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白发
高二 记叙文 2530字 677人浏览 aabc110120

爸爸的白发

我很少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到爸爸。以前没写,那是因为小时候不懂事。不能够深刻体会到所谓的严厉的无形的父爱。现在想写,那是因为当我游学回家看到爸爸满头的白发,心中顿生难以言喻的感慨,唤起我许许多多儿时的回忆„„

在我生来没多时,也就是在当大脑正处于构建意识形态的初期。印象中还不懂得什么是爸爸。之所以叫那个人爸爸,是因为这是我入世以来第一个认识的男人。他在我眼里像青松,如泰山,早已拟定一种可敬而不可亲的形态。因为我一两岁的时候总是窝在母亲怀抱里。只觉得心中只有妈妈一人。爸爸也喜欢我,但是爸爸有工作。一个大男人不可能带个还未长毛的小屁孩上班。但爸爸一回家就会把我抱起来,扛在肩上打转转。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的高度,感到无比欢喜。我还喜欢爸爸把我架在脚背上然后飞起腿“飞高高”。这些便是爸爸在我儿时的最初印象。

两三岁的时候,我已经有小大人的模样了。会挣脱怀抱自己到处活蹦乱跳,会自己出门买我喜欢的汽球和我爱喝的豆奶。那时爸爸就不怎么逗我玩了,开始对我严加管教。慢慢地,爸爸便无形地在我心目中建立起一个令人畏惧的形象。另外,爸爸很喜欢外出赌博,三更半夜才回家。家里总是因此发生世界大战。三岁的某一天,我醒来,爸爸突然拉着我的手问,妈妈要走了,你是要跟爸爸还是跟妈妈。我一时摸不清头绪就跑开跳到妈妈身边。当时妈妈泪流满面正忙着收拾行李。我就知道妈妈又被爸爸欺负了。妈妈没看我就说,妈妈要走了,你要么就跟来,要么就留下跟你这个爸爸继续生活!我当时就想爸爸是赌鬼,是个坏蛋,留下来一定没好处,就拉住妈妈说,我跟你一起走。爸爸听后急了。用他庞大的身躯堵住门口,死活不放妈妈出去。妈妈突然冲着我尖叫,快跑!于是,我像离弦的箭机灵地转过爸爸的缝隙拼命地冲下楼。爸爸回头,两三个阶级就逮住我,把我抱了回来。从那以后,我便宣言不喜欢爸爸,还说如果长大我赚一万块,要给九千给妈妈,只给爸爸一千!这些陈年旧事现已成为爸爸取笑我的笑柄。

四岁的时候,爸爸明白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比妈妈低,所以努力地拉拢我,带我去旅游。途中爸爸问我,是爱爸爸还是爱妈妈。当时我想既然他那么用心良苦就估且说句好听地让他开心一下说,我爱爸爸。

七八岁的时候,我第一次发现爸爸头上有白发。那时爸爸抱着我,让我帮他拔白头发。拔掉一根爸爸就用他满脸胡碴扎我的脸。

爸爸患有风湿病,一到雨季就腰酸背痛,于是就让我帮他捶背。每次小小的拳头落在腰上,爸爸会时不时憋出一个屁来。然后我就趁机逃跑。

一家人中,我只会和妈妈亲妮。也不会让除妈妈以外的人亲。有一次,妈妈削了一个苹果给我,让我先给爸爸尝尝。我趴嗒趴嗒地拿去递给爸爸。爸爸咬过一口后,我闻那苹果很臭。从此,就再也不敢吃爸爸咬过的东西。

爸爸仍然爱赌搏,每一到爸妈吵架严重到涉及离婚的时候。全家上下心急如坟。有好几次妈妈宁可丢下我们离家出走。等一段时间后爸爸再劝妈妈回来。妈妈常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早跟你爸爸离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家庭的重心,是多么重要的一份子。

我上初中的时候,爸爸的白发便开始从两鬓爬至整个头。爸爸开始染发,保持年轻。为了在工作上跟更多人打交道,直到现在„„

零八年七月末我搭火车回家,出了站台,看到爸爸矮胖的身子从车厢里探出一颗金灿灿的白脑袋。我当时真不敢相信那就是我的爸爸。那个曾经在我心目中如青山,如翠柏的伟人,现在竟也成了荒凉的古树。岁月不饶人呐,爸爸老了,而我„„还像只迷途的糕羊。我觉得自己应该要长大了,可在爸爸的眼里孩子永远是长不大的,是需要指引、唠叨,必要时还要严厉训斥的。

前几天,爸爸说要带我去喝茶。在路上我说想到一家不错的新店。他批评我,别老摆着大少爷的架子。自己没什么本事还要享受高级的茶馆。我听了心里很不服,于是保持沉默。以前,我爱吃路边摊,他也总爱训斥我说吃小吃的人是最差劲最没用的了。有本事去正规的店面吃去!边走边想,我又把目光放到爸爸的头上。因为爸爸现在是下乡停职,所以不需要去跟许多人打交道也不用在意自己的型象。在阳光下,那缕缕发丝奕奕生辉,将之形容成刀芒或是针锋,钻心般令人疼痛不已似有些牵强~就是心情很复杂。就这样,爸爸带我走进一家咖啡厅。爸爸知道我爱吃鸡翅膀,自己点了一份套餐把一个鸡翅递递给我„„当时我有感概:这个世上确实有许多人爱着你,但不同人爱的方式不同。有一种像妈妈无微不至地无私地宠爱;也有人像爸爸,爱你就要严厉地呵斥你几句,然后再对你好。其实,换个角度想,他也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变得更强,更懂事而已。唉,要理解这些人情世故,还真是辛苦呢。 爸爸从来不允许我跟他撒娇,就连嬉皮笑脸地讲话都不行。但偶尔,只要他高兴,我一睡醒,他就会学妈妈的呛调假假地唤,快醒来,爸爸抱你下来~我小时候,会赖在床上,乃声乃气地叫妈妈来抱我。现在妈妈不会来抱我„„竟是爸爸。晕~

爸爸从来就在我心中树立起一个男子汉顶天立地有泪不轻弹的形象。而我却喜欢耍性子,大哭大闹以诉说心中的不满!当然,爸妈一看到我哭大都会心软下来,对我百依百顺地,嘿嘿。爸爸没哭过么?我活到现在,只见过那么一回。那是在前年,爷爷奶奶双双过世,爸爸在一边一直小声呜咽着。当葬礼进行到给死人喂饭的时候。掀开白布的那一刹,看到奶奶枯黄干瘦的脸,爸爸顿时哭得如火山爆发,如冰峰倒塌,撕心裂肺,惨得不可言其状。当时我也哭得厉害。但我多半是被吓哭的。看到一个曾经抱我,喂我,给我打护身项链,仁慈的奶奶变成那副模样,我当时觉得整片天空都是黑的,周遭尽是凄惨的哀鸣和无尽的沉郁。 自从爷爷奶奶过世以后,爸爸就常感叹自己老了,早晚都是要入土的,所以对生活更无所谓了。而我,一看到爸爸满头的白发,也总感慨自己长大了。(我常说是老了~)

现在呢,爸爸又总爱唠叨我,说整天看到你在家就烦什么什么的。而我,一个暑假在家待惯后,许多感慨也已减淡不少。其实啊,再怎样爸妈现还处于青半年呢。而至于,他们终会慢慢变老,我也会慢慢地承担起这个家的重任。这都是将来的事,何需预言呢?脚踏实地走好眼前的路就行了。借用一句我最喜欢的韩寒的话“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 最后,顺便祝福一下。爸爸,你永远是我心目中不可打倒的神。我希望并且坚信今后爸爸和妈妈都会幸福快乐地走下去„„永远,永远„„

爸爸的白发12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