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慈母心
初一 记叙文 1151字 15人浏览 patpat5519

枕上慈母心

老妈最近越发的啰嗦了,寄来的东西越来越奇怪,这一次竟然夸张到寄来一只枕头。我一手抱着枕头,一手握着笔在快递单上签收,手机在口袋里已经吱吱作响,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她。

最近我的肩周一直暗暗较劲,用老公的话说,年纪轻轻老年病就先找上门来了。他买来按摩椅给我,谁知道机械的力道终究缺少了人情味,在骨骼被按捏的愈发疼痛时,我便把价格不菲的按摩椅束之高阁,再不触碰。老妈絮叨我,在电话的那头一口料定是枕头睡出了问题,于是竟然离谱的寄来了一只重达五斤的枕头。

长了这么大,依旧还是离不开老妈的庇护,记忆中不知道这是她为我做的第几只枕头了。她知道我睡不惯棉花枕头,也晓得商场里各式各样的茶叶枕、理疗枕比比皆是,可是她依旧要亲手为我缝制一只最舒适的枕头。

枕头是用白色的丝绵缝制的,留一边空口,填进去荞麦抑或是稻谷壳。记得小时候,老妈常用小米给我缝制枕头,我天生是个爱出汗的胖妞,睡在小米枕头上,就少了些汗意涔涔,多了酣睡到天明的舒适。

记忆里还有一只特殊的枕头,跟了我将近十年的时光。那个时候老妈已经三十五岁,我是不足六岁的孱弱幼童,不知道她从什么地方听来的偏方,说是睡细竹子编的枕头,可以帮助心脑系统发育,她就托人从外地买来竹子,用竹子编织了一个透明的枕头,中间用些木料作为支撑,加了一些好闻的香料在里面,说是可以安神。我就用那枕

头一直睡了很久,果然长得机灵健康。睡不着的时候,我就喜欢隔着枕头看你,看你在灯下写教案,写一会,顿一下,看看躺在床上的我,唬着我赶快的睡觉,我就抱着硕大的竹枕,温顺的睡去。

刘墉先生曾经说过:“这枕头是个虚虚实实的小世界,有很多鬼魅在里面跑来跑去,不可捉摸...... ”,听着荞麦在里面窸窸窣窣的乱窜,像是住着一群调皮的精灵,睡觉的时候把头枕在上面,梦里就有了千万双手,温柔的轻搡我的肩背,又生出千万双脚来,驮着我和我的梦奔驰在家乡的田野里。荞麦的清香,渗着丰收的味道,这味道就像老妈做的荞麦坨子,用刀打成形如小鱼的细条,点上麻油和蒜末,让已是梦中人的我更不愿醒来。

老妈的枕头像个神奇的法器,身上的小毛病就此离我远去,休息的好了,胃口也随之变好,脸色变得更加的红润光泽,我开始忖度这枕头里藏了什么秘密,放在手上轻轻的掂量,放在鼻尖仔细的闻,许久,我终于知道了藏着枕头里的,一颗老妈的慈母心。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老妈总是说,直到生下我才更懂得姥姥的心。我尚未孕育,还不知道那个十月怀胎后,经历剥离之痛而生下的粉色肉团儿,和母体之间有怎样默契和感情。我只知道我在不断长大的同时,也像春天里的笋子一样,吸吮着老妈的精血,汲养着她无私的爱和骄纵,吸干了她光亮的额头,原来书里说的真的没有错:“你不在,你的枕头就是我的枕头;你回来,你的肩膀就是我的枕头。” (吴洪超 大唐清苑热电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