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花开
初二 散文 3658字 214人浏览 落旅

梧桐花开

——谨以此文纪念我逝世多年的外祖父

又到梧桐花开季节。虽然早已过了看花凝思的时光,可满树的繁花,却让我回到了似曾遥远,又像是昨天的时光„„

梧桐是在北方农村一种极为普通的树木,就因为它的用途极为广泛,而成才又快,所以很被农村人喜欢。儿时,每到五月便是漫天遍野的梧桐花,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梧桐的味道。梧桐树下,一位慈祥而严厉的老人,好像又站在了我的面前。朦胧的泪光中,我又听到了他那和蔼又亲切的话语,又看到了他那满脸沧桑的面庞,又感受到了他那有力而满含慈爱的抚摸。

姥爷可能参加过战争,一只眼睛不大好。平时都是一脸严肃的神情,在我记忆中很少有他的笑容。在他的朴实之中,又总透着一股严肃,无论是种庄稼还是做事,他都是那么的一丝不苟。

小时候的我,大部分时间是在姥爷家渡过的。姥爷家是三间低矮的房屋,屋子里被多年的烟火炝成了黑色。地面也是土的,但很平整。正中是一个很古朴的桌子,那时候的我,总以为里面有好多的钱,因为姥爷的钱都是从那里拿出来的。院子里是几颗古老的梧桐树,不知道什么年代的了。每到花开的季节,院子里就是一地的梧桐花。都说梧桐能引来金凤凰,我并没有见过凤凰,但树上总是又几个鸟窝,听姥爷说是山霞。清晨傍晚时光,鸟儿们就在树上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院子里还有个地瓜刀,不过从我记事起,我们这已不再大面积的种地瓜,所以这个半机械化的地瓜刀就成了我的玩具。墙角是平整的土地,姥爷就在那钟些葱、蒜什么的,但也市场被我拔起,看看根又多长了。整个院子就是我儿时的乐园,让我在梦中时常想起。

春天到了,梧桐树开始发芽,燕子也从南方翩翩飞来。姥爷家那黑黑的屋顶上,总有一窝燕子。吃饭的时候,它们就在头顶上探出小脑袋,四下乱瞅。我于是总盼望着,哪一天能把这些小燕子抓一个下来,问问它们到底在瞅些什么。可是它们总在空中飞,屋顶高,我又幼小,所以总不能实现。有一天,一只小燕子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从窝里掉了下来,一只刚要学飞的小家伙。这下我可逮住了,我毫不犹豫的把它抓住,还用家里的一个纸盒给它盖了一个小窝。黑黝黝的翅膀,扑棱扑棱的。机灵的小眼睛中,透着几丝惊慌。小燕子,我可不想伤害你们,我只是想同你玩回。等你长大了,我一定让你重新飞回天空中。现在嘛,你就要乖乖的当我的俘虏了。老长时间的愿望得到了实现,我快乐的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围着梧桐树转了好几个圈。

姥爷回家,看到盒子里的小燕子,吃惊的问我咋抓到的。我得意的回答他:是它自己掉下来的,可不是我弄下来的。姥爷坚决的要求我把小燕子送回窝里,我心里可不舍得; 都是在家里, 在它自己的窝里和在我给它建的窝里,有什么区别呢?可我拗不过执拗的姥爷,终于还是把它送回了它自己的窝里。姥爷并未对我说什么大道理,只是告诉了我一个事实,你抓了它,以后它就再也不来了。燕子代表了平安,咱家能有燕子来,这是福气的象征。那时候的我,并不明白这些大道理,我只是知道了,这些小燕子,也是家里的一员,不能把它们抓下来当做子偶记的宠物。

今天向来,我对那些捉鸟的行为非常的反感,大概和这次的经历很又关系把。 姥爷的菜园子里种的是西瓜。80年代初期,一茬的西瓜我也不知道能卖多少钱。姥爷把好多的精力都放在了他的西瓜上,伺候它们发芽、开花、结果。而

我呢,经常跟在他身后,一边抓些泥土做自己的游戏,一边不停的问姥爷:“西瓜什么时候熟啊?我想吃西瓜。”姥爷慈祥的回答我:“慢慢等着,西瓜熟了的时候,让你吃个够。”慢慢的,慢慢的,西瓜终于熟透了。于是,他便把那一个个圆溜溜、绿莹莹的大西瓜,用竹筐装起来,放在推车上,推到集市上,换成了一张张花花绿绿的钞票。我总是嚷着,不让他推出去,要留下自己吃。每次,姥爷都对我说:“屋还又很多。我去把这些西瓜卖了,给你买油条吃。”于是,我又盼望着姥爷赶集回来,给我带回油条或是包子。那时候,这些便是我最大的美味了。

我工作后,还没等我给姥爷买几回好吃的,他便永远离我而去,这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通。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会给您买许多的好吃的,让你在晚年能享受到外孙的孝敬。姥爷,您在天堂,一定会让我实现自己的愿望的,是吗?

等我6、7岁的时候,姥爷总是指使我去小卖铺买东西。打瓶酱油,买包盐什么的,剩下几分钱,就是我自己的了。这些钱,我或者用来买快糖,或者放到自己的小包里。慢慢的,我也积攒下了好几块钱。那个时候,几块钱对我来说,绝对是个大数了。除了买快糖,我那时候好像并不会去花钱。我只是把这个大把大把的钢镚抓在手里,一遍遍的计算总数。后来,这些钢镚不知道是被我藏在了哪儿,还是被家人拿去了,再也找不到了。那几块钱的积蓄,是我一生最宝贵的财富,也带给我了无限的乐趣,现在我都时常怀念那几块钱的财富。

80年代的童年,没有动画片的陪伴,没有各种玩具的诱惑,晚上只有老姥爷的故事。故事大都是杨家将、水浒传、薛平贵征西等评书。更多的时候,我偎依在姥爷膝前,和他一起听收音机里讲评书。所以,从小我就养成了喜欢听书的习惯,直到开始上学,爸爸不再让我听书。于是在早上我早早的离家,跑到一个爷爷的屋后,听他屋子里传来收音机里的评书。这个习惯一直保持了2个月,记得那时候是听《杨家将》。最后还是被母亲直到了,于是这个习惯也被取消了。姥爷为此也愤愤不平:又不耽误学习,怎么就不让他听呢?

现在,电视、网络走进了我们的生活,我再也不听书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有喜欢听书的孩子没有。姥爷,您在天堂还喜欢听书吗?如果你还健在,我一定会抽空去陪您听书,陪你一起去感受古战场的魅力。

姥爷再一个爱好就是教我数数,教务背诵“小九九”。晚上,听完评书,照常要数几个数,背几道乘法口诀,不过我并不大喜欢。可这时候的姥爷很严厉,并威胁我说“不背,就光着腚扔到院子里。”害怕院子里有大灰狼的我,就直得乖乖的去背。那些一分、二分、五分的硬币,也成了我算术的工具。所以还未到上学年龄的我,就早早的背过了乘法口诀,并能熟练的计算100以内的加减法。当开学的时候,小学一年纪的数学我已是很熟了,经常被老师夸奖。现在想来,并不是自己特别聪明,而是因为姥爷的严格的教育,才使自己打下了坚实的小学一年级的基础。越到后来,越是平庸,已至现在,自己不过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记得小时候的冬天,姥爷经常拿个板凳,坐在大街上边晒太阳,边等我放学。那苍老的面容,那时候是我的希望,是我心中的的依靠。后来渐渐长大,外出上学后便很少看到姥爷的身影。如果能再靠在你那苍老的身躯上,放学后能在你关注的目光下,欢快的走在上学的路上,那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梧桐的味道已逐渐淡了,而梧桐树下那苍老、强健的身躯,又像是永远在我身边。满树的梧桐花中,我似乎又看到了姥爷那满目沧桑的身影,那满含慈爱的话语„„

梧桐花,开了

昨天还在下雨。今日,梧桐花就开了。它是哪时开的?昨天,昨天晚上,还是今天晚春的日头下?

满头厚重的白色铁皮花,挂沉了一条条粗壮的枝条,远远的看,也看不出什么意思来,只觉得是一味的沉,沉满了整个枝条,梧桐树的主干是空心的,它的枝条也是空心的。梧桐花虽是一朵朵单个地开着,却结着队,每一朵都象装满了一个个厚重故事的喇叭。它就象一个平常没人愿意多看的故事,装不下,喊却是喊不出来的。把它攀下来,花里原来也有着同样的花蕊和子房。这跟鲜艳的花,并没有什么的不同。它们白白的,稍带着些许岁月的黄或紫,枝条上没有绿叶,数目虽然众多壮观,却没有什么惊艳的样子。一排排,一树树地凑着春天脚步的它们,怎么突然就开了?

她和她,还有我,我们这群女人就象梧桐花一样貌不惊人。我们都曾经是美丽的花蕊,我们都有孕育过了的丰满子房。除去子房和花蕊,蓄积在花朵内里的那一小股春雨,积藏了这个春天的秘密:下了太久的雨,我们快要在这个春天里丧失了我们往日的欢颜。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迎着春天开放啊?

是啊!下了太久的雨。从去年的冬季开始,一直到今年的整个四月,雨还是在下。春天在哪里?枝叶还没有发芽,花朵不知去了哪里?寒冷还在,料峭还在。

春天就象个淘气的孩子,在我们出来踏青时,突然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它完全忘记了昨日,它还在任性地流着冰冷的眼泪,今天它还带来了轻轻的风,当我们在郊外的青草地里时,它们把我们热热的拥抱在了一起,然后不停地熏香了我们潮湿的心,春天可以给予的欣喜与快乐,一古脑的倾了出来。允许黄的花,红的花,紫的花,伴着一丛丛新绿的叶,一齐绽放。梧桐花开了,却不知什么时候开的。因为它花开的时候,没有声音,也没有引人注目的色彩。

花是开了。 1. 写了梧桐花的哪些方面? 又是从哪个角度写梧桐花的?

2. 梧桐花的香味有什么特征

3. 文章的写作思路是由花升到人生的高度. 请你分别说出两个句子.

4, 赏析:要从修辞,写法,用词等方面写

1. 让你的小居室香了起来, 让你周围的没一株草香了起来, 让你也香起来. ○

2. 那一串串的小喇叭, 她们每天都在唱歌. 5. 作者称呼梧桐花为什么用她而不用它? 说说你的理解.

1 香味, 颜色;嗅觉, 视觉.

2 毫不掩饰, 大大方方, 浓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