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男子汉
初三 记叙文 1560字 589人浏览 琴香欣蓝

我们家的男子汉

三年前,我们家里多了一个成员,从此,我和老公肩负起照顾他的责任来。

他对独立的要求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和他出去,他不愿让人牵他的手了。一只胖胖的小手在我的手心里,像一条倔强的活鱼。每次过马路时,我总是教他:“过街时站在斑马线前,先左右看,没有车经过,然后快步过街……”有一次,我带他上街买东西,过马路时,我总是下意识地稍用力气,拉紧他的手,可他挣开我的手,跑到斑马线前,伸着小脑袋左右看,然后快步过街,等他站在街的那边时,望着我得意地笑。

两岁多时,他对吹泡泡狂热地喜爱,有一次,我带他去广场买泡泡水,他提出要让他自己买。我给了他一块钱。他攥着钱,走近了柜台,忽然又胆怯起来。我说:“你递上钱,我帮你说好了。”“不要,我要自己说。”到了柜台前,他又嘱咐我一句:“你不要说话哦!”小贩走过来,他有点儿紧张,勇敢地开口了:“我要买,买,买……”他忘了要买什么东西了。我终于忍不住了:“买一瓶泡泡水。”他好久没说话,拿着心仪的泡泡水,神情有些沮丧,我有点儿后悔起来。后来,他会让我远远地站着,自己拿着钱屁颠屁颠地去买泡泡水了。他是一定要自己去的。假如我不放心,跟在他后面,他便停下脚步不走,指着远处:“你站在那里嘛,不要过来。”他买泡泡水渐渐熟练起来,情绪日益高涨,

最终变成了一种可怕的狂热。后来,去超市买东西,他总会尽最大力气多多地提着东西,排好队,走到柜台前,踮着脚,露出半个脑袋,吃力地把东西一件一件地拿给收银员划价。有时候,收银员会顺手接过排在后面人递上的东西,看都不看他一眼。他满头大汗地、耐心地等待着。我很想走过去帮他叫一声“同志”,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他面对生活挑战的沉着

当他两岁半的时候,我们决定把他送进幼儿园。去的那天早晨,他很兴奋,大人离开时,他四下打量,发现没有熟悉的面孔,才想起来哭。第二天,他再不愿意去了,还没出门就不停地说:“今天不去幼儿园嘛。”但他明白不得不去,渐渐地也就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现实。每到周五我去接他时,总能看见他乖乖地坐在小板凳上,眼睛亮晶晶地望着窗外,看到了我们,总是兴奋地站起来,然后一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和我聊幼儿园的小朋友,给我唱幼儿园里学到的儿歌,然后总是要问我:“明天不去幼儿园了?”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总是很高兴。

他的眼泪

他不爱哭,当伤心的时候,他总是一忍再忍,把那泪珠儿拦在眼眶里打转。他从不为一些小问题哭,比如不小心摔跤啦,和小朋友闹矛盾啦。他很早就开始不为打针而哭了,打预防针时,打完一针,他会勇敢地挽起袖子对医生说:“这边也要打哦!”

在不久前,因为我的疏忽,让他遭受了很大的罪。当我发现他压在柜子下,身下两瓶开水打翻,他被迫倒在开水中时,他只

是微微地叫着:“妈妈,妈妈!”我眼泪翻涌,老公开着车一路飞奔送到医院,他坐在手术台上,脱下衣服,才发现他的伤情大大超出了我们的想像。我们心痛、自责、害怕千般滋味一齐涌上心头,泪水流个不停,他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手足无措地望着我们。在清洗伤口时,虽然他也痛,他也怕,可听到医生说如果不洗伤口,病情就会更严重,他只好无助地望着我,忍着巨痛,哭着不停地问医生:“好了吗?好了吗?可以不洗了吗?”在医院的那些天里,伤口的痛一阵阵袭来,他总是让我们不停地给他讲故事,唱儿歌,用这种方式分散身体的痛楚。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上的伤渐渐好了,每当我们要看看他身上的伤,他总会得意地高高抬起手臂,自豪地说:“看,好了!”看到他身上留下的一块一块的伤疤,我总是自责不已,他却轻松地说:“幸好没烫到脸,没烫到“鸡咯咯”哦!”

这就是我们家的男子汉。看着他一点儿一点儿长大,他的脸盘的轮廓,他的手掌上的细纹,他的身体,他的力气,他的智慧,他的性格,还有他的性别,那样神秘地一点儿一点儿鲜明,突出,扩大,再扩大,实在是一件最最奇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