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是一种爱
初三 记叙文 2346字 2037人浏览 卷皮皮

这也是一种爱

昏暗的灯火下一对父子正在吃饭,安静的饭桌上父亲面无表情,静静地吃着碗里的饭。儿子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自己的父亲,不远处的书包里静静地躺着这次测验的卷子。79分的卷子既不算好也不算太差,但是对一向成绩优秀的儿子来说,就有点失水准了。

“这次考得怎么样了?”良久,沉默是金的父亲终于发话了。

“7„„79分。”无法从父亲的语气中感受到任何感情的儿子小心回答了父亲的提问,并紧紧盯着父亲那张好像盤石般坚毅的脸。

没有表情!即使是听到儿子成绩下降的时候,那张熟悉的脸庞就像一潭死水一样波澜不惊。看到这里,儿子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默默吃着碗里的饭。

曾几何时,父亲会对自己的成功感到欣慰,会为自己的失败而感到可惜,父子俩一起高兴一起伤心,可是现在的父亲„„脸上麻木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感情,儿子的成败仿佛跟他没有关系一样。

多少次儿子拿着第一的成绩在父亲面前炫耀,父亲也仅仅只有一声简简单单的回应。同学们所说的进步的奖励、成功的庆祝,这一切儿子都不曾拥有。同时,同学们所说的父母对成绩下降的怒火、严厉的呵责,到了父亲这里连一个简单的表情也换不到。想到这里,儿子不禁有些神伤。

又是一阵无言的沉默,只有咀嚼下咽的声音。

忽然父亲放下碗筷,儿子有些惊喜地抬头。“你想吃些什么?我明天去买。”父亲没头没尾的话语让儿子有些惊讶,木然的回答之后,又是一阵可怕的沉默。 儿子低头细想父亲刚才的话:这是在关心我吗?如此简单的话语让儿子难以抓住其中的意义。

望着父亲起身离去的背影,儿子有些茫然。看着洗碗池前父亲忙碌的背影,儿子忽然觉得有种想哭的冲动,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也许吧,这就是父亲关心人的方式!虽然很简单,也很容易伤人,但这也是一种爱吧!儿子忽然觉得父亲的表情不再木讷了,像死水一样的父亲仿佛又增添了新的活力。儿子赶紧上前与父亲并肩站在一起,帮他洗碗。忽然儿子好像看到父亲笑了,笑得像铁树开花一样灿烂。 这也是一种爱,饭桌上无言的爱。

绿叶•情意

浙江考生

当爷爷开始品冲泡了四遍的陈年龙井,来吊丧的宾客也已渐渐散尽。妈妈紧紧地牵着我的手,与这一片生我养我的土地作别。我微微地苦笑,原来并没有永远的故乡,我们永远都是过客。

处理完奶奶的丧事,爷爷也不再坚守这一方留下了无数记忆的土地,顺从地跟随着我们来到城里。然而,走在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我无数次看见了爷爷的回眸,那深沉的眷恋与无以言表的无奈,最终都化为一滴浑浊的泪水,慢慢地倒流进心底。

别了,我听见这两个字。

在城里的爷爷,依旧每日早起。这在习惯了夜生活而对早晨阳光不屑一顾的城市,多少显得有一些另类。然而,爷爷并不在乎那些异样的目光,依旧每日穿着洗

得发白的蓝色旧工作服,穿梭在社区的各个角落。他在楼前被废弃的土地开垦出一片花田,撒下各种奇奇怪怪的种子,每日伺弄,神情严肃地仿佛在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

只有我知道爷爷的孤独。因为我也有着这样孤独。我怀念故乡的老屋。那每日清晨婉转的莺啼,那木制楼梯凄婉的呻吟,那透过碧绿的竹林洒落的细细碎碎的阳光,那让人无法忘怀的带着淡淡清香的泥土气息。

在这一片钢筋混凝土中,我已无法找到那样淳朴与纯粹的笑脸,我看见爷爷每次想要挥起的手都在冷漠的擦肩而过中无奈的放下,我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当年的爷爷是一片意气风发的绿叶,他可以暂时离开他的根,去远方飘荡,寻找属于他的风景,然而如今,这一片绿叶已然悄悄凋零,他需要回去,与故乡永远地厮守在一起。

那是爷爷的八十大寿,亲戚朋友们借此都聚在一起,我眼神流转,却寻不见爷爷的身影。悄悄起身出了宴会大厅,我看见爷爷徘徊在角落的窗前。我过去,握住了爷爷的手。爷爷动动嘴唇,说: “我想回家。”仿佛是一个寻求家的庇护孩童。

“好,我们一起回家。” 我从爷爷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每个人都是一片绿叶,不管飘到多远,都已被那一方土地打下了深刻的烙印,是的,这是每一片绿叶无奈而又甜蜜的宿命。

那么,就让我们带着对根的情意打拼,然后在日落之前,牵着手,回家。

麦收时节

金黄的麦浪在劲风的吹拂下此起彼伏,犹如水平如镜的湖面上突然泛起的波浪,层层叠叠,目之所及,折射着金子般的光芒。

漫步于田间小道,尽情的吮吸着浓郁的麦香,顿觉神清气爽,好像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再也不想去做其他事情,只是悄然无声地享受着那一份自在自得。天空偶尔飘洒淅淅沥沥的雨丝,我便独自一人去田间散步,我喜欢这样。我感觉这个时候是感受和汲取大自然灵气的最佳时刻。刚被雨水滤过的空气格外的清新,深深地吸上一口,你会精神百倍。刚被雨水滋润过的小草绿的发亮,草叶上还会有几滴水珠,时时透着灵气,仿佛在诉说大自然的恩惠!

“芒种忙,三两场...... ”儿时的童谣又回响于我的耳际。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当时的情景:三四家对出地头的一角,平整以后,用牲口挂着石磙一圈一圈地碾压,收拾打麦子的场地。听老人说,打麦场碾压得越实在越好,这样,麦子不会被压倒土里去。收割庄稼一般在早晨,因为中午太阳光太强烈,麦子容易掉穗。每每此时,我总是迫不及待。虽然我还不是很熟练但总想帮父母减轻点负担。由于这种力量的支撑,割麦时,我时常是一手拦住麦杆,一手拿着镰刀,干得热火朝天。我总认为我多割一垄,父母就少割一垄,常常汗流浃背还是被父母落得好远好远。固然如此,我也不灰心丧气,因为我心里有自己的想法。若遇上雨天,还要散麦垛,生怕麦子被淋到了。不知为什么,那时总爱和父亲一起躺到场里睡,父亲不让去,自己心里还觉得很委屈。现在想来,躺在场里,不仅仅是为了防人,更是为了欣赏夜空的美景,呼吸田间麦香吧!

布谷鸟的叫声不绝于耳,尤其是早上,大部分人认为它是在宣告麦子成熟的消息,我却认为那是一种对人类的祝福,一种对收获喜悦的分享。今年的麦子似有大器晚成之势,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必将颗粒归仓。

这也是一种爱21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