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视那一轮明月
初一 散文 1128字 1451人浏览 MA0猫mao

凝 视 那 一 轮 明 月

月光皎洁,仿佛洗净了一身污垢,散发出一生光亮,就这样无私奉献着。哪怕这般清冷、严酷,却温暖人心。我抬头凝视那一轮明月,苦笑了一下,这月光犀利却也深埋着爱啊!有些像一个人——母亲。

指尖流淌出温暖的旋律,《月光》吗?可隐约觉得有些冷。我抬头看了看那轮明月,不觉打了个冷颤。我不喜欢月,它向来是冷的,没有人气,与手中弹地乐曲如此不符。

“又在偷懒?”妈妈严厉的目光照射着我。让我不敢抬头,我撇了撇嘴,看着那被台灯照得惨白的琴键,竟被汗水濡湿得有些湿滑。“没,没有„”之后,便再无声响。窗外月光倾泻,混合着屋内那优美的乐章,分明一片萧条冷寂。临近比赛,母亲一直让我练、练,毫不松懈。对我一如月光般冷酷无情。只为这一个名次,一个可炫耀的资本,值得吗?迟疑了一下,就被训了。我一直也会想,那如阳光般和煦的母亲哪去了?母爱如日夜交替般,消失得那么理所当然。难道母爱就如阳光沉入地平线般消失得那么快吗?我想了一下,抬头凝视了那一轮明月,似乎被乌云笼罩,却隐约能看见透过黑幕下那丝丝光辉。

这个关头,我却如故事情节发展这般戏剧化的病倒了。“比赛怎么办?”医院病床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这次算了,看下次吧!”“可„”我抬头看了看母亲,母亲的眉心拧了股结。我只好吞下话,不再言语。比赛终究是错过了,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我弯弯手指,心头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出院时是个夜晚,我不禁埋怨医生太过折磨人。我跟母亲并肩走在大道上,月光倾射,洒下大朵大朵的树影。突然母亲站定,问我:“妈妈很严厉吗?”我对着这直白的问题一时语塞,答非所问的说:“练琴注重名次,不应该很重要吗?为什么放弃?”“妈妈让你练琴不为名次。”停了一下,妈妈又说:“还记得吗?当初是你主动要求学琴的。这是对自己的承诺;每一件决定了的事,哪怕再枯燥,也要坚持尽心尽力的去做,不仅不能半途而废,更要做好。这是人格上的准绳,要求高了,你的人生会建立在更高的价值观上。”秋风乍起,吹乱了我额前的发,母亲走过来,帮我夹好。看着母亲的眼,我仿佛一下子清醒了,母爱不会消逝,只是越埋越深。如同月光,驱散一切黑暗,给人以光明在成长的路上。

之后,我和母亲还是老样子。可我心境有所不同,尽管母亲还是如月光般冷酷无情,但也只有月,才能在黑夜中给人领航——整轮明月都在无私的奉给光芒。只有明月才爱的如此深沉。

当《月光》在我指尖流过时,我忽然觉得这首曲子是那么温暖,如同被包围在母爱的月光中。当我一次次扣住了曲子的弦动,仿佛一点点抬头凝视那一轮明月。冷峻,但心却很温暖。因为母爱在身边不曾远离,与这清冷的月光在一起。

凝视这一轮明月,我仿佛仰视着母爱,让我无畏艰难。凝视这一轮明月,驱散黑暗,《月光》倾泻而下,那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