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一样
初一 散文 2144字 1668人浏览 一号列车

长辈没有一人与艺术沾边,然而我和哥哥却算是半个奇才。自幼酷爱绘画,成绩自然不可小窥。

忆儿时,我们视绘画如生命。老实说,他水平略胜我一筹。自小,我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看哥哥的眼光永远是充满宠溺,几乎是有求并应。我似乎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出于一个小孩子的嫉妒,或者是单纯的无聊,看哥哥总是有那么点不顺眼,想尽了办法找茬。尤其在他专心作画的时候,拿挑刀沾点色泽极其显眼的颜色蹭到床单上之类。颜料是他的,挨骂自然不可避免。我总是在一旁幸灾乐祸。其实清楚,哥哥不可能不知道是谁的所作所为,却总是默认。这也导致了我的变本加厉。蔑视、讽刺、挖苦,日复一日,这倒是成了习惯。

父母心眼儿里也明白,日久便也看不惯。记忆中,母亲总是怒喝我:“你们都一样,别高看自己一等。”也是那时,泪水总是夺眶而出。若是一样,为什么不多看我一眼?渐渐沉默了,只是单纯拿着画笔,和哥哥并肩勾画着什么,不言不语。突然发现,什么都比哥哥优秀的我,抢走了那么多本应属于他的光环。我的日子,似乎活在外界的赞美中。即便是没有母亲的重视,我一样是同龄人中的焦点。哥哥则像是个树洞。是的,树洞,只是静静的立着,听着我吐苦水,甚至是戏弄,然而却默默包涵。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无事生非?我们不一样,我在阳光下笑着,他总是默默的。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正是因为我的外向,机会总是我的。同在一起习画,每年国际书画大会的名额会在学院内挑那么几个。我不光上榜,也夺得了连续四届的冠军。然而我身后,总是那个独自作画的背影,或是默默的帮我挤好颜料,摆齐松节油……可能是巧合,也或许是天意。就是这第四届大会,竟然有哥哥的名额。倒是一向几近面瘫的脸上,露出了抹笑容。连续多年的比赛冠军,我只用等到决赛的时候再上交画作即可。也就是说,我的时间相当充裕,坐等决赛就好了。哥哥忙的不亦乐乎,从预赛到初赛,再到复赛、半决赛,并出乎我意料的成功晋级。好像那时,他每天脸上都挂着笑容。

决赛终将到来,也意味着我们会是对手。倒也没那么紧张,可能我们都不在意名次,也可能我认定我是赢的那个。我从没想过,输了会怎样,因为根本不可能。那天,我们带好工具,早早上了车。路上仍是说笑着,直到哥哥拿出自己的参赛证,小心翼翼捧在手心凝视着。他说,他好想像我一样,在别人羡慕的眼光下入场;好想像我一样,站在领奖台上;好想像我一样……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话。同样,我本能的将手伸进兜里,却吓了一跳。“哥,我好像没拿参赛证。”他猛然抬起头,用略带探究的眼神望着我。直到确信这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也静默着,等待着他的回答。“我回去给你取”说罢一手将他的参赛证递过来“先拿我的入场。”叫了师傅停车,他便回去了。这张小小的卡片上,有他手心的余温。

微微忐忑的进了场,看了眼参赛证上的大字“迟到30分钟取消比赛资格”我知道他一定会这样做,所以故意将参赛落下。但我不敢说我只是单纯的开个玩笑,或许我的确存有私心——我害怕到手的冠军失去。心里的确很纠结,所以留好了时间。家里离这里很近,30分钟足够他回来。依旧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提着画箱径直进入场地。老实说,我做的一切几乎没有任何意义,但又为什么这要这样?我恐怕也不清楚。继续着比赛,继续着我的创作。没有多大负罪感,也许是因为我经常做坏事,也许是因为我相信他一定能回来继续。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但我打死也没想到,当赛区封闭,我仍然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手微微一颤,画布上留下一道败笔。油画的色彩可以覆盖。我用新的颜色,一遍遍遮盖失误的地方,却总觉得那是抹不掉的痕迹。心底,是种说不出的滋味。有心酸,有恨意,有懊悔,夹杂着哥哥的笑容、儿时的恶作剧,甚至还有母亲对他那宠溺的目光……那时候,多希望能留几滴泪以此发泄,却被该死的自尊挡在眼眶内,也挡住了我想说的,想做的。不管有没有人知道,这件事,都将成为永久的秘密。我们不一样,他比我善良的多。

我是故意的,他同样是故意的。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赋予这个恶作剧意义,他明明可以继续他的比赛,甚至夺下冠军。我的第四个奖杯,竟是因另一人放弃所得。日子一天天过去,记忆也终将淡化,但我记得,他作画的背影,记得他说过,有一天要拿到书画大会的冠军。我长大了,细心了,懂事了。我发现父亲和哥哥总是不言不语,发现哥哥有时会独自哭泣,发现妈妈的眼神不是宠溺,更像是种歉意。但从未变过的,是我们对绘画的狂热,尤其是哥哥,更为突飞猛进。我一直坚信,他会永远画下去,用画笔创作属于他的故事,永远为梦想痴狂着。

时间推移,我也清楚的认识到我和哥哥的起点不同,似乎以他的成绩,不足以考上理想的大学。最无奈的办法,他选择了——参军。简单的两个字,意味着他要放弃他坚持多年的绘画之梦。但他告诉我,他新的梦想,是像我一样,足够优秀,而不是一味的沉浸在画中那个世界。日子到了,真的很快。我与父母目送着他的背影,直至渐渐模糊消逝。母亲哭了,靠着我啜泣。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位女强人竟如此狼狈。她说了无数句对不起,对不起我和哥哥。对不起从小让哥哥无法拥有父爱,拉着几岁的孩子改嫁。对不起忙于工作且全心全意为弥补哥哥,忘记我也是个需要关怀的孩子……似乎一切,在那个瞬间全部清晰。我突然为有这个家感到无比幸福,这个教会我们独立,教会我们向梦想前行的家。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们都长大了,一样优秀,一样坚强。

我们都一样8篇同标题作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