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 作文
初二 议论文 2230字 21461人浏览 爱亲淳

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 作文

阅读下面的文字,根据要求作文。

有人认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一种是走在最后面的人。你同意这种观点吗?请根据你对这段文字的感悟,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有人认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人有两种:一种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一种是走在最后面的人。你同意这种观点吗?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自定立意,自选文体,自拟标题。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

首先明确关键字词:“最前”、“最后”、“痛苦”。

第一,走在最前和走在最后的人都是痛苦的。

林则徐“第一个开眼看世界”,屡遭排挤、迫害。哥白尼创立“日心说”,被烧死在罗马广场。

第二,走在最前和走在最后的人都不痛苦。

陶渊明、李白,走在蝇营狗苟谋取官位的人群的最后,过着自得其乐的生活,不扭曲自己的人格,他们何来痛苦?谭嗣同是为变法而流血的第一人,高呼“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怀着为进步而献身的热望而死,他是幸福的。袁隆平、钟南山走在科技的最前端,为全人类造福;刘翔跑在世界的最前面,站在主席台的最前端,他面带自信的笑容;牛顿、爱因斯坦“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总结前人的理论,发现不足,不断改进能够获得骄人的成就。丘吉尔学生时代功课在全校最后,锲而不舍,努力奋斗,终成大器。 第三,走在最前和最后的人既有痛苦,又有幸福。

屈原始终站在政治斗争的前沿,他为国家的衰败而痛苦着,但最后能以死报国,他也是幸福的。范仲淹既在最前、又在最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他永远

都是一个最痛苦的人,但也是最幸福的人。鲁迅走在新民主主义文化的最前面,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他既是最痛苦的,又是最幸福的。

立意的角度:

角度一:正面立意,同意材料中的观点,走在最前与最后是痛苦的。因为走在最前的人要面临各种从未见过的艰难险阻,他们在身体上和心理上承受着压力,他们是痛苦的。走在最后面的人则要面对别人鄙弃的眼光,而对强者欺凌的危险,他们也是痛苦的。要举事例,分析要言之有理。

角度二:从反面立意,即不赞成材料中的观点。走在最前面的人和最后的人从某种意义上说应该是幸福的。他们是精神上的富有者,他们是伟大的人。可赞颂他们的开创精神。他们发现了真理,创造了历史,改变了世界。可赞其在后方为前面的人做好后盾,同样可贵。

角度三:辩证立意。可辩证分析,多赞颂他们是物质上的最后者,却是精神上的最前者。他们有痛苦的一面,但最主要的是享受快乐。

角度四:走在最前面和走在最后面的人,都是痛苦的,只有走在中间的人最幸福,因为他们不用承受那些痛苦。前面的人开拓道路,后面的人为其断后,中间的人简单而幸福。

角度五:心态决定一切,走在最前面和走在最后面的人觉得痛苦,主要是由心态决定的。只要保持良好的心态、乐观的精神,无论走在最前还是走在最后,我们都会感觉到幸福。

范文:

痛苦的价值

重庆铁路中学 曾敏

如果说走在最后的人痛苦是因为自甘堕落而遭人嫌弃的话,那么走在前面的人痛苦则是因为思想超前而影单影只。前者不值得同情,后者却令人敬仰。如果

人生注定服一场西西弗斯式的苦役,那我将毅然选择走在众人之前,孤掌难鸣,却又始终孤芳自赏。

一如古希腊先贤苏格拉底,这个把哲学称之为“爱智慧”的老人,在端起毒酒的那一刻,仍担心他逃亡之后不能指导青年,于是,在雅典民主苏醒的前夜,他慷慨地将毒酒一饮而尽。

他是痛苦的,他甘愿成为别人知识的助产婆,产妇却临阵脱逃;他乐意为时代奔走效劳,从街市到角斗场,从庙宇到爱琴海,可时代却要了他的命。但无疑,他又是幸福的,一个清醒的先驱者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被误解有何妨?历史的车辙自会留下清晰的谁是谁非;被赐死有何妨?时间的潮汐自会将智慧的贝壳冲到人们脚下。“希腊三贤”烁古耀今,他,他的学生柏拉图,他的学生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哪一个没有痛苦地咀嚼过独行的凄凉,哪一个没有重新迈下坚定的步伐呢?

我想到了同时代的孔子,历史总有那么多巧合,以至于让人觉得是个玩笑,我常想,如果两位大师隔空相遇,他们会有着怎样的时空对话呢?他们会说到哪些话题呢?至少,他们会说到痛苦,比他们的时代还早出生了几百年的痛苦,但最多,只会一笔带过,他们不会诅咒痛苦,反而会欣然于这痛苦的价值,一种超越了生命长短、个人前途、他人评价的价值——他们改写了历史,或者,创造了历史。

处在一个蒙昧昏聩的时代,是一种痛苦,但保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清醒,不做无知无觉的蝼蚁,就有价值;置身于一群迷乱狂狷庸人中,是一种痛苦,但存有一份济世者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使命,就有价值。说到底,痛苦莫过于肉体上的摧残刺激肾上腺的连锁反应,与独领风骚而兼济天下的精神愉悦相比,不值一提。

带着真理与价值一路领跑,总让人心醉神迷。所以,亚历山大才会慕名去拜访那个自囚于大瓮的第欧根尼,后者轻蔑的回答他“别挡住我的阳光”,但这位大帝国的君主仍然说:“我如果不是亚历山大,那我就愿成为第欧根尼。”

那么我们呢?今生,我们是不能做破翁里的第欧根尼了,但我们却可以执着地寻找人生的“阳光”;我们是做不成列侬和小野洋子了,我们不能承受舆论对裸替反战的一切争议,但我们却可以内化其精神,用其他形式为和平出谋划策;我们也做不成时代先驱孙中山了,但我们却可以敢为天下先,做深入一线的新闻记者,做冲锋在前的打假斗士,做不跟风、不害人的老实买卖,做不陈腐、不懒惰、不沉默、不苟且的中国人。

如此,痛苦,还有价值,还有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