵醒了,哇哇大哭起来。我只听见儿媳妇胡乱哄孩子的声音,孩子的哭声,官吏门的呵斥声。到了深夜,所有嘈杂声终于都安静了。我这才小心翼翼的从床下爬出来,刚躺倒床上,却又被突然的抽泣声给吓了一跳,仔细听听,又躺了回去,那也许是老人的哭泣声,也或许是儿媳妇的恶梦吧。我闭上了眼睛,迷糊的又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收拾好行装,却只和老人和儿媳妇告了别,没见着老妇人,可能已经被抓走服兵役了吧。老人及儿媳妇的眼睛红红的。我望了望东方,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仿佛要将一切黑暗击得粉碎。

改写《石壕吏》7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