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黑色的五月天
初三 散文 3594字 114人浏览 gzlswb

记得不久前我在动情之余写了一片文章叫《四月的月光》,而今我却要含泪写一段名为《墨黑色的五月天》的文字。事情的起因却是因为孩子们在进入四月以来的连续考试中成绩平平而起,在接连的八次强化训练中,我高三二班同学竟然没有一个考到四百以上的,现在距离高考近在咫尺,而如此成绩怎能不让人心焦?大凡中国人都知道自从恢复高考以来,甘肃的高考分数线就没有跌破过四百,15年的理科分数线创历史最低,是417分,也在四百分以上,而我班同学却在接连八次的测试中都考在四百以下。于是我开始忧虑,并逐渐变成焦虑,昨晚跟一个基础还算可以的同学交流,她在不意间突然说:我班很有可能在今年的高考当中抹个光头(也就是一个都考不上),因为我班同学的成绩发展极不均匀,偏科现象极为严重。于是我就很是无言,我仿佛已经看到了高考结束那残酷的现实:高三二班在2016年的高考中没一人上线,我仿佛已经看到了大街上人们对我的指指点点,我仿佛也看到了我班孩子们那无望的眼神,他们一个个都在骄阳下摘花椒,他们都怀揣着落榜的煎熬在花椒地里挥汗如雨。他们从刚刚懂事就进入了学堂,如今在学校已经奋战十年有余,他们哭过、饿过、奔波过、跌倒过,并逐渐荒芜了亲情、人情、感情,如今他们虽然也能读一些洋文,写一点中文,知几个牛顿定律,识几个氨基酸分子„„但是那毕竟跟高考还有一些差距,此情此景我已经没有什么言语,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把孩子们送入不到大学那几乎是要了我的命去,我活着还有什么快乐,我走着还有什么意义?孩子们的脸我敢面对,孩子们的泪眼我更是不敢直视,呜呼,我说不出话,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这个集体是我在去年九月接下的,刚一见面我就炽热的喜欢上他们,他们是一个很听话的集体,记得当时是男生十五个,女生十七个,总共是32个。刚一见面,我就急急地制定政策、制度、规章,比方说不能迟到啦,站队要按个子大小啦,尽量往教室前面和中间集中啦;我还让每个同学都赌咒发誓:高三了大家都将该怎么办?同学们都一个个击掌盟誓,于是班风比往日更是前进了一步,学习的氛围更是比往日浓厚了许多,在每次周一的集会上,获得出勤第一名流动红旗的总是我们高三二班。于是我有了自信,孩子们也有了自信。然而就是在这样的良好氛围中,考试屡屡排在倒数第一的却依然是我高三二班,于是我给孩子们不时地打气、激励,自古以来凡是励志的语句我都搜索尽了,什么“头悬梁锥刺股”啦,什么“铁杆磨成针功到自然成”啦!什么“滴水穿石水落石出”啦!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啦!就这样眼睁睁到了五月份,上次的考试成绩仍然是“瞎子放风筝不见起”,仍然眼巴巴瞅着排名倒数第一。于是我无法了,我无语了,孩子们也像一个个被霜打了的茄子,蔫里吧唧。实在无法,我又在五月七日母亲节那天,假装把孩子们的母亲都请在了教室为他们鼓劲、打气,并最终将手掌合在一处击掌盟誓,但这毕竟是“临时抱佛脚“的愚蠢想法,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杯水能够车薪吗?我再一次陷入了绝望的境地。孩子们是什么时候反应这么迟钝的呢?记得在去年寒假补习的时候孩子们都一个个胸有成竹,问啥啥会,说啥啥明,整个课堂气氛波澜壮阔,惊涛拍岸。谁知到了今年三月份开学,一切都好像变了个样子,上课死气沉沉,问啥啥不会,也许在那个寒假孩子们都遇见鬼了,否则就那么短短的20几天,变化咋就那么大呢?紧接着就是连续的考试,省一诊、省二诊、学校组织的测验,用的题有月考卷,全国卷,金太阳,押题卷,打靶卷,冲刺卷,联考卷,衡水卷,而总是卷卷失败,卷卷失意。再加连续的疲劳作战,孩子们那种如猛虎下山的生气不见了,如雨后春笋般的生机不见了,表现出来的处处是萎靡和不整,处处可见的是呵欠和懒腰,同学们尚且不能正确判断是洛伦磁力还是安培力,是用左手判断还是用右手判断,是用此公式还是彼公式;更有甚者,当我问孩子们“冰“是晶体还是非晶体的时候,孩子们竟然异口同声地说“水是固体”,好笑的答案让我都忍俊不禁地笑了,孩子们也放肆地笑了,也许此时此刻他们才真正地活过一次。他们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手,想写”撇”却写成了”捺”,想涂“C ”却涂成了“D “, 试卷上处处是笑话,处处是空白,偶然的墨处也没有分数含量,有些题显然是我千百次强调过的,有些题显然是写个简

单公式就能解决的,可是试卷上却愣是反应不上,我轻轻一点他们就都恍然大悟,一时间清晰的不得了,可就是在考试的时候却都彷如是被“鬼”迷了心窍,也许是哪路神灵故意跟我班同学作对,可是我总是“见庙烧香,遇寺叩首“,也没有故意得罪过哪路神灵啊!呜呼,我终于到了山穷水尽的绝路,我终于陷入了从未有过的深渊。在开孩子们的心窍方面我还是想了好多办法的,我除了不得罪神灵而外,我还不得罪任何生灵,凡是有丁点儿生命的我都不敢得罪,而是尊敬和爱护有加。在孩子哪里,我更是督促他们及早睡觉,尽量吃好的补给营养,尽量让孩子的母亲陪读做香饭;我还建议孩子们要大量饮水,每人必备一个水杯,教室里的开水24小时供应;我还替孩子们在他们的父母哪儿讨取更多的钱,以保障孩子们生活之需,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没有一个反应灵敏的大脑就没有好的成绩出现,没有足够粮草补给的大脑就绝对不会灵敏。所以教室的饮水机坏了,我会在第一时间给修好了,教室里的灯光不明,我也及时给调亮了,学校里的复印机坏了,我会及时打发学生干部到外面打印部去打印答案,教室的地面有垃圾,我会主动拿笤帚去扫,教室里的垃圾桶时间久了很脏很臭,我都及时建议孩子们给洗干净了;时不时找孩子们谈话,时不时送孩子们一颗香蕉或是一个苹果;怕他们委屈,我时时陪着;怕他们孤单,我经常打电话安慰;怕他们感冒,我经常陪他们锻炼,并主动学习关于感冒的预防常识;凡是孩子们想到的我都替他们想到了,凡是孩子们没有想到的,我也替他们想到了,除了孩子们的学习我没法代替而外,其他的我都替他们想了,替他们做了。客观因素我都解决好了,可是在主观因素方面我却显得很是无力。有时候我就想,如果钱财能够解决孩子们的智力问题,我宁愿做到倾家荡产,可是伟大的钱财却在柔弱的高考面前显得无能为力,我也就只能仅此而已。可我却不得不承担高考失败的心理打击了,当高考的分数出来,一旦我班全部落榜,我将承担一切因此而造成的恶果。我要面对学校、同事以及社会的压力,更要面对孩子们那无助的眼神和久久难干的泪容,我仿佛已经无力承受这打击。有人说对高考的孩子们来说,五月是墨色的,六月是墨色的,七月是墨色的,一生一世都是墨色的,而这墨色起源于五月,因为五月通过历次的强化训练孩子们已经暗暗知道自己高考的胜负,并且这种预言往往又是那样的准确。面对每一个同学的考卷,我们每一个老师都在分析,通过严密的分析,我们已经给每一个下了定义,对高考的胜负进行了占卜,并且实践证明那种占卜往往还那么准确。我们只有静等奇迹的偶然出现,而那奇迹却能够出现吗?通过八次的训练,就有人说今年八一的应届班不行,也有人预言今年的八一应届班很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并着重点名全军覆灭危险最大的一定是高三二班,大家这样的猜测当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的科学依据,而这一切都有可怜的分数为证,连续的八次考试高三二班没有一个同学上过四百分,长此以往,不全军覆没才怪!于是我就想也许是我们的孩子真的就不行,天生就缺少根智慧弦,可细细端详他们,好像眉宇间透着的都是聪明和秀气,不像是痴呆笨傻的那种;是我们的老师不行?通过观察,我发现我们的老师好像也能够在高考题面前做到游刃有余,并且敬业精神也可以;是我们的学校不行?我们的学校是兰州军区援建,软硬件设施都堪称是全市一流。那究竟是何故呢?我一时半会找不到答案,于是我周围的空气仿佛逐渐变得凝噎。人努力的渺小再一次被不可辩驳的实践证明,于是我就只有再次乞求神灵,希望他们到时候一定要大开智慧之梦,不拘一格给孩子们降下聪明和才智,让他们把五月变成彩色,把六月变成希望,把七月变成成功,把孩子们的人生和将来变得幸福!我为什么要这样乞求呢?因为我们八一中学已经不舍昼夜做了努力,发了几房间的题,做了无穷的部署;同时我们的老师也是屡屡出外培训取经,不舍昼夜做题、讲题、答疑解惑;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孩子更是成天默默在桌前与时间赛跑,同日月争朝夕,如此苦情苦状,你让我们摸个光头心里咋能安宁?你让我们八一老师如何出去面见世人?呜呼,我还是说不出话,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2016年甘肃高考考生人数29.2万人,本科录取率接近60%,如此庞大的大学生大军当中难道真就没有一个我八一中学高三二班的学生吗?我们的八一的学校、老师、学生就真这样无能吗?呜呼,我说不出话,就以此在墨黑色的五

月天里略微表示我的不满和无助。无言已经快要将我窒息,但就以此表达我的难以平静的心情!真的希望奇迹能够出现,真的希望我们的高考能够顺利!今天又是一个极冷的沙尘暴天气,唉,这墨一般黑色的五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