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法之路
六年级 散文 881字 7449人浏览 hjzh7321

小时候,每当春节来临,家中总有很多邻居拿着一条条红纸儿,排着队等着我父亲给他们依次编词儿写春联。那情,那景,那人,尤其父亲写字时的专注神情,那只毛笔在红纸上时而彳亍而行,时而跳跃奔舞,任四十多个春秋沧桑而去,我都难以忘怀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书法这一美丽儒雅,祥和而又神秘的艺术魂灵,深深地根植于我的生命之中。旧式军人出身的慈爱的父亲在他的生命中最后几年对我人生的教诲,对书法领域的理解,我都永远铭刻在心。

开始信笔涂鸦时,父亲告诉我:任何事,都有法。农民种地有法,军人打仗有法。你看京剧舞台上满台武打,混战一场,可混而不乱,双方大将,这个长矛猛戳,那个大刀飞舞,打得天翻地覆,你看双方没有受伤的。为什么?因为有法。干什么都要依照法则。写字,更要有法。一辈子持之以恒。因而我有了生命长河中循序渐进的描红,填黑,映格,脱格,临写,背临,以至日后的创作。其间的酸甜苦辣,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尤其在那段长长的“像条河”的蹉跎岁月中。在那枯寂的日子里,我把生命放在了蓝天上,放在了旷野中,书法伴我左右,抚慰我心,不管外边世界如何,自身有如天空,旷野一样宁静,辽阔而丰富。那时我确认书法真的是我一辈子永远醒着的幸福美丽,充满诗意的梦。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在亦步亦趋临帖学字的时日里,父亲见我躁,告诉我:书法学习,开始时要求“无我”,末了一定要求“有我”。就是说凡是一门艺术,决不能终身“寄人篱下”,书法学习也是如此,最后要求有自己面目。历史上从来都是渊源相继,各自成家。颜真卿学褚遂良,可毕竟颜真卿是颜真卿,褚遂良是褚遂良。先是“拿到”,后来是“去掉”,形成自己独特的风貌。入门时要下死功夫,好比韩信的“背水列阵”,置之死地而后生,结果还是要写活它。这才叫胜利。时隔四十余载,脆弱的生命随时可以消失,一切都可能瞬即空,归于破灭,唯有逝者的灵魂和对书法的参悟是永远的存在。父亲讲的话,引着我拜帖为师,“定时”,“定数”地完成每天自定的任务。夜深人静之时,我徜徉在浩瀚深邃的历史中,渐渐沉醉在书法世界的神秘玄妙之中,以至今天我可以挥毫泼墨,表我情怀,诉我心声。

现在,书法给我好多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