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空
初二 其它 1589字 125人浏览 光阴的趣事

在黑色的风吹起的日子里,看到雪鸟破空悲鸣,划破天际。

——迟暮

我叫迟暮,是南宫家中最小的孩子,我的诞生无疑不是整个家族的罪孽。因为我是个私生子,无法真正成为南宫家的后代。所以我一直生活在南宫家的最底层,住在这个远离城市的冰雪森林里,终年的大雪已将我囚禁在华丽的牢狱里。即使豪华,可是只靠这唯一的小窗户,又能看见多大的世界呢?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一起被赶出来的,还有我的母亲,她如此完美却逝去如此之早,早得我几乎完全不记得她的音容。

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像今天一样的日子,我推开她的房门,她很平静的躺在床上,只是,手腕上一片血红,滴在地上,一直延伸着,延伸着……从那以后,我便惧怕着血红的东西,那种颜色,落成了我记忆中的疮疤,挥之不去。

于是我天天呆在我的房间里,透过很小的窗口,看外面的雪缓缓的飘下,停了,又开始下。就这样一直一直重复着,在中途,尹管家会送些可口的饭菜,可我吃不下多少。妈妈走了,这座房子变的空虚,充满了血腥。我在这里走了一圈,却再也回不到起点。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的叔叔,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南宫家,一直都在外闯荡。不过,他偶尔会带着一帮兄弟来冰雪森林打猎。几次,他们会拿一些叫刺猬的东西来我这里,是一团团血肉模糊的肉体,只是浑身长满了刺,触碰不得。

那天,他们刚出门,就很兴喜,“看,白送来两只”,随后是一阵枪响,接着是短短的一声惨叫,那叫声让我全身发抖,我想起了释,我同父异母的哥哥。我冲进林子里,看见地上的一摊血,我有点晕眩,嘴里不停喊着释的名字。叔叔正把枪对准着一只小刺猬,它没有动,看着这边不停地叫,它大概是那死去刺猬的孩子,它的眼神像极了释。“不要!”我的手碰到了枪杆,子弹只打到了小刺猬的腿,然后我看见血红从它腿边溢出来,在雪地上开出一朵花。我的腿开始发软,终于,我倒了下去,只蒙胧的听到叔叔说:“先把迟暮送回去,再来拿刺猬吧,它们跑不掉的……”我,陷进了黑暗,又一次像起了释,想起他发白的嘴唇微微颤动——走,哥带你回家。

在过去与未来的十字陷的虚幻,明知会一无所获,却又忍不住伸手去触摸,那隐藏的时路口,却没有你我的交集。约定的天空,深光之流。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想起最后一次站在断崖上,雪落满他的肩头,他立在风中,对我说:“迟暮,你知道吗?你是我心中的神,唯一的神。我要你自由,因为你的快乐是我唯一的信仰,你一定要——快乐!”

唯一——哥,你也是我唯一的神呀。

可是一直,一直都是一个人,无论怎样地呼喊,都没有人听见,仿佛已经遗忘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放弃吧,梦已成碎片,无法拼凑”,总是这样对自己说,明明早已知晓,努力只是白费,生命早已被埋没,但还是想去学会如何感受。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从那天开始的日子依旧不曾改变,总在不断徘徊的我,能否守护自己的坚强。“迟暮,身体好些了吗?”叔叔疼惜的问我。他不应算是我的亲叔叔,我的亲生父亲当然也不是他的哥哥,我所谓的家在很远,我不想回去,也回不去,因为那对于我来说,算不上什么家。

“好多了,叔叔。我有些累了,想睡觉,您先出去忙吧。”我不愿对除释外的任何人说太多。

我披上一件皮袄,从窗户翻了出去,在冰天雪地中,我显得如此渺小。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记不清我走了多远,直至我看见了一摊暗红色,于是记忆像一双带血的手,把那些往事活生生的展现在眼前,我不禁颤抖的跪倒在地。

——手腕上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裙

——脸色苍白却又带着一抹僵硬的笑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绝美的脸被零乱的发丝遮住

……

我的嘴角上扬得过分。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呵,不要,我不要再接触死亡了,不要再看见血红了,不要!”我大叫着,身跑去,我倒在了地上,不愿再起来了,真的,好冷——吗?

我过头看看,两只刺猬依偎的躺在血泊中。

如果可以和你爱在一起,我宁愿所有的星光全部陨落,因为你是我的全部。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

我爬起来,走向那两个可怜的肉团,干笑了一声。

“你们幸福吗?很幸福吧。”

小刺猬偎着它的妈妈,渐闭上的眼中的坚定还有朦胧,又一次让我想起了释……精彩内容,尽在百度攻略:http://gl.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