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私的花
初二 散文 1140字 60人浏览 和王春

无私的花

作者:周芳如

一、转眼三年,又到了一个秋天,我国庆假期到姥姥家度假,路过已故去的来外婆的故居,心底不觉涌起一阵悲凉。突然,一阵萧瑟的秋风吹过,墙角露出一抹嫣红,那是什么?呦——鸡冠花!

二、我的老外婆已故去三年,她是我外婆的妈妈,养育过外婆,疼爱过妈妈,也疼爱我们几个表兄妹。老外婆年轻时候就喜欢鸡冠花,现在老了,特别是老外公去世后就更喜欢鸡冠花,她的房前屋后,到处都是鸡冠花艳丽的身姿。对待鸡冠花的样子,活像对待自己的小孙女。听妈妈说老外婆年轻时勤快、能干,拉扯大了外婆,又替外婆养大了妈妈。现在,她也闲不住,时常边干点零零碎碎的农活,边给我们讲故事,讲《狼来了》、《小红帽》,又讲《东郭先生和狼》、《酸葡萄》。有一天,我突然说:“老外婆,您给

我讲您年轻时的故事,可以吗?”“就讲讲有日本鬼子的那个时候吧。”老外婆叹了口气,说:“那个时候,日子可苦哩,日本鬼子漫山遍野的杀人,我们就跑,你的几个老姑外婆,也就是我的姐妹们,不少都是从牛背上摔下来跌死的,哎,年纪轻轻就死了呀!那时,你的老外公将我扶上牛背,我们就没命的跑呀——跑呀——,躲在山洞里,只能吃野草与草根...... ”说着说着,两行老泪垂了下来,饱经风霜的眉间说不出的辛酸。

三、我出生的那年,老外公去世了,老

外婆快80了,不过她的神智仍然清醒。等我四五岁的时候,她就80岁了,不过还能给我讲故事。等我再大些,老外婆就已经神志不清了,我们叫她,她要老半天才能认出谁,她再也不能干活了,终日躺在床上,许多人以为她撑不住多久了,她却又熬过了一年,又一年,一个冬天,又一个冬天。犹如屋外的鸡冠花,生命热烈,顽强不息。她住在破旧、四面漏风、仿佛用力一踹就会倒的小房子里,由几个儿女轮流照料着她,而她辛勤的为我们付出那么多,我们只是偶尔几

回提着点心去看望她,在她病入膏肓时,送去几句问候。终于,她去了,在一个静谧的午夜安详地走了。那年,鸡冠花失了血色,早早的谢了。她入土的那天,我和妹妹对着老外婆新坟和漫天飞雪的纸片磕头,无论大人怎么叫,我们也没有停下,可这样依旧挥洒不了我们后悔的泪。

四、那鸡冠花,还是如以往开得那么红、艳丽,依然那么美,无人看,无人管,它依然把自己的美无私的奉献给人间。

一、每次写作,你都会给人带来意外的

惊喜,总是别开生面,这得力于你的才气和

灵气,以及对生活的独特体验。

二、选材独具匠心,跨越几代人的情

感,真情实感的流露,是你们这个年龄段的

孩子稀缺的,你足以让每一位00后骄傲!

三、成熟、老练的语言风格,曲折、

弯转的故事情节,穿越时空,体现了你高超

的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

四、如果每次写作,你能够深思熟虑,

不那么随意,不那么懒散,投入更大一点的

热情,那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惊喜!

单击此处输入内容