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的文具店
初三 散文 2923字 1135人浏览 as3的发就

某个镇子上,有一家小小的文具店。

那真是一家小店。入口只不过是两扇玻璃门,里头三个顾客就挤满了。而在店里头静静地守着柜台的,永远是一个戴着圆眼镜的老爷子。

不过,在一部分孩子中间,这家店可是相当有名气的。为什么呢? 因为这家店里摆着的净是古里古怪的东西。比方说,飘着真正花香的铅笔(绝对不是香料) ;从彩虹上取来颜色的绘画颜料;画出来的东西像真的一样的彩色蜡笔:一打开盖子就能昕到小鸟啼叫的文具盒;可以看得到墙对面虫子的放大镜;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此外,还有什么都能吸的吸墨纸

这样的东西陈列在那里,不管它们卖掉也好,卖不掉也好,店主人老爷子总在店里头认真地读着报纸。

一个冬日的黄昏,老爷子正要关店的时候,来了一个女孩。女孩被雨雪打湿了,看上去又冷又悲伤。

对不起。女孩嘎吱一声推开了店婚玻璃门,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接着,就飞快地说,请给我拿一块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

来了来了。老爷子从货架的箱子里掏出一块黉色的橡皮,一百元。

那女孩问:这真是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吗晤?

是啊是啊,什么都能擦掉。绘画颜料画的画能擦掉,彩色蜡笔写的字也能擦掉。

我心中的悲伤也能擦掉吗? 她询问道。

老爷子微微一笑,充满自信地回答说:当然能擦掉!

女孩突然飞快地说了起来:是真的吗? 我的猫死了呀! 已经养了四年、宝贝得不得了的猫,就那么病了,脱光了毛,脏兮兮地死了。一只那么漂亮的猫它每天和我一起玩,一起吃午后茶点,一起睡觉。我把它当成了妹妹,可它却死了,一动不动了。女孩仰头看着老爷子,那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这么大的悲伤,那么简单地就能擦掉吗?

老爷子说:那是一只黑猫吧? 是一只尾巴长长的、眼睛是绿宝石颜色的猫吧?

女孩大吃一惊。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我的猫呢只见老爷子从店里的货架上拿过来一张图画纸。又从彩色蜡笔的盒子里拿出一支黑色的蜡笔。接着,嚓嚓嚓地在图画纸上画了一只猫。一看到那只猫,女孩就更吃惊了。

和我的猫一模一样! 这就是我的猫哇! 一看尾巴的形状,我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我的咪咪啊!

可是,画纸上画的那只黑猫是一只病猫。它黑色的毛脱落了,眼睛呆滞无光。那是病死之前的猫。

擦掉! 把那画擦掉! 女孩突然叫起来。

快点擦掉! 一看到它,我就会悲伤啊。

老爷子点点头,用黄色的橡皮在画上哗哗地擦了起来。猫被擦得干干净净,代替它的,是画纸上出现的一大片水仙花。那碎碎小小的黄花铺满了整张图画纸。花瓣一个个水灵灵的,发出一股好闻的香味。

还有花香呢女孩出神地嘟囔道。

是呀,水仙的花香。这个啊,就是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而且是擦掉了,肯定会浮现出水仙花的橡皮。一看到这花,你的悲伤就会惭渐消失你看,消失了,消失了已经不再悲伤了

女孩的眼睛凑了上去,盯着图画纸上的水仙花。她觉得死了的咪咪就仿佛睡在花下面似的。

咪咪! 女孩禁不住呼唤起来。

怎么样了呢? 从图画纸里头,似乎传来了一丝轻轻的猫的呼吸声。女孩太熟悉自己的猫的鼾声了,那就像是一阵小小的从门缝里吹进来的风。但却是静静的、暖暖的,如同从咖啡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一样的呼吸。

啊,我听到了我的猫的呼吸声了。女孩指着画里,对老爷子说。

你看,是真的呀,水仙花在抖动了啊!

女孩用食指在图画纸上摩擦起来。然后,用极其热情的目光冲着老爷子央求道:好吗? 一会儿就行。我也想进到这片花田里头去。我想去和睡着了的咪咪告别。

老爷子想了一下,点点头;那么,可就是一会儿啊! 一见到猫,就马上回来啊!

说完,老爷子就关上了店里的玻璃门,忽地一下拉上了黑色的门帘。然后,熄掉了店里的灯:先让我准备一下。

某个镇子上,有一家小小的文具店。

那真是一家小店。入口只不过是两扇玻璃门,里头三个顾客就挤满了。而在店里头静静地守着柜台的,永远是一个戴着圆眼镜的老爷子。

不过,在一部分孩子中间,这家店可是相当有名气的。为什么呢? 因为这家店里摆着的净

是古里古怪的东西。比方说,飘着真正花香的铅笔(绝对不是香料) ;从彩虹上取来颜色的绘画颜料;画出来的东西像真的一样的彩色蜡笔:一打开盖子就能昕到小鸟啼叫的文具盒;可以看得到墙对面虫子的放大镜;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此外,还有什么都能吸的吸墨纸

这样的东西陈列在那里,不管它们卖掉也好,卖不掉也好,店主人老爷子总在店里头认真地读着报纸。

一个冬日的黄昏,老爷子正要关店的时候,来了一个女孩。女孩被雨雪打湿了,看上去又冷又悲伤。

对不起。女孩嘎吱一声推开了店婚玻璃门,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接着,就飞快地说,请给我拿一块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

来了来了。老爷子从货架的箱子里掏出一块黉色的橡皮,一百元。

那女孩问:这真是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吗晤?

是啊是啊,什么都能擦掉。绘画颜料画的画能擦掉,彩色蜡笔写的字也能擦掉。

我心中的悲伤也能擦掉吗? 她询问道。

老爷子微微一笑,充满自信地回答说:当然能擦掉!

女孩突然飞快地说了起来:是真的吗? 我的猫死了呀! 已经养了四年、宝贝得不得了的猫,就那么病了,脱光了毛,脏兮兮地死了。一只那么漂亮的猫它每天和我一起玩,一起吃午后茶点,一起睡觉。我把它当成了妹妹,可它却死了,一动不动了。女孩仰头看着老爷子,那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在说:这么大的悲伤,那么简单地就能擦掉吗?

老爷子说:那是一只黑猫吧? 是一只尾巴长长的、眼睛是绿宝石颜色的猫吧?

女孩大吃一惊。

为什么这个人会知道我的猫呢只见老爷子从店里的货架上拿过来一张图画纸。又从彩色蜡笔的盒子里拿出一支黑色的蜡笔。接着,嚓嚓嚓地在图画纸上画了一只猫。一看到那只猫,女孩就更吃惊了。

和我的猫一模一样! 这就是我的猫哇! 一看尾巴的形状,我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我的咪咪啊!

可是,画纸上画的那只黑猫是一只病猫。它黑色的毛脱落了,眼睛呆滞无光。那是病死之前的猫。

擦掉! 把那画擦掉! 女孩突然叫起来。

快点擦掉! 一看到它,我就会悲伤啊。

老爷子点点头,用黄色的橡皮在画上哗哗地擦了起来。猫被擦得干干净净,代替它的,是画纸上出现的一大片水仙花。那碎碎小小的黄花铺满了整张图画纸。花瓣一个个水灵灵的,发出一股好闻的香味。

还有花香呢女孩出神地嘟囔道。

是呀,水仙的花香。这个啊,就是什么都能擦掉的橡皮。而且是擦掉了,肯定会浮现出水仙花的橡皮。一看到这花,你的悲伤就会惭渐消失你看,消失了,消失了已经不再悲伤了

女孩的眼睛凑了上去,盯着图画纸上的水仙花。她觉得死了的咪咪就仿佛睡在花下面似的。

咪咪! 女孩禁不住呼唤起来。

怎么样了呢? 从图画纸里头,似乎传来了一丝轻轻的猫的呼吸声。女孩太熟悉自己的猫的鼾声了,那就像是一阵小小的从门缝里吹进来的风。但却是静静的、暖暖的,如同从咖啡杯子里冒出来的热气一样的呼吸。

啊,我听到了我的猫的呼吸声了。女孩指着画里,对老爷子说。

你看,是真的呀,水仙花在抖动了啊!

女孩用食指在图画纸上摩擦起来。然后,用极其热情的目光冲着老爷子央求道:好吗? 一会儿就行。我也想进到这片花田里头去。我想去和睡着了的咪咪告别。

老爷子想了一下,点点头;那么,可就是一会儿啊! 一见到猫,就马上回来啊!

说完,老爷子就关上了店里的玻璃门,忽地一下拉上了黑色的门帘。然后,熄掉了店里的灯:先让我准备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