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记忆(南下二十五)
六年级 记叙文 795字 29人浏览 德武苑汇萃

经过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到1965年市场经济己逐步得到恢复,农民拿到市场里卖的东西也开始多起来,我们单位也丢掉风箱用起了鼓风机,並开始使用跳板锤和空气锤,用电动机改装的排风扇也放在了每个工作场地,工作环境大大改善。张主任叫我和他一起去湖州菱湖参观节约用煤,回来后我改进炉子结构,从而大大节约了用煤量。

这时的陈医生也每天去医院帮忙看病,他每天走过都会停留一下,一天他对我说:你今天下班来医院,我要给你捡查下身体我去后,他为我做了全面捡查,后他问我看过血吸虫病吗,我说去年看过,是打20针T 济,他说:还好,你肝一点也没肿,我怕你肝肿事后他给我讲了许多医学方面知识,並说:一个人要对自己的各个部位了解,知道器官的用处和功能,才能有防止疾病的能力。

从此我一空就在医院里看医生为病人治病,医院的医生都和我成了好朋友,一次何医生对我说:你不应学打铁,你应学医,我说:我现在就是在跟你们学呀!我要看医学书,她说好呀!当天我就去她房间拿了两本书,一本生理卫生,一本解剖学,她还说:等你看完了再来拿,还有病理学,药理学很多,你要就来拿。

从此我看起了医学方面的书,这时医院也建起了开刀室,一天晚上我在宿舍闻到一股难闻的气味跑到街上,(其实这股味是从医院飘过来的,是全身麻醉用的乙醚味)这时陈医生刚好过来叫住我並对我说:走,去医院看开刀,我说开什么刀?他说是葡萄胎,我说开女的我不去,他说医生从不管性別,看得是病,又不是男女,那晚我还是沒去。

后来我常进入开刀室,並穿起白衣服,戴上白帽子,有时由于医院人员缺,我临时在手术台边担当控制血压的事,直到1968年从湖州卫校分配来三位女护士后,我不再进入开刀室。 时间很快进入1966年,由于工作组工作暂告一段落,陈医生也随部分工作组人员撒走了,但我很快收到他的来信,得知他被从新安排在湖州埭溪医院,那里离莫干山很近,他邀请我和木器社的同学五一期间一起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