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员的太空生活到底是啥样
五年级 记叙文 2482字 511人浏览 施官敏

天宫一号和神舟八号交会对接, 开启了中国的空间站时代, 航天员在太空的饮食起居与地球上有什么不同? 本文就为我们展现出了一幅多角度的太空生活图景。 “厨房”“空调”一个不少 只要将分装好的大米放入一个银白色的立体容器内, 轻轻按下电源开关, 再耐心地等上30分钟, 一份香喷喷的米饭便冒着热气新鲜出炉。

根据每个人不同的口味需求, 只需同样的步骤, 再花上5到30分钟的时间, 一份份诸如“鱼香肉丝、宫保鸡丁、水煮鱼片”等热气腾腾的美味菜肴便做好了。将来如果航天员需要, 还可以增加液体加热装置, 为航天员热上一杯苹果汁、果粒橙或纯净水„„

烹饪这些美味佳肴, 既不需要锅碗瓢盆, 更不必航天员亲自“下厨”, 只需在这个长、宽、高均不足30厘米, 重量仅仅4.4千克的容器内全自动地完成, 这就是为宇航飞船量身定制的迷你“太空厨房”——食品加热装置。

飞船内空气流量的大小、冷热气体的交换、温度和湿度的高低, 不仅影响着航天员工作和生活环境的舒适度, 而且还对各种设备的正常运转产生影响。气体流量调节装置、宇航服温控调节置等作为环境控制及生命保护分系统产品, 犹如一部“太空空调”, 在航天员的飞行试验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

气体流量调节装置用于飞船轨道舱及返回舱的空气调节, 可以通过电动舱外控制器远距离控制飞船内的气体流量大小, 保证舱中具有适当的生活、工作环境, 从神舟一号到神舟七号, 都有它的功劳。现在, 它在神舟八号、神舟九号、神舟十号和天宫一号都有应用, 产品于2009年全部按时交付。为了方便航天员操作, 项目组经过艰苦攻关, 设置了自动电控和手动触屏输入两种模式, 同时, 还设置了微风、大风、强风等5个挡, 航天员可以根据个人习惯以及环境变化, 选择操作模式和适合的风速。

太空行走时如何上厕所

早期太空行走航天员使用尿收集袋, 这是一个小塑料袋, 用带子系在航天员的腰部, 主要是收集小便。至于大便问题, 因为航天员太空行走的时间比较短, 因此不需要考虑。

阿波罗航天员除了带着尿收集袋外, 还要穿着大便收集裤。大便收集裤颐名思义就是一条特制的短衬裤, 裤内有一个装大便的塑料袋, 航天员的大便就解在这个塑料袋里。但在失重条件下使用这种大便袋有一个严重问题, 就是大便处于飘浮状态, 总是悬浮在屁股附近, 因此航天员不得不用手将它推开。另外, 大便袋旁边还有一个小袋子装有杀菌液, 航天员大便完后要用手将这个小袋子挤破, 让杀菌液喷洒到整个袋子内。大便完后, 航天员还要将袋子密封好, 储藏在登月舱内的特定地方, 不能随便仍到月球上。使用这种袋子解成形的大便还算可以, 但如果遇到解不成形的大便或是拉稀, 问题就麻烦了。有一次, 美国阿波罗8号的一名航天员就遇到这种情况, 弄得他十分狼狈, 哭笑不得。

现在无论是男航天员或是女航天员, 在太空行走期间都穿着一种称为“强力吸尿裤”的短衬裤, 以解决小便问题。当航天员需要小便时, 直接将小便尿在强力吸尿裤上, 等回到气闸舱以后, 将这种裤子扔掉即可。航天员在准备太空行走时, 要先穿上这种裤子, 一般是贴身穿, 穿在液冷通风服的里面。这种强力吸尿裤外形像普通的运动短裤, 不过它有极强的吸水能力, 一条裤子能吸附2升多的尿。强力吸尿裤能强力吸尿的原因是:裤内缝有一层称为聚丙烯酸钠的化学织物, 这种化学织物能吸附比自身重量重1000倍的水。

航天员太空生活实录

在太空中, 我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才算完全适应了做一个太空人。对飞行与漂浮, 从软管里吮吸经过脱水、净化的食品我都变得习以为常。24小时的时间变得没有意义——一天之中太阳会升起15次。衣服变成一件可以牺牲的东西——我穿一段时间, 然后扔掉。我头脚倒置睡在墙上, 排泄在管道里。我觉得自己好像一直就生活在那里似的。

尽管在太空中漂浮时, 进行跑步运动也是可能的, 但没有重力的拖拽, 跑步不用费力气。漂浮时奔跑几个小时也不会觉得累, 但不幸的是, 对自己也没什么作用。无论怎样, 要获得任何训练

收益, 都会有些阻力。因此, 在登上跑步机之前, 我得穿上铠甲。这铠甲紧得就像冲浪者穿的那种类型, 且连接在跑步机两侧固定着的金属板上。

起飞那天我的身高略微不足六英尺。但我在轨道上呆了一天之后, 就成了整整六英尺。在轨道上的第二天结束后, 我量得六英尺两英寸。到第三天结束, 我的生长完成了, 我仍旧是六英尺两英寸。以后在太空中的五个月, 我保持了6.2英尺, 在我回到地球的第一天则缩回到我离开前的正常身高。

太空中的洗澡过程等同于在地球上用海绵搓澡——还得外加因失重与缺水造成的困难。要洗澡, 一开始, 我得将水从配给装置射入一个装有特种低泡沫肥皂的锡箔小包里。然后, 我会插入一个带有自动开关折叠装置的麦管。接着, 我摇动小包, 打开折叠, 往身上挤几点肥皂水。如果我保持不动, 水会变成小珠子附着在皮肤上。然后我用一块类似棉纱垫的布, 把水抹遍全身。因为在洗澡过程中布变得很脏, 我总是最后才洗脚、胯部与腋下。

对于头发, 我则使用一种不用冲洗的香波。这种香波不需要水。我直接将香波倒在头皮上, 然后搓洗。理智上, 我知道我的头发不比使用香波前干净多少一尘土能到哪里去? ——但心理上觉得干净一些。在我的保健箱里有俄罗斯人提供的一种特殊护牙用品——能带在小指上的套型湿润棉纱垫。在手指上套上棉垫, 搓洗牙齿和牙龈。尽管不是什么天才设计, 我宁可把克莱斯特牙膏挤在牙刷上。为了不使嘴里的液体与泡沫漂起来, 刷牙时我得尽可能将嘴闭上。刷完牙后, 我会将多余的牙膏与水吐在曾用来洗澡的同一块布上, 然后除去头发上的香波。 在太空中, 刮胡子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十分浪费时间。我会往脸上挤少量的水。表面张力与我的胡茬使水附着在脸上。我会在水上加一点美国宇航局制造的叫做“太空剃刀”的刮胡膏。每刮一下, 刮胡膏与胡子的混合物就会暂时粘在刀片上, 直到我将其放到使用了一星期的脏毛巾上。每放一次, 我就会滚动毛巾来抓住丢弃物。这就是我怎样在太空中生活了五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