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村子的作文
初一 记叙文 1593字 879人浏览 shark天枰

写村子的作文 作者/ 胡存赞 村子的外面是庄稼地。村子太小,庄稼地太大,村子淹没在一片庄稼里,就像一叶小舟飘荡在绿色的汪洋大海。村子与村子相连的,是一道不甚宽阔的土路。走过几只鸡,走过一群鹅,每日里走过披星戴月的乡亲。还有一方水塘,夏日有亭亭的荷,冬日有薄薄的冰,清清澈澈,将两个村子分开来。 村子小,高高低低的房屋,从村子东头一直绵延到西头,距离并不是很远。两家之间有话要说,一嗓子喊下去,大半个村子都听得清清楚楚。 临近黄昏,斜阳将村子里的土墙、树木和人影拉得很长很长。残阳的血色已经褪去。侧身西望,天地相连处仅有一线淡淡的紫光,宛若一条紫色玉带,佩在了村子的上方。渐渐地,玉带变成了飘渺的丝线。丝线又时而恍惚,变成更深更紫的墨色云团,将整个村子都笼罩在浅淡的水墨里。几位老人坐在村口,神色淡然,看着夕阳渐渐隐去。一位老人从兜里抽出一张烟纸,把烟草匀整地扑在上面,轻轻一捻,将两头掐去,点燃,扭头和其他几位老人说起风过无痕的陈年往事。他们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无一不刻满深深的皱纹,眼窝深陷,眼睛也有些浑浊,在残阳的映照下,一切显得如此安静,又如此平常。 不远处,一缕炊烟升起。几位老人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各自转身,回家。炊烟是村子的灵魂,从各家低矮的房顶上冒出来,从出口处笔直地升起,一直到离开烟囱一米多高时,才顺着微风斜斜地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与远山和天际打成一片。炊烟渐渐消散,夜的帷幕徐徐落下,孩子们玩耍嬉闹的声音被无边的黑暗吞没。须臾,天又黑了一层。此时,归家的早已归家,只剩下一片漆黑的庄稼地。 村子陆续亮起了一盏盏灯„„俯仰之间,已是繁灯密布。黑暗的村子有了灯光的点缀,就多了一份温暖和安全感。母亲在灯光下哼唱摇篮曲,哄婴儿入睡;父亲在灯光下收拾行囊,准备明日启程,远赴异地他乡;听话的孩子,做完作业,倚在床头看《猫和老鼠》。不知不觉,月亮已升到中天,惊醒了漫天星辰。星光下的村子,显现出玲珑剔透的一面,和墨色大地构成一幅静谧的画图。 村子有贴近自然的静,是草木,是庄稼,是清丽的月光,把村庄紧紧拥揽入怀。村子亦有贴近人间烟火的动,是生灵,是劳作,是风雨同舟,载着我们驶向岁月的彼岸。 第二天一早,有两个女人不知为了点什么鸡毛蒜皮的事,站在大路上互相破口大骂。周围邻居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自觉地退在一边,也有人试着调解几句,看来效果不大。待周围的人越聚越多,她俩觉得如此广庭大众之下确实有损形象,况且吵来吵去,也没有大不了的事,便怒气冲冲地瞪上对方一眼,忿然离去。此后,会有一段时间,她们形同陌路,有时要等到除夕夜的爆竹声一响,才会冰释前嫌,重新成为咬耳朵共衣服的密友。 腊月一到,村子的每个角落都弥漫着欢快的气息。大年初一,各家各户都会走出家门,向自己得罪过的人道一声歉,向帮助过自己的人说一声谢谢,祝福岁岁平安、年年有余。外出打工的青年们也已返回村子,陪伴在父母身旁,打听这一年来村子里发生过的大大小小的事儿。 祝贺声、喜庆声、鞭炮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庄稼里的村子,村子里的人们,就这样瓜瓞绵绵,生生不息。 (指导老师:陈卫国) 【编辑点评】 存赞在挑战过程中很是大胆,选择了和宋长征同样的写作风格。如果从中学生的角度来看,存赞无疑有着一流的文字功夫,但与优秀散文家相比,其稚嫩亦显露无遗。比如,两个看上去相似的开头,宋长征立足于“旧”,显示出历史的纵深感;存赞立足于“小”,写的是村子的概况与坐标。在细节上,村子里的老人都是他们重点描写的对象,存、赞说他们“眼窝深陷”,已经够具体了吧;但宋长征写的是“眼睛越来越像时间打凿的洞口”,更加形象生动。还有,像宋长征文章中写的小孩尿尿、羊七爷之死、爷爷与孙子的对话等,无不体现出作家细致的观察与深湛的功力,这都是值得我们中学生好好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